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一直都接到好的消息,一定程度上看,一些发展已经在加速前进,值得安慰了,吱吱

      早上,又一次在实验室迎接了日出,这一次就没有那么兴奋了。 之前晚上用实验室拼的椅子床睡了一会儿,躺在椅子的垫子上差强人意,但是边缘的铁杠子总是硌的慌,必须保持固定姿势,连睡觉也变得艺术一起来,一动不动,还准备等待闹钟哒哒的把我唤醒,然后没有到时间我已经受不了那种睡觉的煎熬,睡眼朦胧的坐起来。床的好处就体现在这里了,而不好的地方就是因为睡床着太舒服了,闹铃响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多大可能会爬起来,有时候一醒来,发现已经到早上了,记得昨天弄了闹铃的呀,难道没有响么,还是自己无意识的关了,这就是为什么我需要,也必须来到实验室来做事了

      这不应该被称为通宵,我午夜也睡了一段,所以最好不要把任何这种类似的罪名扣在我头上,何况不是天天有的…

      起来的时候,看到意大利的比分是1:1,还以为在进行呢,最后才发现已经结束了,还期待有德国一样的表现呢,有点失望,作为伪球迷,最喜欢看到的就是轰动,一场平局显得索然无味,今天好像也是放假吧,我也记得不太清楚了,日历全部搞混了,很惊讶的看到北京时间7点半兔就起来了,她在我就感觉不是那么疲倦了。看到一个学弟马上毕业了写的一篇日记,追忆即将结束的大学时代,而这时掐掐手指一算,我算毕业2年了啊,奇怪我怎么还是感觉毕业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呢。

     实验室虽然没有家好,但是饿的时候,也能泡个汤喝,这一点已经满足了,但是早上7点半,耐不住饿,拖着疲惫的身子跑回家,做了一顿饭吃,回到家,真的躺在床上,那是无比的幸福,这才知道那些无家可归的人有多么可怜了,连床也没有。躺着睡了一会儿,那些狗叫也烦不到我

     再次跑回学校,身子还有些冷,外面一片阳光灿烂,所以放慢脚步,全身心的享受着温暖的太阳,要是有时间的话,我愿意躺在学校的草坪上,来一个午休..

     来到infor group,那群二年级的学生,从头到尾都是说着dutch,我感觉格格不入的,或者就像个隐形人一样,本来是个group project,现在他们一套方案,我一套方案,我和markland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好像我们是来自外星的,不过慢慢的我也自在起来,管他那么多呢,各做各的,我一定比他们好,给我机会把所有东西都尝试了一遍,呵呵,应该感谢他们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