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都是凌晨3点钟才回家睡觉,早上9点起来,身心疲惫,约好10点到jordi家去一起看书,想来想去还是去,不然闷的会感觉更累,没有效率。

一到我们就开始工作,他继续忙web engineering报告,变态的作业,markland也是,我下一年绝对不会选修这门鬼.一直到2点半才开始做中午饭,做了一大锅的奶昔pasta,吃的很饱,吃完想睡一会儿,趴在客厅的沙发上,仔细听着外面小孩子嬉闹打斗,和经过汽车的喇叭声,熙熙攘攘的星期天,又回到了家里一样,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睡好了,一看快下午5点了,对于我来说是个新的早晨,精神恢复了许多,timmy,安东尼也从royal garden参观回来了…

窗外的阳光开始暗了下来,莫名的安静, don’t know why)

比利时买东西要交21%的税,在邻居德国只有15%,荷兰19%,对于贵重的电器商品,到邻居那里买是便宜的。

听kevin说布鲁塞尔阿拉伯裔的人已经占到1/4,没有想到有这么高的比例,难怪走到哪里都能看到阿拉伯裔的人,很多来自摩洛哥,这个族群常常处于这个社会的最底层,所以常听到说要小摩抢钱。地铁上常看见的场景是:阿拉伯女人裹着长袍,头发包起来只露出脸,推着一辆婴儿车,甚至已经带着一两个孩子在身边。比利时的政策:比利时的公民如果是生活在标准线以下,每月就能享受到800欧元的低保费,并且家里有孩子还能收到补贴,孩子越多补贴也就越多,并且很多税也不用交,如果有罚款,而你又属于那一类的人,这笔罚款也不用交了。就是这一种福利体制,让很多阿拉伯裔的女人不用去工作,只要在家生孩子,照顾就行了。虽然说不是每个阿拉伯裔都是这样,但是在土生土长的比利时人眼中,这是个趋势。

而基本的历史是,比利时的瓦隆区,也就是法语区,几十年前因为煤矿而富有,但是没有比利时人愿意去做这种肮脏的工作,所以就到摩洛哥找矿工,并提供居住权,国籍还有你一家人都可以带过来,经过一两代人之后人也渐渐变多,比利时规定只要嫁给比利时人,就能取得签证,还有不少摩洛哥人专门为签证嫁到这里。有不少比利时人认为当时这样做是个很大的错误,但已经无法变更了。

但真正的问题是,阿拉伯裔人数不断增加,多数人已经能说出流利的法语,荷语,但始终保持着传统的习俗,女人不被平等对待,外出都要穿戴burka,甚至有些不允许女孩上学的情况发生,族群并没有真正融入当地的主流社会,显得格格不入。

任何体制都不是完美的,也存在着漏洞。一方面,福利太好能制造出更多的懒人,让部分人不思进取,因为能不劳而获。另一方面,民主的体制是建立在尊重少数人的权利和意愿,人人平等,当然还有法制的基础上,在没有破坏法律的原则下,你必须去尊重其他人的习俗,哪怕是他不让女孩上学,你也没有权利管,除非你立法强制,但是立法要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审查和辩论,所以时间跨度就很长了,相比而言,他们认为这一点共产主义强制的手段更强,也更快。同时,像阿拉伯裔这样少数族群,正不断壮大,他们有选举的权利,有自己的政党,议会也有席位,争取自己族群的利益,保证处于社会底层的大多数族群的人都能享受到福利的照顾,哪怕很多的比利时的当地人抱怨,但民主的体制不是让少数服从多数,保障少数人的权利才是真正民主。

在小镇上行进的时候,注意到很窄的双车道竟然能够允许有70码的速度,一般来说30-40码就足够了,速度太快就难以看清方向,很难刹住车,w说如果要限制低速开车,90%的波兰人都要交罚款,这个当然很好笑。

在国内也能每一天都接触到这些事情,但是对比国内和国外生活质量和成本,惊讶的发现国内的情况确实不太正常。一方面看到奥运和世博,国家要通过形象工程来对外展示自己的实力,经济上,即使面对着严峻的金融危机,国力也是大大的向前迈步,但另一方面,物价上涨,房价始终不断攀升,腐败,欺骗,民与官之间的纠纷不断,多数人都在抱怨。国家经济的大机器快速运转,我有些害怕它走的太快会失去方向,万一出现一个踉跄,可能就是衰退和长期停滞不前,就像日本一样,昨天看到 郎咸平 危机!我们离大衰退前的日本只差半步, 难道是空穴来风么,地方官员的无作为,为了向上献媚做着大量的形象工程,而放弃了民生建设,有多少当官的人会去读书?

preduice, misconception 等等依然存在

西方社会认为的共产党,是集权与恐怖的代名词,波兰在共产党的统治下就如同今天的北朝鲜,没有人能够进入,没有人能够出去,叛逃者的下场就是全家遭殃,即使过很多年,整容也依然会被追杀,很多人或多或少会把中国共产党和苏联的共产党联系在一起。

聚会上被问过2次,你吃狗么?好像中国人都每个人都吃狗一样,还被问2次的是:你们说什么话呢,Mandarin 还是 cantonese?好像中国就这两种语言似的,不可否认,广东人是最早一批留洋的人,全世界也遍布的广东人,他们常认为广东人就是中国人的代表。当然,问道互联网管制,西藏的问题也见怪不怪了,现在不用绞尽脑汁,很自然的回答这些问题,从他们表情上,希望他们确实认识一些很原来想象不同的事情,我想自己天生有当外交官的潜质,:)

仍然感觉他们对中国一方面极大的好奇,一方面对中国在某些问题的偏见,不理解,对中国发展的不安。从他们的角度,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中国人到处都是,即使是居住在的华裔,仍然有不一样的生活习惯,价值观,与西方社会的交往仍不是太多,仍然在西方主流社会的外围徘徊,像是隔着一个橱窗,那些西方人以好奇和敬畏的心态看着橱窗里生活的一圈人。

想起聚会上他们对中国人的一个调侃,因为来国外旅游的中国人越来越多,本地人对中国人的映象是在哪里都能看到中国人拿着照相机拍照,在鲁文大学的中国人很多,所以去鲁文,如果他们要合照,就会说:等等,等等,我们等中国人给我们来照相。 一是反映出中国人无处不在,二是中国人很喜欢拍照。

中国走向世界还有很长的一条路要走,尽管能看到国外遍地的中国廉价产品,但是中国人的形象还不被认识和接受,大多数西方人对日本人形象要普遍好于中国人,我也不止一次被他们以为为日本人,我问为什么会当我成日本人,他们也说不出。

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