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没有课,下周的今天就不会这么幸运了,哈哈…中午买了两个茄子,大茄子,完全是凑热闹,看着好看罢了,自己还没有想好怎么做茄子,也许是想摆脱土豆,洋葱,西红柿,然后爸妈又给我发了一堆 茄子菜谱, 我现在没有时间看,也没有时间做,先堆到冰箱里。

为了庆祝即将降临暴风雨式的课程,我要好好休息,参加这两个聚会,也是为了庆祝国庆,中秋…其实,我这是完全在为自己偷懒,玩找借口…

昨晚和六如聊了一下,告诉我见面的地点,做地铁到De brouckere,只要找到麦当劳,找到必胜客,最后就可以找到一家日本餐馆,natata。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到市中心来杀人,这么人根本没有位子做啊,怎么不到park去…下了地铁,第一个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座现代化大楼上挂了一个 大幅创维 的牌子, 真是争光啊。然后又是 纳闷的找路,摸索麦当劳和必胜客。由于我不知道方向,所以最坏的可能是我走错了方向,然后一直都找不到地点,好在保险是我有了amber的号码。出来就是一个闯,luckily 让我找到了日本餐馆,还遇到了板栗,这才知道这个日本餐馆是nana开的,难怪要我们过来。我们坐在餐馆的椅子,无精打采的看着不同肤色的人从我们身边走过,后面出现了销魂,amber,amber脸上涂了一层 厚厚 的粉. nana 估计也要画很久的妆才会出现。女人的10分钟就是半个小时,我再不想当老实人了,我们等了一个小时,人才凑齐杀人。

国内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杀人的,南昌那边听说还有个杀人俱乐部,但是在这里基本上年轻的同胞的交际就是通过杀人,无聊就组织杀人,这又让我回忆起俄罗斯时候的无数场精疲力尽的厮杀。 nana带我们进了她的餐馆,因为餐馆开在布鲁塞尔最最繁华的街道上,中心区,所以生意应该是非常不错的,常看到成对的真正的日本人在这里品尝寿司,品尝就是品尝,不是吃,一份9欧元的寿司,填不满我一半的胃,吃一定能够吃饱,现在我宁愿选择我做的猪食吃。

上了nana的餐厅,很精致的样子,服务员看起来都是中国人,你会觉得奇怪中国人开日本寿司店做什么,傻了吧,赚钱啊…我们到了三层围坐在一张长桌子前面,这样的杀人气氛真好,虽然和很多人不是很熟悉,但是游戏开始,我们都进入了状态。哦,这次玩的不是杀人,而是升级版,狼人,角色超多,比如情侣,浪人,先知,村名,村长,爱神,女巫,玩了一次就不复杂了。记得清楚的是两次和某些人组成情侣,然后无辜的被杀死,一次当狼人杀光最后,一次杀到只剩下我一个村名,一次第一局开始就杀死了狼人,是因为狠死的女巫干掉了一只狼,然后这只狼有和另一只狼是情侣,所以马上顺利结束。

后面又加入了好几个人,比如诗人和巴掌,巴掌原来是学姐,诗人在某个实验室工作。现在我们在一起的人背景非常复杂,从各个专业的学生到下海的,读博的,打工的,有跟随父母移民在比生活了十几年的。聚在一起真是不容易。

晚上七点分手,大部分人继续活动,奔向Expo,唱k,但是我去不了,听不到AMBER和板栗的合唱了– 练习了很久。发现时间早,就又回了趟家,把中午的剩饭吃完,九点赶到Sint katherine 教堂,本来信心饱满的,可是却迷了路,上次记得来过,对自己的记忆太自信了,东走走,西走走,后悔没带地图,和ja约好的,打她电话却没有回话,大概到了party听不到,好郁闷,我记得酒吧离教堂好近的。

大概徘徊了半个小时,我绕了教堂周边一个来回,才终于找到了酒吧,原来我走错了方向,那个方向是去 的家,把我误导了。到了party 游戏已经结束,和朋友打了招呼,聊聊一会儿,看了一下band 的演出。 明天还有martin的课,我得起早,而且也觉得疲倦了。

地铁回到家,困,累,直接睡了,没有洗澡……………………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