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 BICCS有来自深圳市代表团的一个推介活动,觉得蛮新奇。大早路上见到世界各地的学生,打听才知道今天是orientation day,日子过的稀里糊涂。

深圳市副市长唐杰和中国驻比利时大使馆教育处参赞王鲁新共同为深圳市驻欧洲海外高层次人才联络处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挂牌。

这是第一次来到biccs,挺现代化的办公场所,环境非常优越。想应该会来不少的中国学生,到了会议场所,发现将近一半的人都是外国人,找到身边的一个比利时的小伙打话,才知道深圳的副市长也来了。很快就能注意到在不远的一圈人,有个穿着正式,不断分发名片的先生,猜就是副市长先生了。

今天说是,深圳市驻欧洲海外高层次人才联络处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挂牌仪式,教育处的王参也来了。小的会议室坐的满满的,每个座位上有个小袋子,主要就是深圳一些公司的职位招聘书,条件,待遇等等。按照会议的流程,播放了深圳的宣传片,深圳人事处处长推介了深圳吸引海外高层次人才的“孔雀计划”,以及将于11月初在深圳举办的第十届中国国际人才交流大会。
‘孔雀计划’,就是引用了孔雀东南飞的典故,而深圳也正处于东南这个方位,寓意倒是蛮恰当。

深圳经济特区发展战略目标,计划5年内重点引进并支持50个以上海外高层次人才团队和1000名以上海外高层次人才来深创业创新,吸引带动10000名以上各类海外人才来深工作,以推动高新技术、金 融、物流、文化等支柱产业,培育新能源、互联网、生物、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产业为重点,突出推动支柱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域的人才队伍结构优化和自主创新能力提升。

王参在之后致辞,特地中英文双语。一直听着介绍,觉得没有太多新意,最后要轮到深圳副市长 唐杰 致辞。却出乎意料的很好,虽然把深圳的一些情况又重新介绍了一遍,但是很多的东西却令人耳目一新。

深圳市现在有1400万的人口,人口的密度已经超过的日本东京-这个比较可是相当的给力,不过也许因为容纳劳工的工厂并不处于城市中心,所以没有像东京那样感觉那么拥挤。在深圳的外国人大概有10万,未来的5年内,在GDP会超过香港。不过最让我刮目相看的一组数据是,在2010年中国国际专利数量有8000多,而深圳就占了将近一半,从这一点充分就说明了深圳创新能力的强大。

(如果哪一个城市在未来能够主导,关键在于创新的能力,因此全国各地都能看到,地方政府为了吸引人才而推出的各项政策,待遇,资金,房子,环境等等。但即使如此,也未必能说明这个城市的创新力有多强。创新的土壤是什么,最简单的说,就是交流,更自由交流的环境,更多机会能够接触和容纳不同的声音,就像一个melting port,只是用物质条件是堆不出一个创新的社会。创新需要在不同声音的自由交汇,碰撞中才能蹦出火花。中国社会自古讲究中庸,就创新来说,中庸之道确实是抑制了思想的碰撞。对于我来说,最向往应该还是纽约,在那里的思维碰撞和氛围应该是最好的,真想能在那里带上一阵子的)

后面也谈到了深圳30年前与现在的对比,比如30年前深圳是一个小渔村,一条大街,一个红绿灯,一个交警,而30年后却今非昔比,它的发展速度让人瞠目结舌。但是,当他从荷兰坐汽车来这的途中,看到乡村田园牧歌的景色时,让他很触动,因为欧洲经过了工业革命到现在,依然能把环境保护的如此之好,而中国仅仅经历了30年的快速发展,大城市里,哪怕是周边的乡村也难有保存完好,的自然风景,空气污染,水的污染,比比皆是。而在这里每天能接触到蓝天,白云,到处是绿色,清新的空气,我们付出的代价太大了,而深圳是中国环境保护最好的城市,情况其实也不容乐观。听到这些,我也感同身受,心情真的很复杂,是遗憾,是惋惜,难过,还是深深的担忧,我不知道。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