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兰想说什么,
首先你要理解以下几个观点.

你必须要理解外部环境对人起了多大的决定性作用。
一个人实际上是旧他的所见所闻决定的。
定义一个人的,实际上是一个人的经历。
人可以有无数的想法,但它的经历定义了它思考的范围。
人可以赞同或是反对他经历过的事物,
但对他不知道的东西是不会有任何想法的。
因此世界是抽象的,唯心的,
一样的东西在不同人的眼中是不同的。
当一个人生活在哪一个环境中时,经历一些事之后,
人其实是会变的,任何人都一样。

你要明白其实人的所有行为都是有理由的。
人每时每该都要做决定。
一个人的价值观实际上一在起作用,甚至在一个人不经意的时候。
所以有些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但熟悉的朋友知道他一定会生气的。
一旦你知道一个人的价值观在哪里,你就有方法可以影响他,改变他,利用他。

对人来说,不仅行为需要理由,理由本身也需要理由。
许多时候,并不是我们说谎,
而是我们的理由或是价值观是有层次的。
一些人可以为了朋友而爱钱,而爱朋友的原因可能是因为父母。
一些人可以为了钱而爱朋友,而爱钱的原因可是为了子女,而对子女感情深是因为对不起老婆。
我们面对太多的理由,有事业上的,有金钱上的,有权力,有感情上的,有心理上的,有哲学上的,它们常常彼此冲突。
普通人不原意直面这种冲突,生活中常常纠结。
而一些聪明人会将其排序,从一种理由支持另一种理由。
只有这样,人才能合谐,才能做事时有决断。
这就是一个人心理的层次。
一个人价值观层次,
一个人城府的深度。
然后从逻辑上讲,
如果理由需要理由,那么理由的理由又是什么理由呢?
因此这个问题是没有穷尽的。
所以不管一个人的心灵有多深,它一定是有限有界的。
他一定有些东西只能无条件相信和接受。
他不能质疑。
这就是
一个人灵魂的核心。
一个人的信仰。
一个人的定义,
在这一点上,
他只能对人言听计从。
用这一点来决定
是与错,真与假。

然而有悟性的人发现另外一层的问题
世界是存在的,
而真假和对错都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
因此人常常是在用一个抽象的东西来质疑一个存在的东西。
人总是这世界这错那错,
但实际上世界有什么错的,它只是存在而己。
是它不合我们心中的那把尺,
而每个人心中的尺不一样,这就成为世界上一切纷争的来源。

如何从这种逻辑中解脱呢?
可以试着以存在为基,改你心中的尺。
诺兰想到的,在片中有暗示,但并不完全接受。
诺兰问大家的其实是一个重要但又超出人类能力的问题。
大家不要把这部电影看成是一种幻想,
它其实是关于这个世界的一个寓言。
一个人被梦困死了,看似很奇怪。
但实际上是真实存在的,
我们为之奋斗的宗教和种种主义,说白了都是死人的梦。
这部电影,如果你想看明白,你就要忘掉表演,只记住逻辑。
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

当你从梦中梦中梦醒来的时候,
你怎么知道你是真醒了而不是活在别人的梦中呢

而对于一个人来说,
我们在成长中,
会不断的修正自己的价值观和层次,
我们也许会感到自己如梦初醒,从错误中解脱出来。
但你怎么知道你不是进了别人的一个更大的局中呢?
你说封建是骗人,那SHZY就不骗人吗?
你说美国的民主比中国的shzy好,那你怎么知道美国的民主不是局呢?
在一个人达到极限后,一些事的真假,人是永远不可能知道。
电影最后不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局,
而是最终证明了,真正的醒是不可能。
Inception并不是一部精彩而完美的作品,
但却是一部杰作,
因为它是一部有突破性质的作品。
它重新定义了电影的表达能力的疆界。
一些电影定义了感知上的美感。
一些电影定义了想象力的精妙。
而诺兰的片子,
是用一种严谨逻辑作钢筋作了一部雕像,
展现了哲学复杂和深奥的魅丽。
有人尝试过,
但更多是启发和说明式的。
诺兰是结构式的,证明式的。
所以诺兰的片子三十年之后也还会有人看的。
三十年之后,也未必所有的观众都能看明白。
在电影这门艺术上,他的地位己经确立。
如果不拿导演和剧本将,我就真不想不出什么本子能拿奖。
而演员可能有点困难,因为在这样的故事中,
不管如何努力,显得太浅,太简单,太单薄。
表现得再机智再有型,看上去也发傻。
其它的片子跟它相比,
虽然可爱有趣,但都像昆虫一样简单。
像穆赫兰道那样的片子,虽然也是迷一样,
但也只在心理学上玩玩,没敢碰这么深的哲学命题。
也许是美国的情况不太好,发现美国电影有点转向了。
己经一点点的开始思考了。
不再是简单的快乐英雄开PARTY了。
己经开始接触一些世界的复杂性了。
显得更有意思了。
有人问指环王为什么那么感人?
因为它说出了一个真理:
英雄其实都是痛苦的。
(补充说明:
我所说的不适合大多数观众实际上并不全是故事理解不了。
而是多数人可能从中看到的是消积的意义而不是积极的意义。
人是不同的,
一些人生活的动力是内生的,
一些人生活的动力是外在的。
当一片空荡的时候,
一些人是空虚和迷茫的,
另一些人则看到的是机会。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当上帝和天堂不在的时候,
科学才有机会。
对于一些人,
生活失去了目标,
而对于另外一些人,越发的敢想敢干了。
像太祖式的人物,越发不信邪,
小米加步枪打机械化.
喊一切世界强国都是纸老虎。
道理很简单,
只是多数人觉得痛苦不愿去想罢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