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Mike和Guy发短信说小项目的结果挺好,教授很满意,感谢我的帮助,也正如我意料之中的顺利。和他们在一起也蛮愉快的,Guy也常常会和我谈他在医院的研究和工作,读计算机的master也是为了他的研究,他研究人脑的,真是厉害。

下午田明打电话叫我过来吃饭,才记起今天是中秋节,如果不打电话,我是记不起来。于是和他们到超市买很多的吃的,出超市的时候看见了sarah推着婴儿车迎面走过来,自从她产了baby就好久没有联系了,才知道是个女孩,和学姐的baby一样(挺想去看看)。手里托着饮料和大米,正谈论布鲁塞尔到底原来是法语区还是荷兰语区,结果不小心左脚鞋子的钩子挂到右脚的鞋带上,就像双脚给一条绳子捆住一样,一个踉跄硬生生的把自己给绊倒了,一个身子直直的砸在马路上,好痛,膝盖都破了点皮,当时还有好多人,真是出洋相了…不是第一次被自己绊倒了,该死的鞋子

田明女朋友做了一手的好菜,我们大男人什么也没有插手,我其实不好意思,不过还是没有帮到忙,吃就当作帮忙吧。好多菜,红烧肉,麻辣豆腐,红烧鱼,羊排,大碗炒粉,和上周一样,吃得撑的不行,就和家人吃饭一样,随便且也舒服。吃饭的时候,看到功夫熊猫,看美国人怎么“玩弄”中国的各种元素在鼓掌之间,看美国人如何深刻的理解中国文化,看美国的价值观如何嫁接到中国的传统文化上。

‘文化入侵’的这个话题太纠结。但是什么是糟粕,什么是精华,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