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t终于想到我了,只是因为要准备考试而已,一天把最后的版本赶出来,想讨价还价,随便把另一门也用这样工程的方式代替。中午见到irene,聊了一会儿,她觉得不太可能,说bart太顽固了,我不太会成功,即使有很算好的筹码。没想到到了办公室,还是乱七八糟的桌面,书摆得桌上到处都是,更不能忍受的就是电脑桌面都是密密麻麻的文件堆满了整了屏幕,把我看得难受死了。最后的作品演示了一遍,他觉得还不错,鬼晓得他心里打什么算盘,从来都不怎么表现出来,看得他那张脸就让我沮丧。和他说道半天让他对另一门也改成这样的方式,他就是不肯,然后讲道理,啊,虽然这样不是很好,但这就是学校的规定,所以….. 妈的,真的让irene说准了

最后又花了一刻钟问我有没有选promotor,我没有告诉他,就说还没有考虑这事,他好心的提醒我要快点找了promotor,切,什么意思。我反正是不想选你了,一天跟个闷葫芦,一点也不管你,花了那么多时间做东西,没有报酬,还连句好话也没有听到,真是够让人郁闷了,这简直是压榨呀。磨不过他, 不修边幅的家伙

出来就跑到小兰的办公室坐坐,解放一下心情。她还正看HMM的东西,好多都忘记了…硕士生,因为天天都要面对着考试,压力总是感觉很大,哪个人一想到考试就要烦死,我从小就对考试恐惧,学校生活,考试就是我最大的梦魇。看到博士的日子,总感觉压力会小一些,至少很长一段时间会是这样,但看到小兰有时候也要为对付那些不知边际的东西而发愁,每个人都想跑出现在的围城,然后又进入了下一个围城。

昨天就偶遇Maaike下班,就告诉我九月有个欧盟和中国的项目,到时候会有100多个中国学生会过来学校,100多个,吓死人。我在学校见过面的也不过十几个而已,冷汗… 今天小兰也确认了这个消息,的确100多人,都是从中国驻欧盟办拿钱,从1000-1600。小兰他们是从比利时大使馆拿钱的,一比就少多了。那些人一来,我就是学长了,嘿嘿

楼上看到martin今天心情好多了,匆匆路过办公室,抓着我聊天,irene到他办公室的时候,也是这样。这样的人,承受力很强,我就知道难过只是会很短暂,马上又会和没事人一样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