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终于结束了最大的工程,演讲包括演示花了一个半小时,事实上去年那一组也是面对我们现在的情况,Martin对上一届非常看好,以至于在演示的时候把Etro的很多教授都请来观瞻,然后结果是实验什么就失败什么,把他的老脸都丢尽了.所以今天他小心谨慎,当我们把所有设备带到实验室的时候,连Hello都带着不安,像沉沉的低吼。后来他承认,当他早上醒来的时候,他真的没有什么把握说今年的情况会如何如何,所以一个老师也没有请来

事实上,除了他,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数,放松的很,我一点紧张的意思也没有。

一点钟,安安静静的等待我们把一切仪器设备都调试好,准备好投影仪,座位,纸笔,婷婷被他叫来做旁听,摆好架势对我们开始审判了。而演讲的过程顺利的很,轮到演示的时候,markland后来告诉我,他变得没有开始那么沉闷了,像个小孩子那样问这问那的,但那时我并没有意识到,只记得当时我在演示的中间,他和我说:这个你都看那么多次了,应该让婷婷来站到里面。然后我意识到我大概站错位置了,我想那时候他已经开始对我们做的东西有所评价了。

演示后说:我们坐下来讨论个real time characteristic 问题,但是刚一坐下人就没影了,没一会儿,把老jack和他学生请来观瞻了,这时我才发现他真的很异常哦,jack看了演示,提了很多问题,也蛮满意的。 好久没有看到martin这样高兴了,虽然表现的不多,但我们知道他心底很相当乐意了。其他的四个人即将毕业,那么余下的工作都交给我了,我都不记得他说过多少次rely on me, 不下3次,说得我压力来了,不过小意思

快3点markland要赶到下一个课做演讲,约好4点我们team在见面,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我匆匆跑到超市买了些吃的,回家躺一会儿,心里觉得还是没有底。

没想到4点我们见面的地方是酒吧,每个人要了一大杯的啤酒,闲聊,无所不谈,我们那一桌,有些狂野,放肆,我倒有些不知所措,好温馨的感觉,这才是我感觉team应该是这样的,酒精,肾上腺激素一切很快刺激着神经。 — 啤酒苦的很,从来没有喝过这么苦的啤酒

这两周过来的真的很不容易,太多的分歧以致我们觉得交流起来很费劲,上一周沮丧,失望,消极的情绪都一团团的跑到身上来,那时候我感觉为什么和他们交流起来就和kevin,jorn天壤之别呢,info group的人难道就是这么自大么,对他们消极极了,我对工程也完全失去了动力。现在想起来,那时候我似乎正站在悬崖旁边,其实我有不对的地方,有时候太偏执,最后影响到自己的情绪。大家考虑的角度不同,我当它为未来的方向,过于细致反而会让工程拖上太长的尾巴。在我有情绪的时候,我应该及时调整,积极回应,这是这次我学到的。下周我们会重新聚在一起,踢一场足球比赛,这将是这里的第一次碰足球。

喝完一杯酒后,有些兴奋,见到晓岚,她后天回家,帮她去超市挑了一堆巧克力,推荐她多带些巧克力,至少3,4公斤才像话么

婷婷的奖学金结果,小道消息也出来了,她非常大的可能会获得,凤娜8月去冰岛开9天会,让不少人羡慕不已。我们暗地里在打算狠狠的敲她一次,盘算着…

蔡老二,不知道是不是要告诉你我的身份,虽然和你这样捉迷藏是我的不对,对不起了,不过不那样,就不是我的风格了

上一周,我落到了悬崖底,今天我又爬上来,重新拾得到了面对明天的信心,真正的考验就在下面啦,我准备和期待着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