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起来,一看时间已经是8点了,但是窗外看起来还是漆黑的一片,拉开被单立刻感到一阵冷意,难道是没有开暖气,摸黑到暖气发现已经开到最大了,真是糟糕,天气好的时候暖气热烘烘,但是等到要用其暖气的时候,却指望不上它了..

天亮了一些,又是阴沉沉 天气,一大片云黑漆漆的压了下来,寒风不停的呼啸着窗户缝,真为今天的旅行捏了一把汗,但愿不会下雨,但愿我的一件外套能抵挡一下,中午我们会在外面野餐,所以把我早餐的干粮全拿出来了,还有木昨天带给我的大块卤牛肉和卤鸡蛋,真想留给自己,但是最后还是选择奉献出来..吃完一餐蛋炒饭,背着一包装备冲望jordi家..

星期天出门的人特别少,地铁比我想象的要好做的多,特别是一到车站车刚好就到,在arts de loi换了另一趟车也很顺利,车上的人特别多,基本上都是去牛市的,每个人都带着大大的牛袋,这些人一般就属于这里中下阶级的人,生活不是特别的宽裕,记得看以前的一篇报道说比利时有19.1的贫困人口,家庭标准大概是1000一下。不一会儿,车厢上来一个年轻人,身上背了一个小的手风琴,比妈妈的那个要小的多了,手风琴上写着一行字,虽然看不懂但心想他也许是卖艺的,(布鲁塞尔的街头卖艺人不多,地铁站里更是寥寥无几,与纽约和巴黎这样的大城市不能相比)果然车子一开动,他就开始了演奏,一首接一首的名曲,很熟悉就是叫不出名字,我摘下耳机,欣赏着这美妙的旋律,  顿时感觉车厢多了生机,虽然看到很多的人脸上还是面无表情,但是演奏着的笑容让我觉得很舒服…我小心的收集着这里的每一个笑容,让我热爱,感动,和回忆。

我急忙的赶到jordi家,因为我的表上显示的时间是9:58,但是奇怪的是手机上显示的是8:58,我明显没有调过手机和表。按了门铃好多遍都没有回应,难道其他的人都还在睡觉么,我打了jordi的电话,把他从睡梦中吵醒,好一会儿他下楼开门,告诉我现在才9点钟,不好意思,但是我真的很糊涂,时间乱套了?我们垫着脚来到客厅,还是免不了一点点小响动,桌子上一堆酒瓶子,看样子他们昨晚又开了一个小派对..时间还早,我跑去上网,他开始做早餐吃,很简单,一片面包加一杯咖啡,我问jordi昨晚的短信是怎么回事,什么2点钟改到3点钟,听了好一会儿,我才明白时区的时间改了,换句话说是作息时间改了,原来的9点钟现在显示就是8点,我的手机能自动调整时区时间,而手表也没有错。很高兴,这意味着我能多睡一个小时了…

汉娜穿着睡衣也下了楼,收拾着桌上的酒瓶…快到10点,adrian也来了,我们下楼打开门,elasika和martin也正在等在楼下。我们5个人到齐,出发…目的地,不详,jordi说是去一个coast,太棒了,我很想见大海,以前对老婆说我们这里很好,靠近海,还能看到海,应该吃到很多海鲜,结果一查地图,靠近海边的是安特卫普,布鲁塞尔还蛮远的,那时很失望…

adrian开车,jordi当领导员,带着一份地图,我,marin,elasika坐在后座,本来以为周末交通是畅通无阻,但是还是遇到了小小的堵车,路上和martin聊天,聊他们昨天的旅程,聊布拉格的方方面面,高中最熟悉那首 布拉格广场 让我对这个杂技,魔术之都异常的好奇。我问martin信不信基督,他告诉我基本上捷克人不信基督教了,我很吃惊,但是他说的确捷克在宗教方面和其他的国家不太一样。

而elasika带着一本书,准备着她的小论文,出brussels到高速公路,天看起来就不那么凄凉了,开始公路的两边还是一排排的大树,不知什么时候就窗口前就是一望无际的金黄的麦田,成群的奶牛,多彩的农家小楼,很和谐的融入到了我的路边写真中。一座座的高大电力风车在远处快速旋转,拍了好几张路上的照片,比利时乡村风景,jordi马上纠正我,我们已经到了荷兰…

荷兰??!!我一点也没有意识到,没有想到这样就跨到另一个国家了 ,哈哈,这才明白今天的目的地是 荷兰的一个15世纪的小镇,靠近海边,也是别人特别推荐去看看的。难怪前面 一路上的风车,一望无际的田野,特别的小农屋。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们见到了渴望已久的太阳。的确,一切一切的风格都与比利时相差了太多,我眼中这里更要美丽的多…中途加油,出了车门,披着外套还是感觉一阵冷意。

我忍不住拍照的冲动,但elasika却不希望这么近的距离,怕被照出脸上的小细节,哈哈,martin还是很乐意。martin是个专业的phototagpher,专业的设备,常常给报社拍照。

到了我们梦中的小城,小城的一切都让我感到特别的舒服,房子,街道,马路又是另一番的特色,这是我们第一次来这里。马路上的汽车并不多见,可到处都能一对对看到骑车结伴出行的人们,有父亲带着女儿,也有一群老太太,自行车的国家,真的是这样。

去往海滩路真的不好找,不断的停车,不断的问路,荷兰的人们很友好,基本都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遇到一个大爷,发现他懂得英语不多,我们拿出了地图,但是还是很难沟通,我和elasika看着前面两个人费力解释都在偷笑,martin出马了,拿着地图,说了一番听不懂的语言,大爷却是明白,指给我们确切的方向。还以为martin学过荷兰语,原来他们说的是德语,martin在小学学过德语,基本的沟通还是不成问题。大爷开始还以为我们要去酒会,还好martin的出力。

一番周折,到了停车场,一下车,我们三马上跑到树林小便,除了martin,呵呵,应该没有什么大惊小怪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