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制造业或存定位错误

郎咸平称,TCL收购阿卡特、法国的汤姆森,明基收购西门子的电子业务,他们希望利用廉价劳动力,以及品牌战略取得国际化成功,可最后还是垮台。“因为廉价劳动力、品牌战略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走入‘6+1’整条产业链的高效整合。”

关于“6+1”制造产业链,朗咸平是这样定义的:产品制造、产品设计、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批发经营、终端零售为产业链的7个部分,产品制造为“1”,而产品设计、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批发经营、零售等为“6”。

例如浙江生产的芭比娃娃出口价是1美元,出口到沃尔玛超市后是卖9.99美元。这将近9美元的差价,是整条“6+1”的产业链所产生的。那么,对于芭比娃娃中的“6”都被美国掌控,它可以在整条产业链中收回9倍产值,甚至利润率达到了30―40%。而且浙江制造业者们又没有定价权,无法提价。

世界知名服装零售商ZARA仅需12天的产业链生产周期相比,他们间的产值成本相差90%。ZARA80%的产品生产在欧洲,一个没有中国劳动力成本、没有品牌、没有技术或产业升级的公司,生产加工水平甚至远远比不上浙江同行业水平,但他们对于创造力的理解是,放弃创新,产品才会时尚;放弃创新,做市场的快速反应者。

郎咸平认为,“我们不是靠磁悬浮,而是靠思想,抛弃旧方法,做产业链的整合、贯穿。广东的服装产业链生产周期现已从180天降到了15天,华为、富士康都是目前做‘6+1’高效整合比较成功的模本。”

郎咸平呼吁地方政府大力推动龙头企业,因为做产业整合不是谁都可以做的,只能让当地的龙头企业来做整合,使六大环节的每一项纵向贯连,从而带动当地其他企业做“6+1”的高效整合。即使企业过小,还是要靠政府来做“6+1”的整合。

“那些流入中国市场的热钱,真正目的是席卷中国的制造业,为他们‘6+1’高效整合服务。总之,现在要积累资金,准备过冬,现在已是秋天。我只能告诉你,今天会比明天更好!”郎咸平说。

 

 

郎咸平:中国制造业的大危局

当你仰望蓝天,你会发现今天的天空和过去不一样,上面翱翔着两只秃鹰(The Bald Eagle)。它们从高空冷冷地看着你慢慢流血的身体,一旦你露出弱点和疲惫,它们就会一啸而下,把你吃得干干净净,尸骨无存。

这不是一部西部片,这是今天的产业链超限战(超越实力局限和形式制约的战争)。目前国际金融和产业大鳄正是通过这种手法,席卷全世界资源,使全球通货膨胀,造成各地社会的动荡与不安,这就是财富的原罪,郎咸平眼中中国制造业面临的围城困境。

世界也许真的是平的。这两只秃鹰在全球版图上呼啸而过,在它们强有力的控制之下,中国制造业每次通过浪费资源、破坏环境,辛辛苦苦创造1美元价值,同时就要为美国创造9美元的财富。我们越拼命地流血制造,它们就越加富有,而这两只秃鹰的控制力量也就更强。

这两只冷血秃鹰,一只名为产业资本,另一只叫做金融资本。它们联手占据着整个产业链的高端,而将大量低附加值的制造部分丢在中国。从头顶俯冲而下的鹰爪,让我们从所谓“制造业大国”的自我麻醉中惊醒过来。随着全球性“产业链超限战时代”的来临,底端制造部门的生存价值被进一步压缩,中国制造业正面临着前所未见的大危局。

鹰翅下的秘密要看到这场大危局的真实破坏力,必须看清秃鹰控制的食物链,也就是究竟谁来掌控整个全球制造业产业链。

整个制造业产业链并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生产过程,以芭比娃娃为例来分解整个产业链。广东东莞地区生产的芭比娃娃出厂价为1美元,最后在美国沃尔玛零售价格是9.9美元。这些东莞企业主们付出浪费资源、破坏环境、剥削劳工的惨痛代价只创造出1美元的价值。但是最后产品的零售价却是接近10美元。这中间9美元的价值去了哪里?

这9美元就是两只秃鹰鹰翅下笼罩的秘密。通过这两只秃鹰,9美元的价值几乎最终都流向了一个地方,那就是两只秃鹰最终的主人――美国。

显而易见,底端制造环节相对来说是不能创造太多有用的价值,只能创造血淋淋的芭比娃娃。美国通过这两只秃鹰在全球配置它的国家战略,把制造业产业链中价值最低的部分丢在中国,因为它知道这部分产业链几乎没有价值,而且会破坏你的环境,浪费你的资源,利用你的廉价劳动力。

真正创造9倍价值的是什么部分呢?将整个制造业产业链分解为“6+1”就可以看得更加清楚,“6”是大物流环节,“1”是底端制造过程。大物流环节又细分为六大部分:产品设计、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批发经营、终端零售。这六大环节才是真正能够创造9美元价值的产业链,也就是两只秃鹰牢牢掌控的产业链部分。这就意味着,我们通过流血制造创造出1美元的产值,就同时替美国人创造9美元,我们创造10000美元,就要为美国创造90000美元的价值。只要中国不停地制造,美国就会越加富裕,这才是美国的国家战略,令人毛骨悚然的超级国家战略。

在这个全球产业链超限战时代,中国人掌握了1,而美国人掌控了6,这就是目前不合理的国际产业链分工现状。这犹如一条魔咒,在这条秃鹰看守的产业链上,中国的企业主们辛辛苦苦、日以继夜地创造出的财富,被源源不断地从制造业底端向高端输送。不改变这种产业链格局,中国制造业流血制造的宿命就不会改变,不仅有流血的芭比娃娃,还会有渗血的运动鞋,带着骨髓的牙膏……

秃鹰洗劫这两只秃鹰在天空中尖啸着滑过天际。在资本逐利的原罪驱动下,它们对全球的资源和企业按照国家战略进行最优产业链组合,一旦锁定目标,就呼啸而下对中国制造企业进行轮番联合洗劫。

青岛啤酒一直都被认为是令国人骄傲的世界名牌,但它明天是否还属于中国将是一个未知数。

1993年青岛啤酒上市的时候,由于管理层偏信于单纯做大做强,四处扩大兼并。到2001年净利润率从12%跌到3%,负债比例高达89%。无奈之下发行了14亿的可换股型债券,结果美国安海斯-布希国际公司一口气全部买下,并在第一时间全部都换成股票,摇身一变成了青岛啤酒的第二大股东,实现了对中国啤酒龙头的战略控股。

虽然目前来说,青岛国资委仍然是控股30%的第一大股东,但安海斯-布希国际公司控股数量已达到27%。显然安海斯-布希国际公司现在还不想引起注意,正在小心地潜伏。如果某天它在战略上需要浮出海面,控制青岛啤酒,它可以很轻松地在H股市场上再买回4%以上的流通股,那么从此这个百年品牌将不再属于国人。

美国安海斯-布希国际公司就是天上翱翔的第一只秃鹰,它就是产业资本。它的战略就是乘人之危,一旦抓到手里就再也不会松开。

然后再看另一只秃鹰的本领――金融资本。从2004年美国凯雷基金对徐工开始围剿,几经交手,徐工差点被卖给凯雷。虽然当时徐工的净资产为负数,但凯雷基金看中徐工的不是净资产,而是这家企业的永续经营能力。如果徐工一旦被卖掉,凯雷基金马上可以重组打包后,以上百倍的价格再把徐工卖出去。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