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quite remember what was like in the morning, but really dark time I suppose….. stuck in my minds, trying to figure out a way out, but it turned out to go against my thoughts all the time.

         下午带着敬畏的心情去 program strucure, gosh, it is much like a logical lesson, things about the scheme, and prolog, many riddles in between. Bart 继续着上次的exercise…. 回想到上周五在20*20演讲和 邻座的peter谈 scheme, 他说scheme so powerful, 半信半疑,somehow  the fact s you know that MIT student are going back to have scheme as compulary couse, could probably convice me to go in depth about it. 这重新让我打起精神去试着发掘它,不像原来死气沉沉,打瞌睡的状态,开始有了些主动,慢慢的 这种感觉 push you to move forward to finding the answers, 三个小时下来,第一次feel some lights on, I don’t know that anybody feels the way I do about this couse now.

         一下课,就跑到图书馆,这个时间大部分人都入睡了,大概12点多,每次都能看到耕宝在线,打三国,这个我从大学毕业就再也没有接触过了,好想再看着207和别的寝室大战一场,我记得寝室间大战,总是有很多的外援加入,比如肉肉,大崔,强子…真是好怀念。  本来还想再忙的更晚一点,比如8多的(图书馆9点关门),但是肚子实在不争气,饿的咕咕叫,然后家里的食物也基本上没有了,要提早去超市去逛逛的,吃吃零食什么的,周二,应该会出来一些吃的吧,我特别的期待,那是每一周最盼望的时刻。

         虽然只有6点半,但是天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这时候马路上还有许多的车堵在路上,大家都赶忙着回家,超市今天的人也异常的多,突然记起来明天是holiday, 一次世界大战纪念日。 这还是在超市逛,见到我们web information system 的教授,他提醒了我。 很遗憾,来到超市就奔向那几个熟悉的地方,空的,还是空的,全部都是空的,难过,55…. 他们今天还没有上食物,可能是节日,突然变卦了,让我只好乖乖的去带着需要的菜回家,超市逛了一圈,看到一个小box里加了一些小豆子,高兴极了,不记得跑过去了几次,反正吃到了很多,手上满是小碎末。 超市还有一个惊喜,就是有一些食品打折,比如巧克力,几乎降了40%的价,1.8欧的现在只要1.2欧了,我买了两种不同的,另一种更便宜,这是我第一次在这里买巧克力,原来都是吃那几个送的。 节日真好,回家的路上,还盘算着是不是明天还过来买一些,嘿嘿

         回家看到 Vahid 发在 facebook 的周六我俩出游照片。  Note to  focus on the amazing senery of the park  only, you know the guy in the picture is so small, so ignore it , trust me!!

         14432_1251617697975_1455480500_700614_6780924_n

         14432_1251623538121_1455480500_700656_4754739_n

          14432_1251624538146_1455480500_700681_231709_n

   

      吃完晚饭,jordi短信说和eliska在 kuzikaffe见, 网上eliska也发了邀请,原来这两人还都在学校里看书,现在弄完了,一起出来散心,九点一刻约在图书馆门前见,陪着去买了sandwich,在运动健身中心楼上有个小小的餐厅,我还第一次来,透过餐厅的落地窗能够俯视 游泳池,好多的人呀, 原来还听婷婷说这个挺寒酸的,见着还挺好,很漂亮,下次补上照片,这学期快忙完了一定会去游一次的,周一免费..

     在kuzikaffe见到了 mark, 他们两个都认识mark,每个桌台上都会放置小蜡烛,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摇曳着火烛,在寒冷的夜晚看着心里别提有多暖和。我们找了个靠边的座位坐,聊天,mark说今天晚上有个小concert, 吉普赛night, 果真不然来了好大一坨的人,噢,参加演奏的人就有12个,堆满了小小的舞台,吉普赛 流浪的民族,但是却很奔放,随性,不一会儿,会场聚集了更多的人,比哪一次在这里参加的集会都多,很多人打扮的像是 嬉皮士, 留着很古怪的长发,个头不高,从外貌来看,头发,眼睛都是褐色的,很欧洲人有小小的不同,小时候看电视能接触到 19世纪,20世纪初很多吉普赛人, 现在我印象中他们似乎消失了。 但是我敢相信,今天的聚会中有很多的吉普赛人,jordi,eliska看着这些吉普赛人也找到了共鸣, jordi 曾经也留着 嬉皮士的发型,头发后面有个小辫子,I can’t imagine and picture what the hell he looks like, 然后这两人开始讨论扎辫子的事,Jordi,真是服了你。 Eliska 曾经也打扮着 嬉皮士的装束, 像个男孩,我真好奇,希望有照片为证。

     说不清他们演奏音乐是什么风格的,接触的很少,但是听着听着,就让你想随着音乐 rock your body的冲动,我们都是感觉如此。一会儿,来了新的同学加入,两个意大利人和一个波兰女孩, 他们原来都在 Erusmus 工作, responsible for the  the sections all over the Brussels, communications and orgnizing activities, 上次意大利之夜就是他们不是直接组织者,而是cordinator, 直接组织的是 ESN in VUB。 他们属于Erusmus在布鲁塞尔的最高权力机构 international boarding,一般会有7个人组成,每年都会换届,和我说话的波兰女孩,毕业就在这里参加一年的工作,属于自愿者的性质,她说工作很繁忙但是特别的有趣,能有机会和不同的国家的人接触,交流,而且常有到其他国家出差的机会,当然免费,一年一次的erusmus大会会在 伊斯坦布尔召开, 她也能免费公费旅游。羡慕..

    当吉普赛的演出结束,则是另一场更加激情澎湃的演出,6个鼓手, 两个主唱。 Ramazan也现身,剃了一个很cute的头,每个人看到他都主动要摸摸他的头,Ramazan也很自觉,他告诉我他找了一家很便宜的理发店,花了5欧元。 Ramazan坚信乐队的男主唱是土耳其人,他连着唱了7,8首特别耳熟能详的歌曲,有后街男孩的 I want it that way (这个我最熟悉,跟着一起唱), 迈克尔杰克逊的 heal the world,   oasis的 wonderworld和 披头士的一首歌(Eliska 情不自禁也开始清唱,wow,唱得真好,我们几个干脆就一人拿着个杯子给她当话筒), santana 的 maria maria(jordi 说那是西班牙的歌,我觉得是南美,回家一查,santana是拉丁美洲 西班牙裔人), 南斯拉夫歌曲 再见吧朋友(最轰动的歌,davide和他几个意大利朋友也来了,我们一边大声的哼着歌词,’桥,桥,桥‘,一边用手捶击着桌面,有些兴奋过头。   —  桥 在意大利语 中是 你好,或者再见的意思 ,捷克语中也是一样用的, 捷克语中 还有另一个你好 Ahoi. )

     另一个主唱是女的,看起来像是嬉皮的味道,穿着衣衫不整,随便的像个刚做完饭的家庭主妇,哼着奇怪的调子,jordi告诉我那是 Flamengo – 弗拉门戈。 弗拉门戈是西班牙的一种综合性艺术,它融舞蹈、歌唱、器乐于一体,带有浓郁的吉普赛艺术风格,在表演时,乐队由一群歌手、舞蹈家和 吉他手组成,团体围成半园形,坐在舞台的椅子上。歌手用嗓音、嘶吼和说唱营造气氛;吉他用各种扫弦来控制节奏,用间奏说明自己对弗拉门戈的理解,用旋律来 配合歌手的演唱,舞者用手鼓和响板表达节奏,用舞蹈描述歌声。弗拉门戈舞蹈一面注重舞动乐器声音对于歌手和吉他的配合,一面强调舞蹈中的关节扭动动作,尤 其是女子的臀部动作十分有特点。

   弗拉门戈是一种混合艺术形式,就观众而言,掌声和踢踏生,欢呼声和应和声是必不可少的,和歌声、吉他声、舞者的乐器以及响指声混成一片,形成一种热闹、狂放包含一点忧伤的感觉。引入了鼓声,在喧闹的氛围中,用鼓声代替吉他声为音乐和舞蹈确定节奏要比单纯的吉 他有力的多。  the sound of the drum beat your heart so wildly.

    我们三个提前回去,其实已经快2点了,没有公车或者是地铁,我还好5分钟到家,Jordi骑着自行车,正好能载着Eliska回家,对jordi开玩笑说要小心,他可是喝了三杯啤酒

   9.10记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