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很早就睡了,因为今天要准备的事情太多了,最重要的就是去取ID。

  7点四十闹钟就响了,现在改了赖床的习惯,听到铃声就起来收拾,预约定在8点四十,从家走路到Etterbeek市政厅大概要花25分钟,这意味着八点之前就要出发。背上电脑,带了几片面包就上路了。 这里的8点钟就像我们的7点钟一样,天才刚刚亮,路上也没有多少人,能看到邮递员在每家每户的门前发信。出门呼一口干爽,清新的空气,人都感觉很精神,在有暖气的房间,门窗都闭着,待久了空气就很糟糕,有时候半夜突然醒来,因为空气太憋闷的难受,口干舌燥,不得不起来开窗户透气。

  一路上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事,两个月前就在建的那个房子现在看起来一点变化也没有,因为时间太早,很多商店都还没有开,能开的只有面包店,香气扑面而来。  

    来到市政厅大楼的地下一层,居然坐了将近十个人,相当多了。在办公室的门前的预约栏看到我的名字,不过一会儿,上次接待我的大叔就领我进办公室,签署了几个文件,交了15欧元,然后告诉我,你等差不多三周就收到一封邮件,然后你再过来领卡。  我晕,还以为这次交了钱就直接领卡呢,这里办事太慢了,只要不影响我的 区去Gigari就行

   办完事,已经九点钟,正是人们开始上班的时间,刚开始还很空的马路已经很拥挤了,一直从这个上坡延伸下一个上坡…快到学校看到马路上有三个学生,戴着鸭舌帽,披着一件白袍子,满是乱七八糟的颜料。 在仔细一瞧,他们手里拿着一个钱罐子,身上还挂了一条铁链子,只要红灯汽车一停,他们就会跑上每辆车钱说话,在国内就像那种擦车赚钱的。过了马路,一个学生跑到我面前,叽里呱啦说了dutch,我无奈摇了头,他才开始用英语解释,  这周五所有学校放假, holiday for students ,你可以出来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frank周五也提到了,说 you could kiss many girls as much as you can.  那三个学生是在像车主讨钱,用在周五的活动中,他们的钱灌装着很多的硬币,10分,20分,50分,还能看到不少的2欧元。 本来还想和他聊一会儿,红灯又来了,他又回去工作,这让我更加期待周五的holiday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