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国庆,没有什么感觉,没有当初来的那种感觉了,除了忙眼前的,什么也顾不上

刚到实验室一会儿,刚进入做事的状态,就听到什么警铃响起来了,然后就看到christopher和唐燕姐,都开始穿上外套,说去喝咖啡。是开会么? 开会要响警铃么,我满脸疑惑…

这才知道是火警响了,要疏散人员,所以的门都要开着,好让别人进入检查,因为电梯也停了,我们只有从顶楼10楼开始一层一层向下走。开始还以为只是我们这一层疏散,当看到每一层更多的人加入我们的时候,这还真是个大警报啊。Christopher腿刚做手术,最不好的运动就是爬楼梯了,每走一步他说都要疼。

警报的声音真是刺耳,路过警报要掩着耳朵,比家里的烟雾警报器真是强10倍,到了楼底聚集了很多的人,多是学生,他们大概是最高兴的。

虽然说是有火,但是没有人能确定哪里发生了,不知道大楼有没有能准确定位的设备,这就是为什么未来需要部署很多传感器到我们的环境中,实时发现情况,在安全,节能,绿色都有潜在的用途,这也是我毕业设计要做的。不过话说回来,即使知道哪里有火情,这样的紧急疏散也是非常必要

真不知道为什么连餐厅也连累了,虽然它们两座楼不是连在一起。我们几个只有跑到更远的地方去喝咖啡。女生请客!!!

喝咖啡聊天,唐燕姐谈到几个她知道的中国博士,其中一个现在是在USA的教授,原来是在meesman手下读的博士,很久以前的事了。话说还是九十年代初,那姐姐家庭背景还硬,父亲是将军,哥哥现在说不准也是将军。Meesman当时正在荷兰,坐着公共汽车在路上,突然车子半路停下来,上来一个中国女孩,对着他说:你好,robert,我想读你的博士。 这情况遇到谁都不懵了,这谁呀,还认识我?一见面就要求我收她做博士.

那姐姐要来国外读书,要找个学术很厉害的导师,翻来覆去就看上了meesman。不过这种劫车找人的方式还真戏剧,一般人谁能这样把一辆行驶的车突然叫停,有点带威胁性质啊。不过那姐姐确实是超聪明的那种人,Meesaman考验了一下马上就收下她了。于是Meesman来中国,都是警车开路。

还有个挺漂亮的姐姐,在德国一个敌对的实验室里,现在在USA,另一半是个playboy,于是离婚了还带个孩子,生活艰难啊。唐燕姐说,这种事就要教育那些新来的女孩子,终身大事要慎重,学业为重,而且要孩子千万要慎重,慎重

Why why I am not so unsure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