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看了Shutter Island, 早上醒来的时候还在想剧中的哪个故事是真实的,真的很难说这到底一个阴谋,还只是一个insane pacient的人格分裂,关于人格分裂主题的片子已经不少了,但我更愿意把它联想成一个让人失去记忆的实验,剧中的背景和一些小细节能反映出。 休息的时候和markland,kevin争论了很久,争的我都有些疲倦了,真不想再说太多,如果对剧中一些场景当成病人的幻想,而不是线索的时候,那一切都是白说。

不过引起这么多讨论,可见这是一部非常不错的悬疑片,故事每一段都衔接的很好,有大量铺垫和悬念,即使到最后结尾,依然不能让人释怀,很值得回味。很经典,期待有续集的消息。

今天开始正式做zigbee的测试,昨天看了一天的文档,整理资料,早上markland把 kit 拿过来就开始摆弄,中间出了不少小问题,不过一小步一小步,进展也越来越快,抱着明天就完成的梦想,想今天能够持续的做下去。明天周六,大楼又要关门,不过我们俩想能明天继续在这里工作,讨论,最后决定我晚上留在实验室,不回家了,明天就可以给他开门。

晚上还有个ESN这学期最后的聚会 BBQ,许多很久不见的朋友都会参加,不过在路上的时候就有些难过了,很多认识的人都要走了,一年的时间虽然不上,但是一起去party,去郊游,会议,从不同的国家聚在一起,从陌生到相识,从相识到经历,因为认识这么人,所以我在这里的日子从来就没有枯燥过,相比以前,我有了小小的改变。

和jordi一起到colurut买了些猪肉排和香肠,薯片,啤酒到了聚会地方,人已经不少了,烧烤,聊天,做游戏。有些很多免费的食物,pasta,薯片,水果,饮料,水,而最重要的部分就是烧烤了,不过我们肉烤的实在太慢。其实就算你不带肉,也可以品尝那些烧烤,都是自愿的,大部分人都像我们这样带了一盒子的东西,见到Elishka,大概有2个多月没有见到了,她明天就要回去捷克了,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说考完试,会去韩国1个半月,学习兼旅游,她达到她的愿望了。

半个小时多,肉才开始熟,最喜欢吃香肠了,猪排好像有些不熟,可还是大口大口的吃着,上次BBQ之后就没有这么大口吃肉了,像填鸭一样,一边看着其他人做游戏,一直不停的吃着不同种类的肉,也当我明天早上的早餐了。

到10点半,不得不回到实验室,否则门卫要是关了大门,电脑什么的都拿不到了。到了实验室一切都挺好,想象晚上整个大楼就自己一个人,兴奋极了,小时候在家还会怕鬼,现在我要摆脱这个坏名声。11点警卫过来查我的房间,这两周每次这么晚都能看到他,再熟悉不过了,他人真的挺友好。他一走,就是真正自己一个人应对了。继续做了zigbee的测试,比想象的要慢了许多,折腾了一会儿,打开音响,夜里一个人听着歌。晚上,当其他人都睡着的时候,而你还醒着,终有些感觉你不受到任何人,任何事的束缚,做任何你想做的。不过平常在家,这个时候我早就撑不住要睡了,不过在实验室感觉就是不一样。

也许是有些困了,趴在一个空桌子上准备小睡一些….不知道睡了多久,已经快到要做梦的程度了,我突然站了起来,睁开眼睛,向后一望,看到警卫正走进来,也许是看到我还开着灯,过来看一下。他还挺不好意思吵到我睡觉,一切太平。我可能有些吓到了,没想到3点他还会再过来一次,我都把门锁上了,虽然没有什么事,我有些出汗了。

是第六感么,我都已经睡着了,眼睛闭上了,大脑也休息了,但是耳朵还是那么灵敏,保持着警觉,那种反应,太奇妙了。之前的瞌睡感全部消失了,虽然没有睡多久,决定继续工作。到了4点半,窗外已经能听到鸟叫了,我倒是挺自豪的,我居然能熬夜。我妈肯定要骂我了,不过这样我一年不会有一次,所以没有什么大惊小怪

5点天已经开始一点一点被照亮了,很幸运能看到这一切发生我眼前。

image

image

image

我的清晨

一个人感觉自在的时候,听着歌,坐着旋转椅子原地打几十个圈,眼前的旋转的世界变得光怪陆离,似乎每一个细胞都充满着力量,日出拿着相机肆意的拍外面的景色,再无聊就到跑步机上跑上一公里去。不感到身上有多么疲倦。就是想到肉有些反胃

下午继续做事,markland来了,有一个人在旁边,收敛,专注一些正经事了。本来下午要去看 parade的, Rob也告诉我大广场旁边的parade非常值得去看,但最后没有去。

我能深深的感到我的内心在流泪,在痛苦,但是没有后悔,既然做了就不要后悔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