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Orientation day,一整天都会有活动,毫无疑问这该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一天,但是第一次经历一些新鲜事总是有些忐忑不安。早上应该起的早一些,但是快到八点才睁开眼,八成把这天的活动忘记了。后面更糟的是发现,面包,牛奶也没有了。只好拿出备份的方便面,再做了盘洋葱炒蛋,完成这些就该去了。

一路上都有许多的学生,不用想就知道和我一起参加活动的,学校的咖啡餐厅的门前聚集了七八十个国际学生,大部分的面孔都是白种人而且都是一年的交流生,不过这里你能看到很多的黑人学生,和他们交谈,虽然多少带着一些口音但是我还是了解到他们是来自非洲,有肯尼亚还有非洲东部的国家,基本上他们都是带着奖学金来这里的,和我一样是硕士。还见到一个来自菲立宾的女孩,一眼你就能看出她是菲立宾的,她大概是我见到的第一个黄种人。其实应该还有很多从中国和亚洲来的学生,可能住的太远而没有参加。

等了一会儿,我们被允许进入咖啡厅,每个人找一个位子并且免费拿咖啡,面包吃,不知道还有这个主题,早知我就不做早餐吃了。找了个座位坐下,对面的菲立宾女孩一直在照相,这时我才想起把相机忘在宿舍了。真的很糟糕。

当大家都吃好了,国际学生和交换生就被分开到不同的教室参加 information session,进入学校的大楼,走过一道道大门,只感觉我们是一直在下楼,似乎是到了地下一层,楼道太复杂,如果不是有人带路,我大概很容易就会迷路。 information session 其实没有多少的内容,无非就是介绍 住宿,交通,节日,学校活动还有保险的信息罢了。

我在这里又认识了一个来自台湾的女孩,一开始我们还用英语交谈了几句,因为我以为她是日本或韩国人,她家在台北,15岁就到美国洛杉矶去住,后来又到了这里,真不相信她到这里有五年了,我其实应该叫她立婷姐。 举行information session 的时候我们一直在小声交谈,她说在这还没有见到其他的台湾人。她还给我介绍了一个和我一起的专业来自阿根廷的同学,真高兴,因为我终于找到同伴了。我的那个阿根廷同伴还没有找到房子,这意味着下午的活动他不能一起参加了。

等到information seesion 结束的时候,章瀛说去报法语班,我刚到,工作人员却很遗憾的告诉我,她和另一个俄罗斯女生是最后两个名额了。晕,只能自学了。

跟着一群学法律的女生去中午聚餐的地方。波兰和俄罗斯的女生路上一直说着不停,关于自己怎么学习英语的,听着真是特别无聊,我旁边有个爱尔兰的女生,长得很清秀,不太爱说话,她可是太白了,我猜章瀛原来说她班有个白的想死人的女孩大概就是她了,爱尔兰人为什么都这么白,看到她恐怕大多女生都会很羡慕。

肚子很饿了,一直到一点多才到市中心的聚餐地点,我们在楼顶吃饭,风景真是太好了,透过透明的落地窗城市街道一览无遗,不过这里的第一大事就是吃饭。免费午餐,实在是太棒了,一整只大烤鸡,来到这里我还没有这样吃过肉,还有许多炸的酥脆的肉饼,一些玉米,还有一碗土豆,西红柿的汤。除了这些必选项目,你可以拿各种饮料和面包,很长时间大家都是埋着头狠吃,其实不少人的目的和我一样是来这里免费吃大餐的,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烤鸡其实没有多少的味道,但是浇了一种甜甜的酱汁,沾着就很美味。本来是想用手扳着吃,但是考虑到形象,只好拿着刀子,叉子一点一点吃,费劲的要死。把我吃的速度降低了50%,虽然痛恨浪费,但是最后还是剩了不少的肉,痛心啊,老外其实也很浪费啊,垃圾桶也是一堆堆吃剩下的食物。

吃完饭就是city tour,所有人都分成小组各自参观,我分在了最后也是最大的一组,一共有11个人,三个以思列人,一个波兰小伙 ,一个意大利人,一个土耳其人,四个 bangadash 人,我到现在也没有查出它的中文名字是什么。

本来以为city tour 是大家在一个导游的组织下,到各个景点参观留念。但是我错了。

每个小组都得到了一张城市旅游地图,然后被告知要我们自己通过地图找到下一个地点,每当到下一个地点的时候,接头的学生就会给我们一个任务去完成,通过完成任务的快慢来决定得分,完成任务的结果是我们得到下一个目的地的指示,最后得分最高的小组能得到礼物。

看起来很好玩,我们临时的小组就这样出发了。 来自bangadash的几个大哥是学 医学的,而且到这里有很多年了,所以他们对周围的环境特别熟悉,我们新来的都是打下手的,比如看地图,注意路牌。路上和波兰的小伙一直说话,他很高有1.9多了,他不太爱说话,我们急忙找路的时候他总是看起来很bored 的样子,但是他却对中国的政治很感兴趣,一直在和我说他看到报纸上写中国政府很不好,人民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一点都没有民主。  我一路上和他解释,政治的话题不常接触,解释起来就有些困难,但是我还是尽力让他相信报纸写的不真实…
很快我们到了地点,一个小街巷,让我想起斜角巷。接到了第一个任务,现在想起那可能是最不知所措的任务。每个人被发了一小件乐器,要求我们到街上要到2欧元,整条小巷都是小餐馆,我们乱舞着手中的乐器,乱七八糟的声音糟糕极了,然后另外两个人就随意找游客要钱,说我们在完成一个任务,喔,这样做真是很蠢,大多数的游客不会理会我们,但是好运气降临是因为不远碰到一个以思列的旅游团,在以思列的同学的感召和我们的又一阵乱舞,我们得到了3欧元,这样才完成了第一个任务。

我们一直在大街小巷穿行,偶尔看看旁边的景点和风景,主要都放在找路的过程中。剩下的任务很简单,比如在palace of justice 写出知道的各种流通币的名字和国家,在大教堂找餐馆把生鸡蛋煮熟,或者收集五个不同的酒杯垫和卫生纸,还有在撒尿的小男孩雕像前找十个人和你一起照相,最后我们完成的一个任务是找路人帮忙填写一份关于比利时的答卷。

任务完成的过程其实是很有意思的,很多人之间都建立了很好的联系,留下facebook。休息的时候土耳其学医学的大哥,就和我讲他们的土耳其特别酒,还有他是穆斯林,正好这几天按照他们的习俗是一天15小时,是不能进食的。来自bangadash的朋友也同样是穆斯林,好可怜,一直到结束我才知道他们一直都没有吃东西,累坏了。

在最后一个任务的时候,突然发现我们求助的小伙手中是一个中华烟,一问他八月份才刚到过上海,他相对也很了解上海,我们聊了很多关于旅游的话题。

到六点所有活动结束,我们小组还有三个任务没有完成。我们同其他小组回到酒馆,路上认识了其他小组一个瑞典女孩,Joanna,熟悉之后,她一直疯狂给我灌输瑞典的乐队和歌曲。

到了酒馆,我们又免费吃到了pancake,我很想知道这是怎么做的,还有两杯免费的啤酒。大家都很放松,边吃边聊天,我认识了三个意大利人,谈到罗马,我说我喜欢看罗马假日,但是他们却一点也不知道罗马假日是什么电影,真奇怪…晚上pancake活动的高潮就是颁奖了,我们小组和另一个小组并列第一,Joanna是另一个小组得到了撒尿小孩的钥匙链,而我们分到了巧克力,真好,我更喜欢巧克力,

到了晚上九点,我们都离开酒馆回去学校参加舞会,Joanna和我同去了舞会,中间到了她在市中心的小屋,房间比我要糟糕一些,她请我喝了一杯酒,她说是最喜欢的来自非洲的酒,在白酒和红酒之间,喝了一点,不是感觉很好喝。她又开始推荐瑞典歌了,大多的瑞典歌都是英语的,谈到瑞典的生活支出,她说比这里要高多了,比如平常一杯酒要1欧,而到了瑞典则需要5欧。

舞会,在12之前基本上是没有人在跳,都在里面或者外面聊天。又见到了非洲和bangadash朋友,非洲的朋友准确的说出胡锦涛的名字,标准的普通话,让我吃惊不已,中国在非洲的影响力确实不是一般。
舞会见到两个巴勒斯坦的同学,一个也是我一个专业的,但是已经学了一年,但是还是很高兴。Joanna和我一样不太会跳舞,休息的时候,我们就看着两个女生很夸张的舞姿,确实很sexy,但是看了两个小时,她们还是像疯子那样跳,我看着Joanna: they must have the drugs …

舞会上除了我,没有亚洲人的面孔…

可惜我没有带相机 别人帮我拍了几张相片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