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一出教堂,迎面就是一个旅游火车,细一看,火车头是由汽车改装的。 好长一段时间我还以为它是走在tram的轨道上

image

消防车参观 没有细看

image

Justitiepaleis‎ 就是前方不远,这时候看右侧空中一个穿着消防服的游客正从楼顶一点一点滑下来,可慢了。

 

image

image

正走了出现一只游行队伍,里面有老人,有小孩,穿着比利时3色的服装。 后面的是一个高跷队,一般都有5,6米那么高,里面不乏小男孩和小女孩,踩着高跷表演,录了很长一段

最后到达波拉尔广场,这个广场现在已经成为了警察的演示区,警车,模特车,直升机展示,还有警犬的表演,广场中心竖立了无数的小帐篷,专门的警察讲解各式各样的知识,以及宣传。

但是最让我们看得过瘾的就是叫 Death Ride的一个项目,任何一个人都是免费参加,拉着滑索从大楼的楼顶滑到底下。田明说做不,他这么多年看了多少次,就是没有做过,那我们就玩吧。 刚一开始排队的时候,我们前面大概有30多个人,加上楼顶的那就有40人了,即便如此,还是需要等待很长的时间。可是我们认了,往年的队伍更长,甚至需要等上3个小时才能轮到你,今年看起来似乎好多了。

在旁看热闹的人比真正玩的人要多的多。

image

现在一个小女孩正从楼上滑下来,地面上的左侧的一位警察正在准备拉另一条绳子,在快下到地面的瞬间制造缓冲的阻力。地面上同时还有两块软垫子做缓冲。

image

绳索一段被系在楼上,而另一端则是靠面前的这辆装甲车来固定。

image

楼顶有两名警察在协助游客穿戴护具,无论从下方的哪个角度看他们,都觉得他们是一点保护措施也没有,有些胆战心惊。

等待的时间不一定是很无聊。

第一今天天气凉爽,原以为要来的一场暴雨没有下下来。

第二,有纪念碑的遮挡,虽然不能完整的看到警犬-黑贝,抓犯人的过程,但是很长的时间都是听到那两只黑贝在叫,有时看到表演结束,那狗还咬着护套不松口,演犯人的大叔苦了。有时候,天空还会俯冲一下警察直升机,俯冲然后又上升,我怀疑这是表演之一,还是给阅兵仪式做表演的呢。

第三,开始等待看着他们,我真的有些心虚,是在害怕。等待时间长了,那份害怕也就消磨殆尽了,剩下的只是看着其他人在空中的表演。最大的乐趣是看着不同的人在空中滑行的姿势,尖叫的声音,以及坠落到地面的姿态。千奇百怪的动作,有时候会心蹦起来,有时候搞怪的姿势则是要笑死人。

一般是两只手要同时抓住带子,如果一只手没有抓牢就会导致失去平衡,然后人就是在空中打转转,甚至绳套打结在一起,最后停在半空中下不来,看着那些人高高的挂在空中那有些无助的样子,就笑不止了。

有些胆大的小孩,充其量10岁,就一个人从那么高的地方俯冲下来,但大多时候毕竟个人体重不足,也会还没有落在地面上就停住,这是就需要靠警察用另一条绳子拽下来,离地近的直接就拉着腿一点一点拖到地面上。

当然等到那些吨位大的人滑下来的时候,相反的,他们会一直滑到地,如果速度快没有把握住平衡的话,结果就是一屁股坐在地面而不是软垫上,闹出笑话。

在脚踏出空中的那一刻,认为是比较凶险的,有个人跨出去那一步没有弄好,就是滑倒。那后果是一屁股做到房顶上,那一跤下面的人看的都不尽要叫起来,想必屁股一定摔的很痛拉。

下来一般两种姿势,一种缩着腿向下跳,一个是伸直的脚顺着屋顶滑行的,女生刚一开始都会缩着腿,迈几步跳下来,然后爽亮尖叫的冲下来。

父子两个一块冲下来也很平常,孩子一般都5,6岁大,中国的家长可能都不太敢这样吧。

image

等了一个半小时的时候,已经快4点钟了,回头一看好几架飞机冲了过来,大概是最先注意到这个的。那是阅兵的飞机,飞近的时候,飞机喷出上不同颜色的彩条,非常漂亮,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阅兵的飞机。后面还有好几个的梯队,直升机梯队飞的最慢,还有轰炸机梯队,大型的轰炸机,最后是一架普通民航,反正我认不出来。

image

终于轮到我们了,警察示意我们一块进去,我和田明哥是最后两个。我们来到不远的一块空地,警察把护具和帽子穿在我们身上,紧紧的拉着身上的带子,下身还真有些痛,难道就是那些女孩子尖叫的原因么?

image

我已经穿好了护具,警察大叔还在给田明哥戴帽子

image

一位女警径直把我们带到大楼里,现在看到的是另外一座供小孩子玩的。首先攀登上去,然后再滑下来。

image

我们走向电梯

image

这时候我们站到了楼顶,田明哥用他手表一量,我们的高度是135米。俯视广场,正面悬挂比利时旗帜的大法院,还有左侧一排警车和警察帐篷,中间的直升机,以及最右侧的纪念碑。

image

再往左边一看能看到两辆tram

image

左下角能看到排队的人群

image

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准备一起跳下去,两位警察正在帮助他们检查装备。右下角的小女孩最后怯场了,本来要和同她一起来的男生一起下去的。男的大吼一声跳了下去,他也是太害怕才叫的,弄的我们都笑了起来。如果那个小女孩闭上眼睛,就这么一跳,也许就下去了。

image

田明哥在我前面一个跳下去,这是下去前最后一张照片。根本没有看见他是怎么下去的,那时候警察正把我拉上到屋顶垫着的一个箱子上,检查装备。站到那个箱子上,和站在屋顶有护栏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在箱子上,直接就看到地面,看到要走的倾斜的屋顶,那时意识到要真正的准备跳了,不是看着别人跳,是别人看着我跳。

警察把我的护具的带子勒紧,要求我两只手紧紧抓住两个绳扣,然后让我自己从屋顶斜坡上走下去。我慢慢的走下去,还好没有特别的心跳,没有发抖,就是祈祷在屋顶斜坡那里不要滑一跤,不尽会屁股疼,还可能让后面的滑行转圈。

幸好一切顺利,从双脚离开屋顶的时候,看着滑向地面,一丁点紧张带出的激动,我的姿势很好,没有打转也没有倾斜,滑到一半的时候,我想应该可以笑了。(当初我曾想在滑行的时候打开摄像记录这过程,但是因为双手都要拉着绳扣,而且我认为警察不可能让我这样做。但是过程一样很好)

落在地上的时候,我缓冲优雅的向前跳了一小步。警察问我感觉怎么样,相当好,很刺激。听说田明冲的太快了,在空中打转,可惜我没有看到,太可惜拉,:)

image

一下来,照的一张。有了这次过程,这次国庆也算没有白来一趟,满足了。

image

展示的直升机

image

纪念碑

image

来到帐篷区,一辆警察中放着特警常用装备,来福枪,轻机枪,还有防弹衣旁立着的枪,印象中是FN P90LV单兵自卫武器

image

image

一堆孩子要上警察汽艇上看

image

还有防爆车,车头上方两个高压水枪

image

墙上雕刻的两个威武的士兵和五个警察

image

还他们靠在墙边休息 只不过是一位他们的坐骑被小孩当成的玩具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