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周对于我来说是个好好休整生息的一周,基本上一周没有多少课,第7周,很多的课都停了。可以不必想着上课的事,好好准备开始的几个工程,希望能把几个手头要紧的弄清楚眉目来。计划着到图书馆去找个地方,好好专研一下工程,拿杯咖啡坐上一整天,偶尔在翻翻资料… 

    一早却发现,昨天辛苦做的罗宋汤烧成了硬巴巴,黑漆漆的焦碳,面目全非,锅子也移了位置。这才想起昨天晚上本来想做鸡翅,再吃一顿罗宋汤的,汤一直开始小火在那里烧,后来累了只想睡觉恐怕就忘记关火了, 还好是皮特路或者是卡尔帮忙关了火,移了锅的位置,不然真是不堪设想,想到这我心里也出了一身冷汗,真糟糕,以后可不能这样粗心了…可怜我的汤,如果还好的话,应该还能吃到今天晚上的…

   说是计划上午一早就到图书馆的,可是看看一周没有怎么好好打扫的屋子,地砖上有一些污渍,地砖缝还有面包屑,灰尘,碎头发,受不了…提着水桶,抹布,扫帚,好好清洁了一番,其实这种活还真是锻炼,屋子里热打着赤膊就开始干,弄好了屋子,干脆把厨房也搞一下,我和皮特路做饭,做好了有时候就懒得收拾,结果厨房更是乱七八糟,卡尔不做饭,但是每次弄他的面包片又是一地的面包屑。花了快一个小时,整理一下,成果显著。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晚上回到家做饭的时候,发现他们做好饭,东西也开始收拾整理了,而不是像原来一样放到一边,看来开始 look up to me, as role model.

    现在我的储备基本上也没有了,包括电话也停机了,怎么会呢,我也纳闷,两周前充了5欧,然后短信说你有特别的优惠,能发180个短信,还有1个小时的电话上限,虽然我后面开始放开手脚发短信,打电话,也没有到上限…..到了超市,本来是想买些菜,随便在超市吃一顿,不过还真失望,免费尝试的东西都空了,可以想象周末是多么的恐怖,一整大盒的饼干全空了,腰果盘也空了,没东西吃了,幸好买肉的地方,今天居然有尝试,好几种不同的肉,都是他们做好的,转了几圈,吃了好几种,很好吃…吸取经验教训,以后应该周三,周四,周五来购物的,那样免费尝试的品种又多,又足..

   其实上午没有干正事,打扫,购物,洗澡,做饭…吃饱喝足来到学校,才记起来今天虽然是周一但放假,和昨天一样全都关门,害我白跑一趟了…买电话卡又来到黄老伯那里,聊了一会儿,来这么多年,他也很习惯这里的生活,虽然每年也回一次老家,谈到中国,他觉得中国那些现状还是不太好,对比这里的制度,福利,人们的素质…但是落叶归根,不知道他会不会想老家很多很多,在这里的生活简单但是对于他天天在那个小杂货店也是很无聊的。他告诉我,在这里买报纸,如果当天的报纸,杂志卖不出去了,报社或者杂志社会把没有卖出去的收回去。

   晚上Eliska发短信说bored of studying, 9点在Brouse的boone酒吧见面,我也觉得很累,出去走走,到了brouse门前看到一堆中国人,看起来像是来这里的游客,大部分都是四十多岁,看eliska早就到了坐在冰冷的阶梯上,和一个男的讲法语,还以为是她的朋友,后来才知道她是在练习说着法语,我也要加紧练习了,现在我只能简单的对话。

   外面太冷,见面直接就到酒吧里,比我原来来的酒吧都好,因为人不是很多,相对很安静,音乐也不错,气氛很重要…要了一份卡布其诺,她拿了一份茶,但是不同于中国的茶,可以加很多伴侣,如果蜂蜜,还有个像风油精一样的东西闻起来很怪,我最后还是没敢尝试..

   不久她会去都柏林,或者其他的地方,坐飞机往返大概价钱只有6欧,听起来好像是天方夜谭一样,有这么便宜的飞机票么。当天临晨去,然后第二天临晨坐飞机回,基本上有一天玩的时间在都柏林,也够了,让我都有些按耐不住…

   可能还会到马赛一个朋友安娜家,聚会上见过,问我想不想去,当然想去,但还不知道那个时候会不会面临考试,工程,论文那些东西,待定吧… adrian等了很久才来,给我们看了一些她女朋友出游的一些照片,葡萄牙,意大利西西里,瑞典的一些照片,太漂亮了,这直接导致后面一个多小时,我们就搜索便宜的飞机票,还有一些能去的地方,还是一致想去西西里,不过看起来票价有些贵。 adrian说如果可以我们到了地方,还可以租辆车子,有的地方一天才10欧元,晚上干脆就睡在车子里,不错的选择,比如到了法国,住宿可能就很贵

   待了2个多小时,我们才离开,Adrian周末要和妹妹去什么地方,所以没有车用了,Eliska建议周末我们 jordi 做火车一起去卢森堡或者法国北部,或者比利时南部,还没有选好…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