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早就醒来,着急于给ajit准备的bio,不知为什么到关键时候就会脑袋那么沉,特别嗜睡啊,不一会儿又经不住爬到床上,闹钟响了好几回,还是赖到了last minute。‘冥想’的时候脑子也有了大纲,爬起来很快写完了bio,刚一发出邮件,ajit马上就回复了,这时ajit也正在eurostar上,从伦敦来到布鲁塞尔。

Kevin今天在学校做他的毕业设计,发短信说正在看一辆electronics car试车呢,我赶紧跑到k楼,一堆人正刚离开,看来试车结束了。据说这是一家德国的公司,外表上和普通的小汽车没有区别,但实质上它用电驱动,用专门的充电器充一次电要花上3个小时,普通的充电器恐怕就要一晚上,最高速度有200公里,能行多远我就没有听清楚,驾驶的速度对其行程有很大的影响,对于城市中的人们一般低速行驶,能有很多的续航时间,目前这车的主要客户是面向居住在城市中的人们,虽然2万欧元的价格对于这样的车来说是非常,极其昂贵,但谁能说的准未来5年世界将会有多大变化,我相信很快一个新的时代即将真正到来。

image

Kevin现在是在机电部做毕业设计,第一次进入机电部的实验大楼,各式各样的电机,机器设备,好奇的看着这个巨大的实验室,kevin工作的地方就在这里,做的是设计一个测试设备,用于测试汽车。

image

lab里放置着好几辆 卡丁车,kevin告诉我这些卡丁车是本科生的一个工程,真的很棒,本科生就能做出这样的东西

image

后面能清楚看到它的中枢控制和电机

image

我们提前出发到ajit要住的酒店,我本来还是指望kevin能识路呢,结果他连地铁站还没有我熟悉,开始我还挺自信连地图都没有查,…. 到了schman的euro commission大楼旁边,我们转了一个大圈子,直到弄懂该怎么走的时候,又回到了起点,庆幸我们离开的时间还算早。正在赶路,欧盟议会大楼前,碰到一个白发老人找我们说话,没在意还以为是找kevin呢,结果他是想找我说话,然后冒出一句中文,我一惊,告诉我他住在香港,澳门有18年了,能说普通话和广东话,闲聊了的几句,呵呵,有意思,就是还没有弄明白他找说话的目的是什么 ??

路上一直在给kevin想,到中国要注意的事项,什么过马路啊,充电器啊,坐火车啊

image

来到不远的另一个欧盟总部大楼,我们要找的酒店就在不远,和kevin谈到房价,指着照片远处的大楼,那里apartment的月租是2000一个月,真是够恐怖的。

幸运提前半小时到了酒店,大厅等了一会儿ajit,还是像会议的时候一样精神。他是这里的常客,附近的餐馆他都比较熟悉,选择是吃意大利菜还是印度菜,我还试过传统的印度餐,一定要试一试。酒店旁就有一家印度餐馆,超近,超惊叹居然就在我们十步之内就到达了

和ajit谈了很长的时间,也上了一些小菜,盘子上放着肉条,还有脆翠的薄饼,边吃边谈,聊了些当初的一些想法,对未来的一些设想,比我想象的要轻松多了,ajit这一个月去了加拿大好几个国家,会议和项目,我想他肯定到中国许多地方,意料之外他只是到过深圳,对于北京之行有非常多的期待,当然我也是。

很快那些薄饼和肉条就一扫而空,啊,天哪,我还在想不是吧这就是我们点的菜么,我还没有尝到味道就完了?这时,又换来了大盘子,我才意识到正餐现在才开始。我好奇又怕了正餐下来,ajit和kevin点了鸡肉的,就是红色的晚,我要的是beef curvy,都是要了带辣的。另一个碗中放着饼,就像西安吃的馕,英文的发音和同馕一样,还有米饭。一看到米饭我就想起筷子,没有筷子吃米饭还觉得挺奇怪。

image

我的那碗牛肉做出来就像中国烧制的牛肉那样劲道,kevin的那盘我也试了,不同口味一样好吃,最重要的就是里面的汤料了,用勺子把要吃的舀到自己的盘子里,用米饭拌着吃,或者拿着馕沾着吃,真的相当好吃。随说是带辣的,可是我一点也尝不来,要特辣的才算合格。

结束正餐,虽然没有到撑的程度,我基本上已经饱的很了,要了一杯茶,继续开始的聊天…

看看时间很快就过去一个半小时了,买单还说是AA呢,ajit坚持他掏钱,kevin和我都不好意思. 好吧,到了北京的时候,我会带他到一家正宗中国餐馆去。ajit晚上在议会有个演讲,他们的主题是对今后15年的发展进行预测,探讨。

和kevin赶回实验室都3点了,很饱

晚上都没有吃什么东西,不知咋的头觉得有点痛,猜是因为昨天晚上开着大窗户睡觉,头正好对着窗户,受了凉。打着小台灯,拿着法语书靠着窗子,这样看书的时光真感觉惬意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