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发现jordi的邮件,晚上在他家举办聚会,邀请我过去。 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去,手头上还有很多的东西没有完成,UI的小论文,还有touch screen的测试,只要是提到去派对还是不免有些紧张,会见到很多的陌生人,有时候很担心自己能不能应付他们的问题,能不能表现的让自己满意,这一切都是疑问,照着以前的经验来说,总是不错的,认识不少带来惊喜的朋友和事情。 但是晚上呆在家里更能让我感觉comfortable,我也不是木说的喜欢搭讪的人,脑子里的两个小人又在打架了….

上课见到jordi的时候,他又邀请我去,更何况我们现在是parter了,还有frank也会去。 当还没有想清楚的时候,冒然做了一个决定,今天晚上过去,这样决定比想清楚要好,少费脑子,傻子做决定的方式更适合我这种人…九点半 rue fontainas 39

去的路上,还是有些忐忑,前进是消除一切疑问,害怕的方式。已经决定了

还以为不太好找到jordi的住址,但是很幸运一出地铁站就找到了fontainas路,而且还看到了一座非常漂亮的城堡式的建筑,这正是我在jordi的facebook看到的漂亮城堡,我还以为是跟特呢…很快找到了39号,jordi下楼接我到了他们的大客厅

和jordi一起住的人还有7个,jordi的房间在第三层,很小,只有不到我的一半大,一张床和书桌差不多就把房间晒满了。但是在二层聚会的客厅却相当的大,像一间大型的教室,摆着大餐桌,4个长沙发,电视,还有电脑以及音箱,那就是我们的音响设备。在餐桌上已经来了6个朋友,有来自芬兰的,意大利的,比利时的,西班牙,爱尔兰的朋友,意大利的帅哥是在欧盟工作,然后给我解释他的工作和信息系统有关,他负责处理中国和欧盟的快速货物通关,很精彩,他们不只一次好奇的问我,中国人是如何用电脑键盘的,因为中国的文字不是拉丁文字。现在解释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小菜一碟,还带着手机演示了一遍拼音…聊了一会儿,让我开始有些忐忑的心放了下来,大家帮我倒了一杯红酒,我这才发现来派对的人,很多人都自带了酒,红酒或者啤酒,当然也没有关系啦。大家跟着我说中文,干杯还有 意大利语的 ‘亲亲’,也是干杯的意思,我以为聚会就是我们这几个人…

可是不一会儿,Cecile 和 Christina 带着一大群的朋友来了,跟着6-7个女的,好像意大利的偏多,这都是jordi房友邀请的一些朋友,其中一小部分还认识。现在派对才正式开始,找对象聊天…出于礼貌,我们见到不认识的人,主动打招呼,介绍自己,握手,然后就可以开始随便的聊了。从一个意大利女孩那知道,这里的其中一个女孩去过中国,还在中国待了好几年,这引起我的好奇,一看那个女孩正是开始我打过招呼的..她一听我来自中国,马上用非常标准的你好,给我打招呼,当然说你好,很多人都会说,除此之外,她开始用标准的普通话给我侃起来了,这倒是把我吓了一跳,她问我从哪儿来,我们的对话简直就像是两个中国人之间的对话,看起来她一点语言障碍也没有,我特别吃惊,能见到说话,谈吐这么中国的人实在太少见了

我了解了一下,发现她在中国的时候在清华大学当外教3年,教学生意大利语,她对北京非常有感觉,太喜欢那个地方了,当然除了交通不太方便,其他的都很让她兴奋,她一直在夸清华的那些教授,多么知识渊博,然后谈到旅游,她更让我吃惊,中国各地我走了不少,但是很她一比才知道,自己原来是夜郎自大,她几乎把中国的每一个省,每一个值得去玩的地方,都去了一遍,从南到北,从西到东,从新疆的面包到西安的拉面

她知道在布鲁塞尔一些不错的中国店,下次带我去。目前她正在欧盟总部工作,负责中国和亚洲的外交事务,常常和温总理的一些顾问打交道。牛逼

后来,我们谈到贝鲁斯科尼,每次遇到意大利的同学,总是要提到贝鲁斯科尼…

不久,看到了elasika也来了,还认识了她的朋友martin,那天晚上大使馆的聚会,她之所以没有去就是因为去机场接martin了,他们是老同学,从小一起长大,现在martin还在布拉格上学,我和martin谈的很来,互相问了很多的问题,看来在elasika的影响下,他对着中国也充满的好奇。Adrian也问了很多政治的问题,我不知道为什么,波兰人对中国的人权,政治特别的感兴趣,每次谈到这个话题,当然比较难讲,他也在质疑些我的解释,我希望我阐述的比较清楚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