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很早就躺到床上,开着窗口,望着一抹暗蓝的天空和数得清的几颗闪烁的星星,平静很多…

早上也很早醒来,似乎还不到5点钟,有点不太愿意睡下去了,和我一样的还有markland,他居然一阵晚都没有睡,一直关注他的国家,出事了…国内也不太平静,富士康又有人跳楼了。一个人为什么会选择跳楼,失去信念的时候,可是在我们生活最艰难的时候,之所以挺住了是因为受到了家人的庇护,受到朋友的理解和关心。而这里,当加班,压力,不得志把人慢慢逼上信念奔溃的时候,如果有人能及时拉上一把,一切悲剧都不会发生,那里,我不能想象,人与人住在一个屋檐下,却又处在两个平行的空间,让我想起寂静岭的最后的那一段。

杀死人的是什么,一个是人的信念,二者是社会的冷漠。

周二,也是收垃圾的日子,把昨天的房间的垃圾都装到袋子里,跑步的时候随便带下去。决定换一个地方去跑跑,于是不经意就来到了Trefreey,才发现这个站原来是在这里。

image

image image

隐藏在一片树林中的,ING银行的大楼,猜测是6,7十年代的建筑,朴素但没有失去风格,依然能记起妈妈在设计院画的那些建筑草图,很漂亮。现在城市里的建筑都太丑了,方方正正有楞有角,外表铺上一层玻璃,塑料壳子来美观,用了十多年就外表就到处脱皮,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老的东西虽然旧了点,质量却很好,这是实话。

image image

这里的这样现代的aparment不太多,大多数人还是住着老房子。 看起来像国内的小区,但显然质量,环境上都要好的多。路过正有一个人遛狗,斑点狗。狗狗在道路旁边的小灌木从大便,还真讲卫生内,主人更是拿出塑料袋把新鲜便便撞到袋子里。要是这个城市的每个遛狗的人都如此,大街上就不会满是便便了。幸好狗便不臭。

image

6点半还没有多少车子,tram正准备驶入隧道。

image

每周日都要听到好几次的教堂钟声,而离我最近的教堂就是这里了,很喜欢教堂巨大的琉璃窗子,侧面的圆形图案好像老式电话机的拨盘。

image

早上最远的距离就是到这里了,没人,没车。如果在来一点雾,就有 寂静岭的感觉了

中午在草地上吃饭,天空中弥漫着无数蒲公英的种子,看着好像是在下雪一样

太热了,太热了,下午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这是夏天么,脑子晕晕乎乎的,一杯一杯喝着冰水,根本看不进书么,怎么啊,不到一周了,必须尽最大的力去做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