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几天家里换了一个网络服务商,所以还上不了网。周六吃完午饭,本来想去国际办,用那里的电脑把信件发回家,可是走到门前一看,周六,周日关闭不营业。
回家太早又觉得没有意思,周末大概学校都罢工了,那就随处溜达溜达啦,反正对自己的方向感还是很放心,怎么样都能走的回来。决定去市中心,欧盟总部吧,大概有三,四公里,便逛遍找。

经过了昨天买sim时的商业街,这次没有犯错,把相机随身带了,看到一个新奇的东西就想拍下来,无论是自行车店还是花店,都值得让你瞟上几眼。由于是商业街的缘故,每当过马路的时候,就能见到马路的灯柱被一簇五颜六色的鲜花包围,走近看发现那些花居然还是真的花,远远看着都觉得很享受,心想要是每天能在自己住的地方能看这些就好了,不知道这个叫不叫做浪漫呢

穿过商业街,大道就分成了四条小道,城区像被切了蛋糕一样,这时很容易迷失方向感,但是有两个办法,第一,远眺城区能看到一些高高的新的现代化大楼,那就是欧盟总部了。朝着那个方向走就行了,第二,跟着有轨电车的轨道就能到欧盟总部,但是方向别走反了,那样你得绕大半个城区。

我走了第一个方法,直插那些分叉的小道。这些道路不是很好走,多是下坡或者上坡路,很少能看到多少平坦的路,这算老城区了,一路上,那些老房子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很漂亮,每家每户的窗台,或者门前都植了很多花花草草,路过总是能闻到一阵芬芳,有了花的装扮,让那些有百年历史老房子显得很有活力,那里的人闲出来的情趣。

不知走了多少个街区,一条长长的马路上放眼下去,除了道路两边停满的车子,很难再看到有其他的人,我的方向感也有些混乱,一些新盖的现代化大楼挡住了我的视线,一会儿找不着欧盟总部大楼在哪里了。突然看到一条步行街,第一次看到步行街很兴奋,街道不长,有一些有趣的小店,有卖国旗的,也有卖泥塑,艺术品的,在这里你会觉得不再孤单,餐馆外的露天餐桌已经爆满,很多游客围坐在一起喝酒,聊天,没有人注意我拿着相机在拍摄他们。这时,很巧的是我看到了尚明大哥,自从第一天见就再没有联系了,昨天买sim后发了条短信给他。

原来他正在这里帮其他的人找房子呢,这个世界可真是巧,我误打误撞的寻找,迷失,再寻找,还找到熟人了。我决定很他一道了,他也要帮人在欧盟总部周边找房子,正好都有个伴,其实那时後,欧盟总部也不是很远了。很快我们就走到了那座三个月牙的大楼,大楼是透明的,因而很清楚就能看到内部的办公室,但是觉得有些难以想象的是你连一个人影也看不到,因为这是周末,所有的人都放假,大门紧锁,欧盟总部旁边的人行道上也是看不到任何人,甚至旁边的马路汽车一驶完,你也可以大摇大摆的走到马路中间,仿佛你置身在一个虚幻的世界中了,除了超现代化的高楼大厦和你,再没有人了,一切静悄悄的。

走了一会儿,也能发现几个像我这样的游客在疯狂的拍照,也有一些做自行车特技的年轻人,在欧盟总部大楼的台阶上pk特技。

欧盟总部周边的房子不是很好找,许多房子贴着出租的广告,但是出租的价格却贵的要命,一般都在7-8百,甚至上千。一般人承担不起。转过好几个街区,我们从一个区政府走到了另一个区的政府,今天的太阳很不错,我们走到哪就跟到哪,于是决定找个酒吧休息。
到了一家葡萄牙人开的酒吧,因为酒吧的墙上都是葡萄牙的标志,还有小小罗的照片。我要了一杯百事可乐和他的啤酒一个价,1.5欧元,真是贵。

我一直很纳闷欧洲人真是太清闲,周六周末不上班,除了餐馆,小商店,许多其他的店都会休息,或者提早关门,可以好好赚钱偏偏不赚,尚明哥说那是因为欧洲的福利政策实在是太好了,生病不花多少钱,只要你办了保险,他办了一个最贵的家庭保险,80/年,他儿子在大陆生病了,都可以报销,住房也有政府补贴,过节,休假都有补贴,鼓励你去旅游,一年会发13个月的工资。房子的暖气,热水也有补贴,不然要贵的死。还有倒班族,每天只需要上晚上上几个小时的班,一个月就能有1-2千的工资,这日子过着真是舒服。

我们的学生优惠也是很多,只要是在荷兰语区的学校上课且年满25周岁以下,就可以花25块钱办个学生卡,一年坐公车不要钱,但是法语区的学生可能就苦点,因为法语区的经济不好,政府拿不出那么多福利政策,所以那些法语区的学生坐车要缴200欧元。所以我们真要感谢政府,为什么我们的注册费只有500,也得感谢政府的大力支持了,把其他的都报销了。因为福利多,人不用天天上班,工作也清闲,所以一觉得无聊就喜欢谈论别的国家的人权问题。一看到欧洲人是这样,我才晓得为什么老外喜欢称赞咱勤劳的中国人了。

因为要急着到超市买东西,所以尚明哥带着我去坐25路的tram(有轨电车),坐上去我问怎么买票,尚明哥说 这哪里需要买票,全凭自觉,如果要买票就到司机那里去,虽然有时候会有人查票,但是次数很少,他很久坐车没有买过票了,尤其像我们这样坐一两站的,不担心被查。等车子到了站,门不会自动打开,除非你要下车了,按住车门上的按钮,车门才会打开。坐车子多少钱我不知道,大概就1欧左右,等我有办了学生票,以后坐车就通行无阻了。

我们分别的时候,他约了我周末中午去牛市,今天我们碰面的地方其实有一个小牛市,但是他说去的那个牛市非常大,能买很多的东西,肉,蔬菜,能比超市便宜上许多,多买些能够一个月吃的。

晚上,我调试了半天的网络,要装一个软件电脑才能发现无线网络,搞了一个小时才终于能上网了,打开了几个网页,真的很兴奋,可是刚准备上qq,网络又联不上了,我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哪个地方按错了,问皮特路他也断网了,网络出问题了,真是坏运气。

karl今天又去一个party,早早就道别,快九点了,皮特路问我要不要和他还有他的一堆朋友去一个party玩,我想了一下还是觉得去,这个网络我大概是修不好了,认识些朋友,或许也为了给自己壮胆。

地铁站离家很近,不到一百米就到了,不过地铁票非常的贵,单程1.7欧元,12.3欧元能买十张票,我买了一张票,1.7真是能够我买1公斤的土豆,1公斤胡罗卜以及1公斤的洋葱。坐地铁这么贵,怪不得有那么多的人会去逃票。这里的地铁站有检票的地方,但是你不检票也能自由通过,不像在中国检票后门才会打开,这里根本没有那样的门。

等了很久,他的朋友们才出现,四个男的,两个女的,也聊了一会儿,他们都是学经济或者管理的,看起来像是交换生,在这里学习6个月。然后坐地铁到市中心,路过一个中国妇女和孩子,他们议论了一番,我问怎么了,一个女孩说上次其中的一个伙伴到酒吧喝了很多酒,准备上厕所的,被那个中国妇女以上厕所收费为名拦住了,无论他怎么求情,那个妇女都不让他进去接手,把他郁闷的,真够好笑,好像回到了中国。跟着两个巴西人,一块儿到了酒吧,一进酒吧,觉得很小,人已经把过道都记得水泄不通,你只能挤着人逢钻过去,每进过厕所的时候他们欢呼,原来厕所不用收费。每个人都买了一杯喝的,AA制,我要了一小杯啤酒,要了1欧,酒吧有两层楼,上面是跳舞的地方,下面座位都有人,所以绝大多数的人都和我一样站着喝酒,聊天。又见到了两个巴西的年轻人,有个会简单的中文,我们聊了很久,我这才知道原来巴西是说葡萄牙语的,原来我一直以为所有南美国家都是说西班牙语的。

到二楼更多人的地方,我们只有站的空间,看着他们都玩的很尽兴,跟着喧嚣的音乐跳舞,感觉那里的巴西人和葡萄牙人特别多,这可能是他们常常聚集的地方,放着许多的葡萄牙和巴西歌,从来也没有听过,那个巴西小伙一个一个给我解释着听,我问他们是不是常常这样到了周末就到酒吧喝酒聊天跳舞,他们觉着这很正常,他们问我们周末会去到哪里消遣,我说很多的人现在都喜欢玩游戏,也有人会去唱歌。看着那些葡萄牙的朋友,一杯接一杯的喝酒,然后互相比着谁喝的酒多,然后拍拍肚子表示自己喝了很多。有个葡萄牙的大个子蛮友好,他最能喝了,看着我小口的喝酒,他就说不行,你要多喝一些,keep up。当然这就是开玩笑了。

不知不觉在酒吧站了两个小时,我学会了好几句的葡萄牙语,一下子就记住了,然后用葡萄牙语简单交流。皮特路跑过来说他们还要待到3点钟,我看了看时间快一点了,得赶紧回去睡觉了,市中心第一次来,不知道怎么回去,他说有一趟夜班车7路能回家。我有些待不下去了,管他呢。 一出酒吧,空气瞬间就清新多了,而我的外套也沾了很浓重的烟味,虽然是夜里一点钟了,可是市中心路上来来往往的人还不少,能看到很多餐馆,小吃店都开着,游客也不少,路边角落你也能看到流浪汉,有的喝醉了坐着低着头就睡了。

半天没有看到什么七路车,倒是回到原来的地铁站,发现还有许多的人在等车,或许我能坐回去,这次没有买票,希望这么晚没有人来查票,过来的时候也没有见人来查票。和一个小伙子聊天,意大利人,而且刚来布鲁塞尔一周在欧盟总部实习,做的有些像文秘的工作,帮上司整理文档,稿子什么的。他说去意大利坐飞机比坐火车便宜多了,有个航空公司坐飞机有时候到了特价的时候只要30欧元就可以去意大利,记得尚明哥也说过来着,他们有次看足球赛就坐飞机到意大利看的,非常便宜。
一点多才回到家,我想我坐的那班地铁很可能是最后的一班了,好幸运啊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