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nji Hishikawa 在我家住了两天,一大早送他到了火车站,希望墨西哥一路顺风。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名字用中文该怎么写。他的家在日本的名古屋,现在离他离开日本全球旅行过去了1年两个月,还有大概半年的时间才会结束在南美的一些旅行,在这里白天他会自己安排到一些博物馆去参观,而到晚上会坐下来一起吃饭,聊天。(临走吃了一顿他做的晚餐,很棒,虽然不算特别typical的日本料理)谈谈在日本,中国生活,高中,大学时候的事情,就是朋友间聊家常一般。

也许不可避免的,中日关系的困扰,记得他刚从巴黎到这的那天,正好碰到是日本68名国会议员集体参拜靖国神社,本来是想回避开这个话题,但晚上他开始好奇的问觉得现在欧洲人对德国人的态度非常的宽容,为什么中国人会那么讨厌日本人,日本的首相也公开道过谦。在中国的时候,他去过很多城市,北京,上海,成都,看过反日的游行,所以在他脑海那种印象挥之不去。后来用最直接的一个方式给他解释,就是参拜靖国神社,因为那里有甲级战犯。说道这里,他自己才开始换然大悟是这个原因,然后是日本右翼势力的崛起和美化战争的历史。说道这,他自己也开始理解一些没有接触的东西,其实他自己也觉得历史教科书的东西真的很少,他说靖国神社的那个8个甲级战犯的骨灰是因为那时没有地方放,就‘暂时’一直到现在放置在这里。

在中国旅行的时候,他说不好中文,很多中国人也不会说英文,于是他们彼此就通过汉字来交流,这个就像我看到的,在日本旅游的中国人不会日语,就用汉字来交流一样。他知道的是汉字是从中国传到日本的,但是中国现代的很多词语是从日本传到中国的又让他很惊讶。中国,日本就这样相互影响着。

不管如何,很清楚是第一历史这个东西很重要,它不仅仅是我们初中,高中的一门可有可无的课,我们很多的价值观,智慧是从那里得到的。第二,战争这个东西,不要在我有生之年再发生,战争可能短暂,但是战争带来的影响是长远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