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睡觉前,想了一下以后怎么能快速的洗漱和做早饭。于是今天早上一起床,看看时间已经7:50了,好晚啊。早饭吃面包片和牛奶。

它们都放在冰箱里,所以首先要把它们加热,面包片放在烤面包机里,第一次用烤面包机,但是很容易就看懂怎么操作,一次能烤三片面包,牛奶冻得太冷喝了胃也冰冷的,这时就把牛奶成在小杯子里,我带了小铁杯导热性好,再把小铁杯放在装热水的盆子里,慢慢的牛奶就温了。在面包和牛奶做好之前,你就可以洗漱了,洗完了那些也早已可以享用了。(比利时的热水供应太方便了,随时能用到热水,每座房子下面都通着热水管道,你开开水龙头不到10秒冷水就变成热水了)

今天去国际部,国际部不在学校里面,离我住的地方不到200米,比学校还近的多,而Colruyt超市就在它隔壁。国际部刚搬到一座原来是木材加工厂的大厂房里,大概是因为旧楼正在内部改造。从外面看这个大厂房其实就有些像奋斗中 工厂改造的loft,在外面你觉得很普通的一座砖瓦式的小厂房,进去后则感觉宽敞,舒适,光线充足,厂房很高,所以他们又搭了二层楼,不过二层是教工休息的地方,我们学生一般是不能上去的,不过我挺想上去走走,那有个小型的图书室,摆放了很多的书和杂志。

一进国际部大门就能看到Miss Ann 和 一位年纪大些的工作人员坐在前台,Miss Ann第一次就接待了我,她恐怕是所有国际学生是第一个见到和认识的人。每天过来第一个和她打招呼,前台旁边是一些小圆桌,沙发,还有十几台电脑,我通常都用这些电脑上网。这天,在国际部还有另一个事就是和Mr patrick谈和区政府预定时间的事,Mr patrick 借我的身份证电话和区政府预定到10.2 九点去区政府办身份证的事,岂不是要等半个多月,所以老生都说这里的办事太慢了…

中午到超市买了一瓶向日葵的油和大葱,前几天都是用同学的油,真不好意思。葡萄牙的皮特路用油相当费,虽然没有看到他是怎么用油的,但是没几天那瓶橄榄油就剩下一半了,加拿大的karl从来也不做饭,每天只看到他泡点咖啡加面包,或者干脆是到外面吃去。

中午做了一道西红柿炒蛋(国外的必选菜头把交椅),青椒,胡罗卜炒肉,土豆闷饭,吃的还挺好的,就是西红柿炒蛋加的盐和糖多了,过鲜了,吃不出西红柿的味道了。剩下了不少的饭和菜,下午可以炒炒吃,不够了就多加一个酸菜炒火腿或者洋葱火腿。(来了这么多天,还没有在外面吃过东西)

吃完饭,看看法语,从田明哥那借了本法语书。布鲁塞尔基本上就是讲法语的,不过幸好你说英语年轻人都能够接受。 这几天收集了很多的传单,报纸,买食品的单据,都是用法语印刷的,其实这就是一个学习法语很好的一个途径了,带着字典把日常用的单词翻译过来,把新学习的单词记在墙上的白纸上,希望慢慢能越积越多,哦,今天刚认识一个女孩到自由注册,到这里有三年了,可是什么语言也没有学,既然有一个学习外语的环境,应该好好利用一下,替她可惜了。

今天下午一直都乌云满布,看样子要下大雨了,什么时候下就是时间问题。没有太阳,房间就显得有些阴暗,打开窗前的小台灯,立马能感到一阵的温暖,像是接受到太阳的沐浴,可能是房间有些冷。布鲁塞尔日常的温度是15度,每天路过小诊所,就能看到诊所的标志上还悬挂了一个时间和温度的电子牌,欧洲也用的是摄氏度。在我房间的暖气上也挂了一个小的温度计,一般都没有空理他。

坐在床上,沐浴着台灯,查那些账单的单词,比如我买的食品的法语名称,还有收集的布鲁塞尔报,那时我在地铁站拿的,看起来是免费的,你可以随意拿着看。高福利的国家,很多东西免费的让我觉得不可思议。

困了,就躺在床上睡一下,闭上眼睛能想起家的样子,这些天东奔西跑的,回到床上就是睡,没有空想家里的事。

刚睡醒,窗外就哗啦啦的响起来,我估计是下雨了,因为感觉更冷了,窗子还是开着的。果然,下起了大雨,这也是我在布鲁塞尔见到的第一场雨,下的很大,房顶上的雨通过我窗前的水槽流到管道里,我很享受住在房顶,因为住的高,视野也很开阔,也不用烦躁楼上有不安份的邻居制造噪音,常能在窗前看到坐在一楼,二楼邻居的床上乱糟糟的,从来也没有整理过。

突然我想起一件事,我放在水槽上的cheese 块可能被雨水给带走了,那是葡萄牙的皮特路给我的cheese,我吃不惯,味道有些奇怪,他吃着却相当的享受,他也很惊讶在中国人们可以喝到牛奶却吃不到cheese,他分享给我的那块cheese,我给切成小块放在水槽,是为了吸引那些肥鸽子,那些鸽子一定也享受到了福利国家的优待,不担心吃喝,而且随意拉沙,常常能看见广场的鸽子,成堆成堆的挤在一起,吃游客喂的批萨饼,不管你怎么靠近,它只管专心寻找吃的,其他的一概不在意。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