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ID这个鬼事一直弄的我精神衰弱,先是苦苦等待学校的注册信,天天跑去询问,然后就是等待比利时大使馆开证明,直到上周才搞定,一从英国回来就在家整整守了两天,DHL才把东西交到我手上。原来想都没有想这个事情有这么复杂,麻烦

我开学时提前和commual预约了两次,而第一个预约的时间正好赶上牛津的会议,第二次的预约就是为了保险,幸好有田明哥的提醒,我才会预约第二次。不然,如果第一次预约我没有去,重新预约就要等到12月份了,那时候什么事情都晚了。

昨晚田明哥又提醒我要带好哪些东西,不然我去了还得跑回来,什么ID,financial document, registration letter,academic report, 17欧 等等都要带上。这个事特麻烦,所以就要多问啦。

早上还想着提前到commual去,到学校过红绿灯遇到一个中国女士,从瑞士日内瓦过来,到这儿参加一个法律会议,也要做演讲,她开会的地方在D楼,正巧我也要去D楼盖章。到了D楼连一个会议的标识也没有,是我都难找,连info的工作人员都不清楚有这个会议。但幸运的是,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听到info前另一个女士说准备会议早餐,一了解就是这个要举行的会议。任务也很快完成,临走前,她很客气给我一张名片 – 中国驻WTO代表团, minister counsellor 总理顾问。 这个头衔可真是大啊

得到co – summit 的邀请信, 26,27号在根特。一看日历是在下周的周三和周四, 烦躁啊,难道我又要翘课了,这学期真是乱透了

晚上跑步,还挺冷只有7度,但天气好多了,又能看到星星和圆圆的月亮. 耳机杀手又毁了一个耳机

晚上还有蛮多的事情,洗澡放松一下,所以洗了半个多小时,弄得热水都没有了。我不知道婷婷一直在外面等着洗,没有告诉她水变冷了,结果可想而知。把她冷的要死,唉,我并不想笑的

I am a new soul.

I came to  this strange world,hoping I can learn a bit about how to give and take.

But since I came here, felt the joy and the fear,  finding myself making every possible mistakes…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