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周,大学校庆,听说还很隆重,其实我自己也想回去看一下,图个乐。不过校庆这个事,也许真的是文化背景的不同,东,西方看待这个还真是截然相反。在东方人看来,这样的‘周岁’,图的就是的喜庆,也就是为了争一个面子;西方看来,一个校庆,更多的是批判,反思,思考未来如何去发展,前不久看到 一篇文章叫 “

外国大学为何总把校庆办砸”,就拿清华大学校庆和国外名校对比

有的大学不怎么搞校庆

最著名的例子就是牛津大学,这所建校900年,至少产生过25位英国首相,30位英国以外国家的首脑,47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以及6位国王、12位圣人和20位主教的大学。甚少举办像样的校庆,按其校长的说法,就是“从未举办过校庆”。

有的大学在校庆上泼冷水

1997年,日本京都大学百年校庆。然而在校园中举办的活动,一半以上都是批判性、反省性的。比如“京都大学与殖民政策——反省百年京大犯过的错误”。
京大的老师、学生,他们用批判学校、批判校史,而不是张扬学校成就,来表达对于学校的骄傲与敬意。
而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150周年校庆,过的更为奇特——2011年1月7日至6月5日将举行盛大的系列庆祝活动。在持续150天的校庆中,麻省不但要向以往的成就和贡献者致敬,而且将举行严肃的反思活动,思考如何继续走近研究的前沿及世界面临的最紧迫的问题。是的,这个诞生了76个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学校,在生日之际,对自己进行反思。

有的大学不会招待领导

1986年,哈佛大学350周年大庆,6万多名校友嘉宾齐聚,可谓隆重。照常理讲,这所世界上最著名的大学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所大学搞350周年庆典,学校理当邀请总统参加庆典仪式并发表重要讲话。况且,作为时任总统里根提前便让人放话,说他将十分愿意到哈佛大学校庆现场演讲,如果哈佛大学能够授予他荣誉博士学位的话。可是,出人意料的是,时任哈佛校长鲍克毫不客气地向媒体宣布,他无意奉承总统的虚荣心。结果,就根本没有邀请美国总统参加。

在耶鲁大学,无论你以后混的多牛,一但回到校园,就变成普通的一个校友,和地位身份并无关系。就算总统克林顿回校,也要在下边和同学们坐在一起,上不了“主席台”。小布什回去参加女儿毕业典礼,也只能搞个“非公开访问”。

在麻省理工,有一年校庆,来了很多嘉宾,教育部长什么的坐在下面,麻省校长和剑桥(美国马萨诸塞州剑桥市)市长反而坐在台上。
有的大学不会宣传自己

麻省理工150周年校庆,只挂了两个条幅。

再看看台湾清华大学的校园网站截图,太寒酸

 

高高兴兴是一回事,但是真的是要建立口碑和实力,搞不搞校庆倒无所谓。对自己多一些反思的机会,多给别人一些批判自己的机会,未雨绸缪。就国内来说还是太少

哦,

老婆,刚刚十一表演完,发来了视频和照片,啊,视频拍的挺远的,虽然只能看到脸框,但是那个模子我一看就能看出她是哪一个,我的眼力还是那么犀利,佩服死自己了。

唉呀,真是美人胚子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