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说,不管如何,活着回来,就行了. 我觉得这就是这样

笑着,幻想着说,要是回去该带些什么礼物呢?我也想过,不过后来忘记了。现在只知道,首先把一个完整人带回去,就已经很多了,这是最大的礼物,看见和看不见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东西。再次,用光鲜的衣服掩盖住伤疤,至少要让自己看得顺眼一些。最后,用经历填补空虚,我的经历还太少了,太少了,不免让我又会觉得失落,需要去做那些一直想做的事

If You Only Know What I ‘ve Going Through

47913_104758722918270_100001524282851_39720_7687522_n

VISIBLE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