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一到实验室,Martin说要注意窗子,下午会有大暴雨,我还不太相信,天气看起来特别好,温暖的阳光,蓝蓝的天空。

下午田明哥刚一过来,天空似乎就有异动,乌云开始密密麻麻覆盖天空,就那么几分钟,天迅速暗了下来,学校的路灯都亮了起来,风也变的很大,吹动不安分的窗帘,雨下了起来,那不是雨,是像台风一样的暴雨,赶紧关紧窗子,可是猛烈的雨还是能从窗子缝中渗透进来,一个人站在外面几秒钟就要湿透,在屋里看暴风雨倒是很惬意

给martin看了窗户不严的证据,是因为昨天回去的时候,他还有些怀疑我离开实验室没有关窗子,他的证据是有张纸打湿了,不过我敢肯定我绝对把窗子关上了,那张纸的事情我不知道,也不管。他那时也许还不太信,但今天他脸色好多了,没有那么多怀疑,切..

image

我们还正在焊接那两块板子,好久没有接触过板子了,看到那些原理图还好,不过模拟电路图我就傻了眼,觉得缺零件了,找到martin给我仔仔细细的讲了一遍,结果是没有少零件,那几个就可以了。好,田明哥过来给我示范焊接,两年没有动手了,跃跃欲试焊了好一些,开始马马虎虎,后面找回感觉就越来越好了,有几个大个的点好难弄,搞的像一坨,最后还是田明哥给我收拾烂摊子。

总算是把板子的东西弄好,最后的事情就是下周连线测试了,首先是我能把系统准备好。

回到家,看到窗户大开,走的时候没有打开窗户来透风,感觉不好,摸摸窗子前的床,湿了一半,:(

还好,还好,另一半是干的,不然就死了。晚上斜着睡,脚架在了小桌子的抽屉里,相对已经够好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