Karl有一些神秘,一天都找不到人影,中午饭到了下午才吃,只见他的房门一直是关闭着的,而皮特鲁能睡到中午,下午到市里采风去,刚才还在用photoshop处理,他因为是交流学生,来的时间比我上不了多久,他是那种看样子就是好学生的那种。下午到国际中心发了第一封邮件,在那里上网方便,7-8台机子随你用,不过邮件不太好发,因为那里用的键盘和我们的不一样,具体说就是一些键的位置完全颠倒了,打w出现的其实是a。费了好半天,才进入邮箱,给你们发了邮件。
   妈还一直担心我做饭会不会拥挤的问题,天啊,我们的作息时间表相差太多了,如果说我们按中国的作息时间吃三顿饭,那么外国人吃饭的时间就要比我们这里晚两个小时了,等老外做饭的时候,我们都早吃完收拾完毕了。

   今天怎么说,是特别幸运的,上午免费领到了一张sim卡,不过还没有激活,激活据说要打电话注册,然后就是下午在超市买吃的了。超市很方便,就是买起东西来一头雾水,东看细看,先找便宜的看,买菜的话,无非就是土豆,洋葱,大红椒,红萝卜,这些东西一买就是一大袋,通常会是2 – 3 一公斤的,不过也可以散装的买,这样也不容易会坏。叶子的菜就相对比较贵了,1-2欧就那么一把,全是放在冷藏室里。买了一包0.2欧的盐,足足可以吃上一年的时间了。没有想到这边的米也特别的多,各种各样的米都有,泰国米还比当地的米便宜,真是假,泰国米快2欧一袋,而当地的米要贵了0.3欧多。也有1.7欧的米,就是口感比较硬。

   当地的水据说不太干净,而且看着那两个学生,都是自己买桶装水来吃,今天烧了两次水,不知怎么水面上最是浮着一层小颗粒,看着像灰尘,不敢喝,马上就倒掉了。事实上,那些看着像灰层的颗粒是一些钙,听说是这样。

   田明,我在超市遇见的中国学生,当地人的身高并不比我们想象的那么高,可能就是比我们要高一点,田明在那些外国人也是比较扎眼,因为个子很高。刚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冷库中买蔬菜,我正好在旁边,我问了他一句,晓得他也是学生,而且在这里待了七年。他在超市一路上带我去找各种各样的东西,买肉的程序真的特别的复杂,到现在我还没有买肉。后来他带着我去他的住所,离我住的地方不在一个区,但是却不太远,五六分钟就到了。中间他说到报个法语班,一年才100欧元很便宜,他现在法语已经完全过关,就是那时报了一个班,同时认识到很多的同学。所以我也在想是不是要报,今天在注册的时候就被问道要不要参加一个班,我想再考虑一下,现在想起来真有必要考虑一下。

   田明说他住处对面就是一个学校,到了学校的时候,因为是报班的最后一天,挤了非常多的人,乱糟糟也很热闹,有法语班,荷语班和英语班。那里许多的人是来自东欧的人,也是非裔和亚裔。田明带我领了一个号询问一下吧,他去年报了一个法语和英语班,但是时间太紧,英语班没有学完,今年他又报了一个荷语班,正准备开始去学。

   说道这地方的人比较懒散,或者说好听点会过日子,工作是为了生活的,一到下班什么事都不做,准时下班,刚到晚上路边上的店就会关门,看起来经济上没有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但是影响对这样的城市,影响是缓慢的,他打工的一家巧克力加工厂,长工变成短工,短工后来也裁了很多人。但是人们的生活依然是这样,这里的习俗,或者感到一些保守,外界世界的改变对它不会产生多大的影响。而实际上一个富有活力的城市,是日新月异,人们的思维在不断改变和扩展。这就是美国和欧洲的差异所在。

   后来那个法语班的询问也终止了,因为我还没有当地的身份证,要办就得多交钱,那算了,我还不如到学校开的法语班,没有那么麻烦嘿。

   在田明那,吃了顿饭,今天除了中午的泡面第一餐的热饭,外加一杯可乐,感觉真是好啊,因为周五到了他也要去打周末的大长工,按他说的,就是一个刷盘子的一周也可以有160-180的工资,他会法语,当个泡堂,工资会更高一些。他02年来上的学,那时候虽然不需要aps,但是要学费4000,打工的钱都最后交了学费。那时候,他说是比较惨了。很多的中餐馆不是在布鲁塞尔,会在根特和更远的地方。但他们说这不算什么,无非是去坐一趟火车,老板包吃,住。那里开中餐馆的基本上的都是浙江的青田的,老板有变态的,色情的,粗暴的,笑里藏刀的,什么样的人都有,很多长工都是短期居留证,意大利籍,因为办意大利籍比比利时要容易的多了,但是去了就要坚持打工好几年,算作赎身。

   还有一种人,就是给我们接机的人,一般他负责接机,找住宿等等。最后我们得付给他一笔小钱。鲁文这次去的七八的人,接机的是一个女生,还特别安排了一辆车,其实我们最后还是要出血的,那个女生最少也能有七八百,做这种生意的人要和中介建立很好的关系,一个隐秘的行业,进入那个行业的坎也很高。当然接我的大哥还不错,帮我找的房子条件都是很优的。听说曾经有很多从事这行业的人,许多人在网上论坛被骂,通缉,因为他们给新来的找房子,不是地方不安全,就是又脏又乱,或者是在红灯区的旁边。
   安全,比利时在67十年代修铁路涌入了大量的非洲裔的劳工,到现在第三代都有了,很多的抢劫和小偷都是这些人做的。这些人也很难赶出去了。但是在我的这个区是很安全的,治安很好,基本上居民就是当地人,在北站的那些地方,就很乱,晚上不敢走,抢劫,小偷,红灯区都在那块,第一天晚上经过了北站,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据说有很多红色的橱窗。

   摩洛哥似的小偷,见到中国人,会伸出一只手,你是握还是不握? 握了,他另一只手马上就会在你身上摸来摸去的,找到你的钱包,分明就是抢了,你就要小心,见到这种人就一把推开,他反而会软了跑掉。 另一种黑人式,就会挡在你面前要钱,不然会拦着不让走。

   虽然这些说起来感觉太夸张了,但是每一个国际化的都市都不是有它黑暗的一面。田明说一次他的钱包放在裤子正前面的口袋里,还拉了拉链都被偷了,过了两个月被政府通知找到了,除了钱没有以外什么都在。他也捡过两次的钱包,都只是没有了钱。怎么说
,能失而复还就是好事。

   比利时的天气又些阴沉,到了11月,可能一个月都在下雨,白天看起来和晚上一个样子,就是叫人有些心情郁闷,总之知道了这些我能做好心理准备,毕竟我才第一天到就能知道这么多的幸运的。

   在他那里借了一本法语书,回家里要好好的看。晚上很晚才离开他家,估计有8点多,他陪着我走到家,路上见过一对中国情侣,我打了一个招呼,他们倒是很惊讶… 在俄罗斯也是一样,即使在异乡,中国人之间也不是想象的那么的亲,反而很疏远,猜忌,特别缺乏信任感。日本人,或者犹太人却不会这样,所以中国人即使人数占优势,在国外总是得不到什么地位。

   中国人太散,去到餐馆,三教九流的任何人都有,女孩子面对的问题可能会更多,安全,许多女孩子没有上好学,也没有赚到钱,最后沦落到做什么的都有。 田明这样和我说的,尽管我现在还没有见到。

   这段日子,比利时大赦,可以让25000个人入籍,中国人之间又会开始争了,内耗又开始了。

   现在这里的时间是晚上10:30,你们的时间是5:34,很困开始,后来躺在床上睡了一会儿,然后冲了一下热水澡,不是为了去洗干净,就是为了有个好精神,全身放松。早上应该早起去跑步的,事实上这两天还比较忙,过一段时间会开始锻炼的,早上的好空气中国真难碰的到。室内做仰卧起坐和俯卧撑比较平常了,到学校办了运动卡,也很便宜,是很建议去做。
   在这里,金钱买不来时间,青春和健康。

   今天写的比较多,因为今天能认识到这么多,实在不容易,早认识早预防。可能以后上起课来,就不会写那么长了,慢慢的认识多了,正面的东西也就多了,毕竟生活中黑暗的一面总是少的。

   但是一点,留学不是像大多数人想的那样,光荣体面的事情。

   兄弟齐心 合力煅金 团结就是把人心融合在一起的力量 每天都在面临新的问题 和 新的挑战

   感谢 田明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