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够了,早上四点起床,真希望每天都能这么早的起来。可惜网络又断了。

早上洗澡的好时间,带上三双脏袜子,都不记得放在那里有衣柜下有多长时间了,边冲边搓袜子。刚洗完袜子,头上身上打上沐浴露,水就开始变凉了…搞不懂,这可是早晨,应该有多少热水就该有多少热水的,或者我应该先洗澡后洗袜子的,水一下就冷了,鬼晓得这时候的水温有几度,2度和10度的水温感觉上都是一样的。顾不上只能冲了,不过身体的应激反应不大,连鸡皮疙瘩都没有起。

因为起的早,就可以来一次好一些的早餐,炒了一些蛋炒饭,微波炉热了剩下所有的罗宋汤,大概很多盐都沉到最下面,这顿原以为很不错的早餐实际上把我咸的一直喝水。两三天内我是不想吃这个了。必须想出一个新的菜谱, Indinoisa fried rice or sushi

吃饱,对着镜子练了一下waltz, 这个还一直在我的 to-do list上. 以前张叔叔教过我跳,但是细节都不太记得了,回忆,回忆起来… Bravo

今天周五, 没有什么特别,听说是那个学生的节日,但是我没有上街,学校关门,课程取消,只有呆在家里看着那些那些工程,情况时好时坏。

今天好像都没有开口说过话,记不得了…

06112009493

也许该换个新的菜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