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一晚上,没有回家,秋然主厨,吃了一顿顶好的送别饭,一直赞今天的煎鱼特别好,相差一欧元买来的鱼就是不一样。尽管在这里的时间要久,不过在一日三餐的经验远远要低于正常水平,好久没有吃过这么丰盛的一顿了,有人再和我说意大利面,皮萨,华孚我肯定要翻脸。

想想前几天走的那批人,老曹都到家了吧,不只我一个人,就连这几个马上要离开的人也是相当的嫉妒。其实还以为要离开回国,多数的人都会觉得很舍不得,但是却发现很多人都是急着回国,想家的心情,都彼此相通。

  和大家坐在一起聊天,吃饭,真的好开心,也不感觉平日的束缚。静静的听着他们讲的那些搞笑段子,哪怕是很普通的话用他们的方言一讲都很逗乐,然后很夸张的大笑,这种状态大概只在这种聚会才能找到,每当吃过饭就猛然发现这段时间的生活多么的沉闷。这就是为什么突然之间舍不得大家离开的原因,想着各种的可能性让他们达不上明天的飞机…老聂说怎么平时没看你来找我们,我想我容易健忘。回想起那些日子,虽然是隔一段时间见面,但每次都很开心,哦,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老聂是第一个自愿让我动剪刀的人。

  晚上一直聊到很晚的时间,明天却又要早起。IMAG0957

  早上6点从床上爬起来,到我家取了行李,就直奔着火车站,然后机场。很碰巧,中间遇到灿灿。路上一切顺利。

不知道是不是周日的缘故,不到9点,机场里已经满是人和行李。周日马路上都见不到几辆车,商店关门,机场却是人流密度最大的地方。

IMAG0959

                                               When Next Time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