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醒来的时候躺在沙发上,盖着一张毯子,是在PARTY House的客厅。窗外的天才朦朦亮,知道现在大概已经有8点了,屋子还是静悄悄的,其他的人都还在睡觉呢,提着沉沉的书包和疲惫的脑袋,急匆匆的往家里赶,因为是周末,所以地铁站也没有多少等车的人,两趟车的间隔都非常长,需要等上7,8分钟才能来下一趟车。肚子饿饿的,虽说昨天晚上在anna家吃了很多现烤的餅,一大块apple pie蛋糕,pan cake和米饭,车上只想着回家,回到家躺在床上,洗个澡,吃顿热热的饭。

    回家直接烤了三片面包,吃完便关上门,拉上窗帘,裹上被子,躺在床上..

    快到11点,是不是房子的暖气罢工了? 醒了手脚冰冷,做了顿热热的饭,伴上蒸蛋,这次做的很成功,为什么在anna家就失败了呢,水土不服? 吃完饭,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乱糟糟的,好难受,周末的热水供应还挺好,基本上不用担心洗了一半就变冷,很热的水,冲了好久,好像是从一场重感冒中慢慢的缓过来,洗刷我的罪恶感,早上应该是学习的最好时间,却被我睡完了,

   洗好,蹭着头发还是湿的,剪刀咔嚓咔嚓又修了一阵,这下照照镜子,看起来才像个正常人的样子..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