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起床的时候,不敢相信眼前又是鹅毛大雪,难怪昨天一整天都异常的寒冷,只要我们一从楼里出来,每个人都会冷的要抱怨几句。

出了家门,仰望天空,只感觉是密密麻麻,成千上万的棉絮在急速下落,好似它们想奋力的满足我的私心。对于我这个不常常见雪的人,这是莫大的快乐,但可能对于开车的人并不是如此,行进的马路上车子已经排成很长的队列缓慢的前行,而且大雪也让有限的视野变得更短了,所因此所有的汽车都亮起了前后灯,马路隔一段的警示灯也不断闪烁提醒过路的行人,

很长的一路上,雪都是迎面对着我砸来,眼睛都很难睁开稍微抬一下头,脖子里就可能变得凉凉的。在等红灯的时候,转过头发现旁边的女孩用很奇怪的眼神打量着我,很纳闷是自己心里作怪…经过一家商店的时候,不经意看了 一下镜子,才发现头上已经白白的一片了,于是赶紧拍去那些雪。 这时我才注意到路上基本上所有的行人都带着各式各样的帽子来  抵挡大雪,

我心理上丝毫也没有做好下雪的准备…今天本来上午有门课,但是却因为突然的大雪而临时取消了,主要原因是教授不能过来。正好我也没有打算参加,prof bart要我一起来 测试sensor, 在一起做事的还有两个意大利女孩(比我大不了多少,而且是刚来布鲁塞尔不久)这个工程是她们的master thesis, 但只是我的 作业来换取我的学分, 换句话说,我是辅助他们的。

今天的工作其实很简单,就是让那两个女孩熟悉软件和工作流程,而我为了帮助她们熟悉环境,充当了第一个subject来给她们提供数据。后面的 两个小时里,就是带着sensor 记录着我走路,跑步,上楼,坐下的那些数据,反反复复很多次,室内,户外,其实一出了他们的视野是自己的自由活动时间,然后记录好了就返回来让他们来整理原始数据。

我的工作就是编程来分析这些原始的数据,找出哪些数据对应哪些活动。我在这个工程的作用很明显,如果我的工作搞砸了,那两个女孩的毕业设计也就完了,肯定要恨我一辈子的。突然感觉到压力好大。

中午好不容易赶到家吃饭,正好房东带着一个比利时女孩过来看房子,看似她准备搬过来很我们一起住,我真不希望她过来,那个名字好难念。 我真不希望现在还算和谐的生活被她给打乱。

1点见到了David,马上他要返回意大利,最后一次的见面,希望他一路顺风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