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是物联网最主要的参与者和推动者。从08年温家宝总理第一次把物联网提到国策的高度,到每年政府工作报告物联网都是其中的重中之重,再到民间对于物联网的概念的炒作,企业五花八门对于物联网的包装,政府对政策发布速度之快,试点范围之广,投资规模之大,中国对于物联网的重视程度和决心,已经远远超过了欧美等发达国家。似乎表明在这场游戏中,中国不仅仅希望成为一个参与者,而是成为一个领导者。

与欧美的物联网发展模式不同的是,中国采用了一种从上而小的模式,即以政府为主导的模式,除了在物联网的政策,标准的方面政府予以导向,同时下大投资整合物联网的产业链,对高科技制造业企业给予更多的政策和财政上鼓励和支持,同时在各个重点省市大刀阔斧的树立物联网的试点项目,有些山雨欲来风满楼。这自然让我们很容易联想到90年代克林顿在美国提出的信息高速公路的计划,,耗资2000亿-4000亿美元,建设美国国家信息基础结构,创造了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此举对美国奠定其互联网的霸主地位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与欧美不同,对于中国这样的模式有它自己必要性。首先,30年来,中国发展最快的以及最基础的产业当属制造业,但普遍来说,中国目前的制造业依然大量处于劳动密集性产业,附加值小,却对环境的成本很大。由于近一年多汇率的增加和劳动力成本的增加,使得低端的制造业举步维艰,特别是对于相当多依赖出口导向的企业。因此这些企业需要为自己重新找到一个新的方向,这个方向必须有一个庞大市场作为支撑。而作为物联网本身,它在初期,也是最基本的大量投资是在硬件设施上面,那么物联网这个新型的市场给制造业提供了一个新,巨大的机会。

其次,对于大多数的中国企业,过去一直都是通过劳动力成本,价格优势来获得利润,对技术的研究和投资,起步晚,没有连贯性。不仅仅是核心技术的落后,更重要的是对于未来发展观念,理念的缺失,不能先于别人认识到新的机会,即便能大概知道未来是怎么样,也很难摸清具体的内容。毕竟一个技术后面,还联系着很多其他软件的东西,比如用户的体验,不同层次用户的研究等等。很多中国企业在模仿能力上首屈一指,却只能亦步亦趋的模仿,出现大量同一化的仿造品。这样的情况下,想要这些企业自发的转型是很难的,即使他知道该向这个方向走,但是怎么走还是不清楚。于是政府建立的研究中心和试点项目能够给这些中国企业一些灵感和启示。

然而,与其说中国积极推广物联网是为了奠定它在这个产业革命的地位,巩固和提升制造业的力量。倒不如说,中国需要这样的一次产业革命对其产业的转型,提升服务业在经济中的份额,使经济能够更可持续的发展。

因为从长远的角度来说,中国未来发展首要面临的问题就是经济发展资源的短缺和人口的增加的矛盾,2010年中国大陆人口统计是13.39亿人口,而未来在2033年前后,中国的人口数量将达到15亿的高峰,而与此同时中国为了满足快速的经济发展的需求,需要大量的资源。从90年代起,中国已经开始依赖国外石油,而今天这样的需求,已经从石油扩展到各种矿石原料。2011年BBC播出的纪录片《中国人来了》很大篇幅描绘了中国在非洲和南美不断上升的影响力,特别是在对自然资源上的巨大投资,巴西和非洲出产的矿石60%运往中国,来弥补国内发展的需求。然而,从另一方面,中国经济消耗世界能源的20%,钢材水泥的50%,只创造世界9、5%的GDP;很显然这样发展模式不可持续,凸显中国经济发展的过快,过热。

另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今年严重的电荒,全国最高用电负荷增长14%左右,华东、华北、华中、南方等电网电力供需缺口合计将达到3000万-4000万千瓦。11个省陷入到电荒,主要的原因就是煤炭资源的短缺和用电需求的快速增加。可以说,中国在庞大的人口压力下,不能很好对有限自然资源的控制,达到资源的高效利用,降低能源的消耗,经济不可避免将陷入一个死循环中。

因此就电力设施来说,物联网中的智能电网的改造工程对于中国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基础设施投资,通过智能的网络实时监控个人与生产中能源的损耗,灵活调节用电资源,只有通过智能化的管理来弥补需求增加快于建设的问题。

中国长期要面临的第二个矛盾,就是中国的快速城市化建设。目前中国的城市化水平只有达到40-50%,而对于欧美发达国家来说,城市化的水平已经到达了80-90%的水平,因此对于中国未来发展很重要的一个任务,就是将继续中国的城市化建设。据国国家统计局4月公布的数据,约6亿中国人目前居住在城镇,已占总人口的49.7%,比2001年多出13个百分点。

麦肯锡的报告估计,而到2030年,将会约有10亿人居住在城市中,这意味着在20年中,会有将近3.5亿甚至4亿人从农村进入城市,这相当于美国的人口数量,而中国届时将拥有人口过百万的城市221座,而欧洲目前超过一百万人口以上的城市只有35座。这样的城市化建设对于水,电力资源的供应,交通,垃圾处理产生巨大的压力。中国的一些超级大都市比如北京和上海,开始承受着严重的人口压力。这两座大都市托载的人口都分别相当于整个澳大利亚人口的总和。上海和北京也正在寻求解决的办法,比如试图限制小车数量,并鼓励部分城市居民和企业向内地迁移。

如果你到过北京的话,你会明白尽管北京每年对交通的投入不断增加,也难以跟上汽车增长的速度,高峰时期遇到交通的停滞和瘫痪是常有的事情。而今年7.21日北京的一场大雨几经让北京的交通陷入瘫痪,而同样的事情一个月在中国内陆武汉也同样发生了。

城市化系统的脆弱性,不断警示中国需要在智能城市,智能交通,智能水系统,智能垃圾处理提供更多的方案,用智能的方式来应对这样的需求。

总体上来说,对于每一个国家来说,物联网的意义并不相同。而对于欧洲,美国等发达国家来说,制造业到服务业的转型,城市化建设已经提前完成,而人口的压力不是很大。对于中国,在人口增加的压力,资源的短缺和低效,城市化的快速发展建设,中国要面临的挑战远远要大于其他的国家。中国需要物联网帮助从制造业到服务业的可持续转型,也需要它用来解决自身的矛盾,毫无疑问,中国需要一个超越一般的速度,关注度来看待和建设物联网。

这将是一个很长远的道路,机遇与挑战并在。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