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车前往小城,其中我们之前已经进过了,现在作停留,车上jordi说为什么这里的马都穿着衣服?一直很搞笑,全车都在咯咯的笑…

SQUARE

26102009406

Statue                                                         Jordi pee

26102009408 26102009409 26102009410

到了停车场,收拾好行囊,上路。我们来到了广场,广场上有很多的餐馆,但是生意比较冷清,也许是海边的风光更诱惑。在一个很大的教堂前,看到一个小的雕像,很有意思,jordi坐在铜质的座位上,座位下面的水花就变大了,看起来,我们一阵狂笑,看起来jordi正坐着小便,我们尝试做了一下,另一边的座位似乎不管作用。进到教堂,看起来又不像教堂,一问知道是townhall,里面似乎正有个小的展览,一个五颜六色的墙,还有个一堆骰子,我随意拿起一个正要试试运气,Eliska提醒我这可能是个艺术品,我马上放回去,可能位置不一样了。martin也学我作怪,把一个骰子数字给颠倒了,Eliska咒骂着 nasty。这里确实没有多少意思,出门拿了一份宣传单,上面写了那些骰子的确是一个小艺术品,天哪,这都叫艺术品,我都能当艺术家了,这个艺术品的名字是 42. 为什么42呢,有一段故事…不过现在这个展品的作者又加了两位,我和martin,而且名字也不会是42了。一阵坏笑…

inside the townhall ,  the artwork Exhibition.  are you kidding, dice on the left

26102009412

到了门口,以为当地人给我们介绍其这个小城的历史,始于15世纪,后来有很多商人,几经繁荣和衰落,由于后面没有钱建新的房子,所以保留了不少的老房子,16,17世纪的房子也有,现在看起来倒是一个好事。道谢后,我们继续前行,路过了步行街,很多的小服装店,不过到了周末关门。来到小街上走特别有感觉,就我们几个人在路上走,干净的街道,虽然有很多金黄的落叶,但是却是小街道特别的装饰。一到有很多落叶的地方,我们就窜到落叶堆中,踢着落叶,制造出沙沙的声音,很有趣。 这里人住的房子很有特色,每家每户门边都有一个小门通向地下室,学美国人的么? 而且窗子的玻璃是透明的,几乎都没有拉上窗帘,以致我们能清晰的看到这家的所有家具,布局,简洁但是却干净,漂亮,女主人在做饭,有人在画画,有时候突然看到里面还有人在看我们,倒把我们吓了一大跳…这时才收起多余的好奇心,继续前行,路过39号房子,我对jordi说,你到家了…又想起小沈阳那经典的:  我 到家了

church of 17th BC

26102009416

pedestrian street

26102009415

落叶,枯木,无人的广场  看起来很苍凉

26102009422

圣杯

26102009424

远处看到一个喷泉,一片白色,周围像是被很多雪包围着,很耀眼。走进看,发现这些雪一样的都是泡沫,是从喷泉中冒出来的,当一阵风吹过来的时候,所有的泡沫就飘到空中,非常的壮观,所有人都仰望天空,久久的凝视…玩了一会儿泡沫,把一大堆泡沫捧在手上,吹起来,我差点就把jordi手中的泡沫吹到他脸上,Eliska头发上也是一堆…我们决定在这个特别的地方照相,我看见一位女士,请求她帮我们一行人照像,她很友好,后来聊天,她说她和她母亲是来自南非的,我和adrian都不相信,后来她们解释说她们的祖父是小镇上的,很早的时候迁到南非的。后来把这些告诉其他人,都很惊讶。

泡沫喷泉

26102009430

S73R1575

S73R1576

S73R1580

飞起的泡沫

S73R1582

街边瞎逛

S73R1584 S73R1588

Eliska    

S73R1594

skull orament

S73R1596

走的很累,看到一家餐馆,从外面看非常特别,点着蜡烛,好温馨的家感觉。我们想进去喝一杯咖啡,服务员不太会说英语,叫来老板,一个年轻的女士,我们想坐在中间,但是其他的位置都预定了,我们只好作罢,其他人踏出门,我突然想把餐馆里面照下来,问了老板娘,很高兴的让我随便拍。快速的拍完,谢过来店里的人,他们真好….

餐馆及内部

S73R1597 S73R1599

inside

S73R1600 S73R1601

通二楼的旋梯

S73R1603

我们出了街道就到了岸边,一座石头大桥,小河水尤其的清澈,蓝蓝的真让我感叹。河上停着许多私人小游艇。我们都坐在岸坝上,夕阳已经开始有些西下,教堂的钟声又响了,一看时间,5点了。Eliska带着martin的相机也在一阵狂拍,我也不闲着,出品了我最好的几张照片。休息了一会儿,我和maritin就把坝上当成了路走起来,一不小心可能就翻到河里…

河边小景

S73R1606

照相的Eliska

S73R1607

漂亮的光晕

S73R1608 S73R1623

在河岸边 散步

S73R1614 S73R1616

不知是adrian提议去海边看日落,我们马上驱车,车上两位photograpsher交换着照片看,我照的还不错,自己满意,martin说也特别的好,Eliska的拍的几张照片也很不错。随便到了一个停车场,虽然还看不到海的影子,凭着感觉认为山后面就是大海了..一下车,公鸡已经开始鸣叫了,martin: I feel like home。 遇到一个当地人,他说沿着小路穿过树林,爬上山就能看到大海。将信将疑,jordi忍不住去天然厕所里pee。不一会看到小酒馆,我也顺利找到干净厕所,老板娘很好…

小餐馆的内部

S73R1628

上山看日落

S73R1629

月亮 海边 还有远处的船只

S73R1633

海风很大 即使前倾身子也不会掉下去  — 站在悬崖边

S73R1637S73R1642

我是 偷拍的高手

S73R1643S73R1641

找到上山的楼梯,很长很高,一到山顶,巨大的海风让我都睁不开眼睛。但是,所有的人都知道看日出太值得了,景色我除了说amazing,gorgeous,也找不到任何东西来形容,这次我站的山顶更高,看的更远,还是那一望无际的海洋,美丽的海滩,虽然错过了sunset,但是海边的右侧一大片的火烧云还是能清晰可见,在海的左侧,能看到弯弯的月亮开始显现,海面一艘大船泛着着昏黄的灯花,有些暗的海面上还有不少的浮标不断发出绿色,红色的指示信号,更远的地方,一座灯塔,ligthhouse,巨大的白色的探照灯,我们离得非常运,但是还是清晰可见,jordi原来想到灯塔上去看,但是现在的灯塔已经没有人了,唉,a broken dream…

趁着天还没有完全黑,我们一起合了影,效果一般,由于海风太猛烈,jordi带起来帽子,Eliska把她的scarf围在头上,只露出脸,现在我们的漂亮的Eliska完全成了Muslim girl,adrian取笑她,说我们不能碰她了,不然她愤怒的husband会把我们痛打一顿的… 我原本嚼着的口香糖很好,现在口中都是沙子。martin也耍了我们一下,还以为他走在海滩上,我们在山顶,太高太远叫不到他,只好跟着他,可是一会儿他却从后面突然出现,原来我们看了很久的那个沙滩散步的人不是他。

顺着木制楼梯,我们下山到了海滩,和jordi遇见一个当地夫妇遛狗,指着我们对面的海上的一些小灯光说,那里是比利时的一个小城,离这里有10公里,而我们的右侧的海才是英吉利海峡。这时我们离原来停车的地点已经离得很远了,天完全黑了下来,从海滩上山,没有路灯,于是我们跟着一对 手拉手的 男人,小声的议论着。 那两位男人把我们领下了山,但是我们已经找不到停车场,只知道大致的方向。走在山下树林的小路,martin打开手机才勉强有些灯光。还好是有5个人,不然真是会有些害怕,开玩笑把Eliska一个人留在山里,我们其他人去找路,不然明天报纸的头条是 5个外国人 看海, 山中迷路。 大家又饿又累,时间大概是7点多,笑过之后,大家都感觉好多了

走着我们到了一个小村子,其实也就住了十几户人吧,一看住址 42号… 我说:42?another 42, i hope it is a lucky number!!! Eliska心领神会笑了起来,jordi不知道问什么意思,然后解释了一番,最后说到我 动过塞子,把号码改了… jordi 马上发出一句: thank you, chris ,for you have done!! 我们又开始笑..不过42还真是个lucky number,不久我们找到了之前回去的路,也找到了停车场。

回车了,我的面包是这个车里,唯一的干狼,坦白的说,就是救命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