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四点,滴滴答答的又是一个有雨的冬晨,窗外依然那么平静,除了刚刚开始下起的小雨,这个世界还在沉睡中。街头拐角的路灯那么亮,都分不清白昼和黑夜,想起家周围那些昏黄的路灯,没走几步就又跑进黑暗里了…

真是奇怪,这一夜是怎么过来的,一晚上没有睡觉,也没有一丝困意,本来就不会熬夜,放在平日11点就要倒下来了,可这两天还倍精神。这几天一直在加速军备,为了能在11月到来把项目消灭。虽然离项目交差的日子还有两个多月,但是真正算上其他项目,课程,考试,毕业设计,会议,回家等等一堆重要,不重要的事情,两个多月的时间其实也只有两天那么多,只能一路上用跑代走,好在效果明显,所以就这样勇往直前了。从英国回来,所有的出游都取消了 Dinant,Hoeilaart, Huldenberg & Overijse, Gent … 我只能眼巴巴的看的份。

下周一,二节日放假,看到好多人不是到巴黎,就是到阿姆斯特丹。不嫉妒,我的最大的期待就是能在开学前就完成。

除了我,我们这一个房子里人都度过了一个无眠之夜,早上旖同ESN出游了,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大概是要等早上的地铁,而婷晚上从房间里跑进跑出的,一会儿拖地,一会儿又在深夜起来刷牙,我还纳闷以为她早睡了,告诉我说失眠。让她试着听歌,看书的方法,结果还更加的精神。

刚刚跑去厨房把饭做好了,没有舍得吃,就拿批萨当早饭了,牛奶的热气给窗子玻璃罩上了一层雾气,这才意识到真正的夜晚是很冷的。

这一夜,世界颠倒了。在这样的夜晚,听着‘在世界的尽头’是那么有气氛

已无法回去的从前,为何总在我眼前回荡

让已憔悴的心,再次破碎。

我独留烦乱的思绪,在这让人悲伤的夜晚

PS 5点半,婷婷终于找回了睡意,恭喜. 我要去洗澡,然后继续。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