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要到老聂家聚餐,上周大家来我家吃饭,而我正在刚到英国。今天小婷,小旖参加ESN去列日,把采购的任务交给我和厨子了,记得要多买辣椒,我也好想回味吃辣椒的感觉

中午12点一出门,空气凝重,老天似乎要变脸,一副要下雨的样子。地铁站见到老聂的时候,他带着帽子从远处看一身黑,全副武装,身上裹得严严实实,我开始还以为带帽子是为了防寒,后来他才告诉我昨天wei ran给他理发了,可后面自己修的时候,冷的一哆嗦把前面剪缺了一块,有的不好意思见人所以一直戴着帽子。觉得没有那么严重,要是不提醒我绝对是看不出来的。

侥幸心理想不带伞的,可一到牛市,外面就稀里哗啦下起了小雨,还伴随着冷风,阵阵寒意侵袭身体,滋味还真的不好受。虽然衣服防雨,但早早就把帽子拆下来,走一会儿头发就湿透了,早上头也白洗了。除了咒骂几句这糟糕的天气,重新来到牛市还是让我挺兴奋的。刚来比的第一周,就和尚明哥到了牛市采购过,鸡蛋,肉。而之后每周末总是出去玩或者是做事,也就再没有来到过牛市了。

老聂对牛市比我熟悉,我就跟着他,买到2公斤的牛肉和猪排,比超市是便宜多了,还有很多的小辣椒,这些能让我们支持一阵子的了,老聂他们不能吃辣椒。老聂还买了一斤猪肚,说晚上做给我们吃,原来猪肚是猪的胃,第一次知道…

S73R6319

S73R6322

S73R6323

水果摊

S73R6325

卖鸡蛋

S73R6330

鱼 虾子

S73R6328

正上方的鱼块像是大马哈鱼, 我们都不会杀鱼,要不然就买条鱼来吃吃

回到我家收拾了一下,拉上一些盘子和碗就直奔老聂家。他们家确实很传说的那么冷,暖气系统很陈旧,要烧气所以非常麻烦。老曹今天特意去买了一个电暖器,说以后给儿子用,说的那样子真可乐,我都笑坏了:那可是你老子千里迢迢从比利时托运过来的。

尽管关了门,打开了小暖气,家里热的还是很慢,这屋子就像南方的冬天一样湿冷。我蜷缩着在沙发上睡了一下,手自从出门就没有热过,越来越期待晚上的火锅了。老聂是大厨,厨子从来都名不虚传,我这个帮手也不一般,花了老长的时间在歇斯底里的切牛肉,从来不知道牛肉这么难对付,特别是那牛筋,我们用的刀不是刀,更像两把小匕首,这样难度又高了一成。秋然早就过来帮忙,但是忘了带锅又折回,所以我和老聂从头忙到尾,我以为这次我是来吃的,没想要做这么事啊,不过忙忙就不感觉冷了。

中午没有吃饭,所以饿的我在老曹和厨子家到处翻吃的,找到了大包干面包,给我吃了有一半。到了7点,老聂的辣椒炒鸡胗也出锅了,老曹也把其他的人也都找到了。很搞笑,老曹问:‘你们在哪里啊。’那边说:‘我们在什么什么一颗树旁。’ 这么多树,找起来可就….

这堆人估计也就我和婷婷能吃辣椒,我吃得欢快淋漓,满头大汗,特别的畅快。其他人吃了一口就说辣,我已经很对的起大家,才叫厨子放了2个半小辣椒。后来婷婷突然发现为什么我从小脸上都不长痘,是因为脸上特别容易出汗,毛孔不会堵塞。他们一直在说重口味,最后我才理解重口味是指什么

231020101334

在做辣椒炒鸡胗 这次厨子可以考虑重新进入 厨艺界

后面又做了猪肚,吃起来很好,就是闻了有点点味道,饿到那时候也管不着了,秋然也做了炒鸡蛋,一放下就没有影子了。老曹买了香槟,大家在一起干杯,体验到家的感觉。魏ran 和 秋ran 是第一次见,说话大大方方,再加上厨子另一个搞笑的绝活,气氛是如此的好,笑声不断。

231020101335

我们的餐桌 以及酒水

重头戏是吃火锅,但也最曲折,秋然带了两个大锅放在电磁炉上都不能热,只能用手掌大的小锅,大概是和锅的材质有关,必须是铁的。于是我们只能围站在桌子旁,边做边吃,吃完了再放。魏ran,婷婷,老聂用电饭煲来做火锅,于是吃火锅变成了两桌人,听起来人数还挺多啊。火锅我们放了2公斤牛肉,其实只吃了一半多,还有冻豆腐,木耳,白菜,银耳,土豆,香菜,‘豆腐片’,南方酸菜。可能开始吃了很多菜,吃火锅很快就觉得饱了,肉吃了不少,直接就开始嚼香菜叶子。

结束之后,小旖出去。剩下6个人玩杀人游戏。我第一把就是杀手,表现不佳,一轮就被所以人看出来,被问了两个问题,不痛不痒。看魏ran 和 秋ran 比较厉害,婷婷也异军突出,我被外表给骗了。后面问的一些问题就没有太多八卦,比如 你上一次流泪的时候,大家以后的打算,每个人都开始抒发心底最深处的情感,在思考…

离开的时候到了12点多,雨还是下的很大。有种冲动想在雨中走走,并没有感觉很冷,脑子反而清醒很多。

出海的船,总是要不断的经历风雨,此刻很舒畅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