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停车场,看着天空的星星,月亮,很久没有看到它们了,上一次这样仰望的天空还是在家的时候,在布鲁塞尔很难很难等到这样的天气,jordi说在他的家乡,常常能看到流星雨,所以有时候结伴去看流星,Eliska问许愿了没有,too short to make wish。我记起唯一一次看的流星还是在二中晚上操场跑步的时候,那是高一的时候吧,还有一次老杨带我们晚上去天文馆楼顶等着流星雨,但是由于很多云,所以一点影子也没有,那在现在看来都是特别好的记忆….

车上大家都没有怎么说话,也许是累了,也许是想慢慢的回味着今天美好的一天,我则想让时间过得再慢一些,慢一些,让它停下来…但是相信明天还有更多美好的事情等待着我们去探索。adrian大概是饿的不行,一次一次要吃面包。jordi就一次一次给把面包从前拿到后,递一次还要回过头问我们要不要。我累了,只想看看外面的夜景,很长时间车里除了广播音乐没有其他的声音,还以为martin他们都困的睡了,转过头一看他们还好好的,睁着眼睛发呆…

经过一个城市,很亮的灯光,Eliska以为是到了安特卫普,adrian说不是,只要还有风车,那一还没到比利时。但是不一会儿,我们就拐进了一座城市 — 安特卫普,安特的映像,可能比布鲁塞尔要更多现代的房子吧,更多时尚的商店,买着女士的衣服,首饰,etc.不时能看到蓄着大胡子的犹太人,早就听说犹太人聚集在安特卫普,控制着钻石的生意。

gotic church

26102009443

26102009444

古井

26102009445

壁炉的火 非常烤

26102009450

到安特一是路过,而是找家餐馆喝杯,不熟悉路的我们,还是问了很多人才找到中心广场。我们又下了车,坐车久了,就不太想下来,外面冷多了.广场和grand place 差不多,而且比grand place 要大,但是人气却没有grand place多。很漂亮的gotic式的教堂建筑,很有中世纪的风格…

到了一家小酒馆,我们坐在壁炉的旁边,开始还觉得挺暖和,慢慢的就热的不行,烫耳朵,我可是做的最近的,可是旁边的Eliska却比我更敏感。我和adrian都要了卡布其诺,其他人的是不同的啤酒,简单的一杯啤酒比我的卡布其诺要贵一点,但是我的卡布其诺还附带着饼干巧克力和薯片,牛奶伴侣,糖,喝一杯热呼呼的咖啡要比喝一杯冷冰冰的啤酒要舒服多了…

聊天,martin累了一直都没有说话,还是我们在聊superstation,jordi说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说一个人睡着了,把他的手放在热水里,那个人就会pee。jordi还试过作弄过一个女生,但是没有成功,还有作弄人就是把奶油涂在睡觉同伴的脸上,adrian更喜欢政治的问题,这次没有问中国了,开始和Eliska聊他们那边的政治,总理那些,我们只有听着…

差不多喝完酒,我们开始算钱了,这次出行的费用AA制,吃的自己付,汽油费大家平分,汽油费占了一大半,大概花了14欧,但比起团队玩,要好玩也便宜,很难忘的旅行..

车上听着西班牙的歌,还有爵士乐,全车的人都喜欢爵士乐。Eliska说明天会有个live music,是爵士乐,问来不来,martin肯定和Eliska去,jordi也去,周三会西班牙,我还没决定好…

回到布鲁塞尔,车把我送到富通银行门口,离家很近,已经十点了,回到家门口。才发现钥匙被我放到房门的衣柜上了,以防丢了。但是没想到大门没有钥匙开不了。按了很久门铃,那两位恐怕也没有回来,只好找Mr.van,多亏他我进了屋,做了泡饭吃,还有些菜。慢慢的回味那些照片,丰富的收获。这次只有我和martin默默无闻的做着最重要的记录工作,于是我就在相片多照照martin,martin在相机也照照我的影子,但是我们自己的相机中却没有多少自己的照片。说好了,所有的照片都发到facebook上去。

头发又看起来很长了,导致今天的照相头发老是被海风吹的没有了型,苦恼…干脆又拿起了剪刀,推子,整了半个多小时,才出了满意的一个发型。

看看时间,已经26号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