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下一站Huldenberg, 周末车上的人寥寥无几,走了1个半小时能坐上座位休息一下。和在公车上每个座位旁都有个蓝色的小按钮,如果你按了按钮司机就会知道下一站停下来,就是右侧黄色杠子上蓝色的那个按钮。 同时还能注意到正中间长长的板子,做轮椅的人可以把轮椅固定在那块板子上。人性化

image

一下车到Huldenberg,seena给我看小镇的镇政府,惊讶,后面的平房就是警局了。很讽刺,和国内也是巨大的反差,国内的人民政府年年不忘更新设备配置,不忘提高自己的福利,不忘装扮自己大楼,钱都花在这上面了,还有多少留给公众。政府拿着公众的钱,给自己买东西,却从来不问公众的意见,对财政支出遮遮掩掩。

真正为人民办事的政府,想到的首先应该是人民,而不是自己。看的真心酸…..

image

到了广场,有个石碑正在冒着凉水水,不适用喝,但是大热天用凉水洗个脸比吃冰棍还爽

image

走到一座小桥上,看到母亲带着小鸭游水,它们正逆流在游,小鸭子一会儿就划不动了,从上游一直漂到桥底下,母亲紧紧的跟着孩子,不过看起来真好好玩,小鸭子加油

image

中午,晴空万里,太阳高高的悬在头顶,还好带了帽子。 另一个角度看警局和镇政府,还有远处的教堂

image

教堂总是在最高处,走到教堂旁才发现教堂建在一座小山上,怪不得它看得那么高呢,这时教堂响起来了钟声,12点了,问seena有人在打钟么,seena说现在教士很少了,教堂打钟基本都是自动的。 确实高级,教堂也自动化了。顺着长长的阶梯拍了一段视频,可惜传不上来

image

顺着阶梯走到山上,最让我意外的是教堂旁,同时也是墓地,在这里还没有见过教堂旁的墓地,各式各样的墓碑,鲜花,十字架是必不可少的

image

顺着道路穿过墓地大门就是一片居民区了,教堂是个神圣的地方,墓地也是如此,同时寄托着对亲人的哀思。想要在国内有多少人会愿意住在墓地旁,这就是一些人眼里的’乱石岗’

image

石碑和鲜花

image

image

image

教堂的一侧

image

近距离看教堂的窗户,内部的琉璃装饰漂亮极了

image

教堂塔楼的特写 好多的窗口啊

image

教堂顶 还有 十字架

image

墓地大门口的人家,一片紫色的lavender,弯曲的小阶梯,还有个心状的花坛

image

教堂另外一侧, 对面就是那户人家

image

从教堂小山上看旁边的另一户人家,还是漂亮的花园, 阶梯顶是两个绿色的琉璃瓶

image

从山顶俯瞰小镇

image

一个小孩子的墓碑 有花还有许多的玩具,他的爸爸妈妈一定很疼他,在天堂不会孤单的

在教堂和墓地待了许久,照了很多的照片和视频,如果对逝去的人有不敬请原谅..和vahid在暴晒的太阳下,而seena早早就出了墓地,躲在树阴下,他小时候曾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有时候会和祖父到山上去玩

image

image

精致的小庭院

image

回头看刚经过的教堂和墓地

image

从小山的另一边下来,还依稀能见到教堂的影子,

image

一座废弃的房子前邮箱,破旧,也没有用了。 我们称它为天堂信箱,里面装的是发给天堂,上帝的信

image

心状的云朵

image

刚刚还在山顶上俯视,现在则在山脚的马路上另外一个角度看教堂和自己原来站的位置

image

一座私人庄园,大门紧锁,看着很古老的拱门,被无数的植被缠绕,有点像遗址

image

image

不一会又走到了另一个庄园, 门口的大树上写着私人庄园

image

大门是开着的,忍不住想进去看看,这个庄园的历史可以推到1890年,第一个葡萄庄园,百年的发展使得葡萄成为当地的标志,这便是发源地。 面前的是主人的房子,后面还有一大块的地,以及更多的房子

image

大门的右侧的房子是给佣人住的

image

庄园之大,我不敢想象,可以堪比皇宫了。不禁想起揍敌客家族神秘的大庄园了。因为是私人地方,所以就在门口看了看

image

比利时的垃圾分类, 玻璃,有机物,无机物,油都是严格分开的

image

典型普通人的房子

image

准备去下一站 Overijse, 车站等车还有一点时间,爬上了小山坡,被铁丝的围栏到处,那是一大片的畜牧地

image

一下车到了Overijse, 公共花坛下建了一座厕所,正好施肥

image

Overijse的镇政府吧,我忘了。 黄色flemish旗帜和花排了一行

image

seena带我们来到一个小公园,眼前有一颗大树,不过被seena骗了,大树怎么会有两个树干呢?

image

走近一看,才发现那两根‘树干’其实是两个石头柱子,石头柱子上栽种了一颗树,多年分吹雨大,树已经和石柱融为了一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段历史是,两根石头柱代表的是两个国家的城市(另一个是德国),四十多年前建立了姊妹关系,因此人们用大树把两个柱子连在了一起,寓意姊妹关系永远长青

image

vahid照相

image

另一个角度看着似乎 是 镇政府的房子 一位自行车选手经过我们

image

大树下,一个老奶奶正坐在椅子上乘凉

image

教堂旁边的一座雕塑, 天使来了

image

一座不显眼的房子内,我们看到了两个雕塑,两位工人正在给葡萄剪接,就是用剪刀把不好的葡萄弄掉

image

那是真的葡萄枝,不过葡萄张的很小很小,圆圆的直径不到1厘米,而开始看到放在温室的葡萄都差不多成形了

image

路过一家餐馆,吃了个Durumu继续上路,看到小镇正在举办有趣的沙滩排球比赛,很热闹啊,运动员都赤着脚在沙滩上,还有穿着蓝裙子的女拉拉队员,裁判高高在上

image

这个水车有5百年的历史了,最初用来碾磨麦子的,现在还在工作,用来发电。水是来自上游的一条小河

image

走上小河旁的堤坝,看到小河另一边有一座小牧场,正放着羊呢,右侧的一只从羊圈懒洋洋的拖着步子,羊舍中的阴暗角落还有一只

image

小镇的游泳馆,热闹的不得了,好多的孩子,家长们就在外面等着,聊天

image

在游泳馆旁买了一个雪糕,有三层,老板娘很好,给我们特别的满,压得实实的,吃的后面要撑死了,雪糕融的比我吃的还快,一会儿满手都是粘达达的冰淇淋,seena说我不会吃雪糕,屁

image

vahid,除了帽子,相机,又多了一个雪糕

image

来到一个小学,除了我们没有别人,小学的这座房子看着有些破旧不堪了,毕竟有百年的历史。 草地上有小孩子课间的活动器材,我们在上面根本玩不来,草地上还留着一个足球,和vahid玩起来射门游戏,我踢给他,他踢给我,我的点射技术很差

image

玩的一身汗,水也喝光了,燥热,干渴难耐,走到了下一个车站,旁就有个小泉孔,不断的冒着水花

image

image

冰凉凉的水,在这时候比什么都要珍贵,轮流用水擦洗胳膊,脸,装了一水瓶的水,看起来透明干净,管是不是干净,喝了再水

image

一家修道院前,现在房子被改造成了学校

image

一片的麦子田,这才是乡村的感觉

image

麦子田包围在一片小白花中,远处的村庄

image

image

麦田旁的一座小房子,三角形的花坛

image

不少的房顶上 已经覆盖了成片的太阳能板子,仅仅露出屋顶的小窗户

image

seena知道一家酿葡萄酒的地方,正在活动,免费喝一两杯小葡萄酒,来到门前,一个超大的酒罐

image

进到小酒馆的内部,墙上是一片玫瑰花

image

到了酒馆,上面是酿葡萄酒的过程

image

同时也是一家小酒馆

image

各种品质的葡萄酒,从2欧到10欧的酒

image

店主正在和一群宾客讲解不同的酒,都是一些老人们

我们还是没有喝到酒,因为来的太早了,只好作罢

后记:

超级疲惫不堪,后面的旅程,每坐上汽车到下一站就要忍不住要睡着,都是他们把我敲醒,车站等车,座位被太阳烤的烫手,但是还是累的坐下来,闭上眼睛睡一会儿。回到布鲁塞尔,又到了seena家,他那有一沓的旅行指南,我们讨论下次到哪里,我看着看着就要打瞌睡

回到家,准备晚上参加jordi的farewell party,结果躺到床上一睡到了半夜,没有地铁和汽车,只好说对不起了不能去了..把床搬到窗户旁,看着天上的星星,慢慢又睡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