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Christopher早上总是很早,第一个到实验室开门,所以我也能准时在九点钟来实验室,大家都能在一起工作而不是每个人单独一个小间,我觉得更有人情味。

学姐推着自行车进来,带着一个保温杯,给每人了倒一杯,其他同事都很感兴趣的喝着,赞美有多么好喝,学姐问我要不,我想是咖啡就不要了,但实际上那是学姐在家做的鲜豆浆,大喜,倒了一杯子,虽然没有加糖什么的,但是喝起来非常的鲜美,来这就没有尝过这个,最后还给发了个墨鱼仔,国内带来的小吃,ink fish 和 black bean,在家不常吃这种东西,不过也能吃的习惯。 Christoper喜欢吃,但却闻不惯那种味道,Christian一点都不喜欢这种东西。学姐说对了,其实并不是我们想象中每个老外都喜欢中国菜的。

下午6点又到小兰家搬东西,又是全体出动,尚大哥,凤娜,范平姐。上次基本上都搬完了,只是因为后来房东又给了一些家具给她,有个原木餐桌,组合式的,还能展开,几个椅子,还有个沙发。我真想要那个沙发,可是有人占了。

S73R4904

运动场上有很多人在跑步,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周末的马拉松在做准备

1

场外,坐在草坪静静的看着。大学时也喜欢一个人这样

2

进入夜晚的前一刻,彩霞映着蓝蓝的天空

拆餐桌的时候,桌子里跑出了好多的虫子,比蟑螂还恶心,估计这个虫子喜欢生活在潮湿,阴暗的环境。地板上后来爬着到处都是,特别是墙角,恶心的我碰桌子都小心翼翼,终于明白原来婷婷说原来来看到虫子,就是这个鬼东西。

最终我们拆了桌子,搬下了楼,放到了超市的板车上。拉着车走在颠簸的石板路上,感觉总是有路边的行人在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们,也许这只是我自己的错觉罢了,但这种感觉很讨厌,让我觉得好像低了那些人一等。其实没有钱就是这样,请搬家公司搬可以要花几百欧的,怎么说这样都值。

第二次搬的时候,小兰和尚哥在家里做饭,我,范平姐帮着凤娜拉着另外两个柜子到她家,她家二楼有个小伙在窗户口看到我们,主动下来帮忙,于是我俩一前一后把这大家具搬到凤娜家,他不太会说话,但心地很好,很壮实,有肌肉。凤娜家是个小studio,但是很新,特别是有个电视机,能收到CNN,BBC,电影频道,各种法语台,把我看得眼馋死了。我也想要有个电视就好了。

回到小兰家时都十点多了,他们俩把饭菜都做好了,一大堆的菜,香喷喷的。这次小兰是把所有的家当都拿出来了,什么干货,调料,粉条,腐竹,大虾,鱼,蘑菇,除了菜,还有大火锅。不仅是饿的不行,而是很久没有吃这么多好的了,很尽兴也同样撑的不行,能记起最像样的上一顿是在田明哥家。

S73R4935

菜就放在新饭桌上,因为饭桌很大,小兰说以正好以后可以聚会用,没想到这么快就用到了。这么多的菜,除了一个其他都是尚哥做的,一直听着传说,今天终于见识到了,小兰只是在打下手

饭桌上,一直拿着小兰把椅子坐塌当笑料,那个坐塌的椅子就摆在门口哩。今天出的大事就是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给了刘晓波,中国人民一直盼着能有个诺贝尔奖,现在终于有了第一个真正属于中国的诺贝尔奖,感觉起来怎么这么酸啊,复杂,矛盾都集中在一起了,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还是让未来来给它下定论吧,不过敢肯定的是,大陆不会报道这个消息

回到家,婷婷还做了很多的菜,这才想起来,太惭愧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