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家里来了两个couchsurging上的客人,一个是墨西哥裔的美国人 daniel,另一个是他的同伴,住在nice的法国人Gregory(开始还以为是住在法国的墨西哥人,看起来不像传统法国人,后来知道他妈是西班牙人)。由于忙论文,一直就没有时间和他们去转转,所以晚上他们回来的时候,我才开始放下手中的活,捣腾几样不太正宗的中国菜。

Daniel这次的旅行从美国到墨西哥再到欧洲的西班牙,意大利,法国,两个多月走了7000多公里,在美国和墨西哥的时候,基本上都是自驾游。Gregory话比较少,可能是他说法语的缘故,不过Daniel真的是很能说,开始一直不知道他是学什么的,但是我们聊的特别好,发现他的思维非常的开阔,也非常的深入,从中国的经济政策,到房地产到美国的教育,欧洲的福利问题,还谈很多对科技的观点。后来才知道他是经济和国际关系的双硕士。

教育:

尽管他是墨西哥裔,但是他的家族非常重视个人教育(对墨西哥裔人来说就更少见),所以他从小就是上私立学校,他所在的私立高中毕业128人,毕业时每个人收到的奖学金和录取书等信息会被记录在一个小册子上,加起来有20多页(一个人能收到多个学校的录取书和奖学金),但是同一地普通高中800人毕业时,这样的小册子记录只有不到5页。(贫富差距在美国造成的影响同样如此,从公立和私立高中就可以看到。)实际情况是,美国高中毕业有至少50%人不会继续大学,实际数字可能更多,因此美国还有特别的法律来强制学生一定要读完高中,不能辍学。

当中国人都在羡慕美国的教育,似乎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美国教育繁荣很大程度是在于它的大学教育,在于它能够吸引来自世界的优秀人才以及它愿意去承担风险,鼓励创新,引领着科技革命。它的大学教育是才是真正精英教育,用少数的人智慧创造了巨大的财富。而中国却一直以教育做幌子,把它当成一个赚钱的产业,这和房地产暴力有何不同。急功近利又不愿承担风险。中国每年给教育研究的投资,都给学校做了横向发展,扩张的资金。而这个产业也会几年后面临萎缩的困境,那时候再做创新都晚了,更别提如何收回成本。

福利:

欧洲的高福利制度,制造出无数的领福利,不干活的懒人。迟早会让欧洲陷入倒退,西班牙,希腊就是最好的例子。在法国,只要装病装的像,(有时候表明你心理健康,或者精神有问题)有医生证明就可以生活一切让政府买单。多生孩子也能多得钱,同样也成了一个产业

最可笑的是,在法国房租不交照样也可以住,法律诉讼要持续3年,房东无权赶人,特别是冬天强制赶人走需要负法律责任,房东也无权去扣押房客物品,无权换锁。假如在诉讼期间,房客交了钱,那么诉讼时间会重新开始。除了德国,其他的都不看好。

环保和经济:

他给我看了一个07年的新闻,很震惊。海运承担了世界上90%商品运输,但是你不知道的是,船排放的二氧化硫超过了世界上所有汽车,卡车和公交排放的数量。同时它所排放的氮化物占世界温室气体的27%。世界上有6个国家的温室气体排放超过了2001年所有航运排放温室气体总量的100吨。这个消息虽然有这么多年,但实际上,知道的人却不多,因为这种新闻确实会对一个行业带来不好的影响。06年一部电影叫 Who Killed the Electric Car 就深入讨论了为什么上世纪90年代电动汽车的困境,很大关系到政府,汽车制造商,油企的利益问题。

其实很多时候,新科技很早就出现了,只不过因为它的出现会对现有的行业造成影响,而被有意的搁置,如何去做正确的事情,这个界限很模糊。就如同是经济发展优先还是环境优先一样,很容易的题目,但实际却很难。有多少国家愿意牺牲自己的经济发展速度来换取低碳,环保,中国不可能,低于8%中国必乱。从美国来的同伴说:美国的逻辑是,如果中国不愿用经济换环境,美国也不会这样做,要死一起死。human self contridicting always。我们就是生活在这样矛盾的世界。

科技带来的是好是坏很难说,互联网带来的是信息的公平。未来科技变革会带来公平么?社会阶级的差距永远无法消除,这种差距未来不仅是在财富上,而更可能是人种选择上。如果有钱,你是愿意把一生财富投资在可能活不到70年的房子上,还是用在基因,生物科技,把你自己和后代变得更聪明,健康,优秀?

昨天被问一个问题,未来会发生什么。假如机器智能越加发达,变得self conscious,这个世界会怎么样?人类教授机器规则,真理以及分辨对错的能力。而当机器有意识的发现,人类可以为了利益去违背自然的真理。很可能机器会用人类教授于它们的规则和能力,反对人类本身。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