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di给我看了昨天买的灯 还有drug mushroom,放在一个小盒子里,就像处方药一样能买到,不过他打算全部都让到垃圾堆里,我抱着好奇心想拿一盒回家,jordi很急生怕我会去尝试这些msuhroom,我发誓我不会尝,何况在常温下那些拇指大的mushroom已经开始发霉了。

这种mushroom吃起来不会上瘾,但是能让你产生很多的幻觉,frank很早尝试过一次,说吃了不是说很逍遥的感觉,但像是拥有了第六感一样,理解和认识都开了窍,我蛮怀疑的,其实我喝酒醉了脑子也蛮清醒了

下午从jordi家回到了课堂,下课间隙到银行要了一杯热咖啡,阴霾的天空让4点已经看起来像傍晚一样,大概衣服后面漏风,导致胳膊不停的发颤,大脑发着指令说停下来,可是不管用,回教室的一路上,咖啡被我抖了一半,还落在裤子和衣服上。

晚上触摸屏的驱动装好,可以用了,比鼠标方便。

把家里打扫了一下,床搬到桌子前了,每次做到座位上,累了,还要走几步到床上,麻烦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