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会议负责人给我发了,会议演讲者的名单,看起来似乎我可以选择一些人物去采访,心潮在澎湃,但随之是更多的紧张和不安。我必须要做更多更多的准备,准备到无懈可击,Rob也给我发了一篇他写的稿子,是关于 IOT对社会的影响,以前只是从技术的角度看待未来的变化,但是从生活,政治更深远的角度看待这场变革,感觉确实不太一样,Rob写的很接近生活,但还是有些地方理解起来困难,需要打印出来看一遍。

想到马上的会议和考试,这是我目前四座大山的两座,也是最紧迫的两座。考试这座大山有些压迫,无论是在心理上还是生理上,database4个学分的课,内容居然比6个学分还要多,上一年是6个学分还容易,遇见他我真是无奈,奔溃了

中午没时间回去吃饭 还好婷婷那里有几个三明治,生活不容易呀。下午和kevin继续water tower 的决赛,实际上我们没有一个人想进入决赛,所有的东西都太仓促,我还有许多其他的工程要准备,对我们来说只要过了得到满意的分数就够了,现在我们要给别人当炮灰,给红花当绿叶,也是无奈。果然轮到我们的时候,出了不少问题,失望的感觉涌上心头,像一个人坐在窗口,用口风琴吹着悲凉的小曲。

Prof.Jack 和我们聊天来结束最后的竞赛,他提到70年代他带的一个engineering student,Jack带那个学生的毕业设计,他说那个学生做事特别慢,花了10年才读出了一个学位,毕业设计答辩前一天还闹个让人哭笑不得的笑话,让Jack很失望,彻底忘记他。过了20年,Jack在一次会议上,和一个著名的跨国公司CEO聊天,那个CEO说有个这里的学生给公司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一说那个人居然是当年看起来没有出息的那个学生,Jack说当时就想挖个洞钻下去。CEO说,那个人后来在公司车间做什么安全检测的事,他虽然做什么事都很慢,但却可以2个小时一动不动观察着机器,找出那个机器的安全问题,最后帮助公司解约了非常多的成本。

每个人都有着与众不同的天赋,发掘它,这就是一切你该做的。

我幻想着有一天,当yanni的tribute在我的身上演奏…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