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Breathe, Amsterdam workshop,穿过雾气腾腾,错中复杂的小巷子,很顺利就找到了De Waag   IMAG2041

坐落在阿姆斯特丹著名的dam square,外表上看起来是一个古堡,后来才知道这个建筑是阿姆斯特丹第二老的建筑,最早是城墙的碉堡,据说有500-600年的历史,而我看到一个门前上写着1617,这个说法可能更确切。waag正门是一家很大的餐馆,却久久没有看到其他的人,后来才发现waag另一边的还有个侧门,写着waag society,算是amsterdam 的hackerspace,而fab lab也坐落在这里。(随便一提在google map上,离dam square不远的地方,就有erotic museum,恐怕就是闻名的阿姆斯特丹色情博物馆,离中心火车站不远,某些人可能会对这个更感兴趣 )。

IMAG2014

IMAG2012

IMAG2034

IMAG2040

Breathe,Amsterdam

来到workshop,基本上很多人之间都不认识,里面有concept designer,industrial designer,KNMI的气象科学家,研究太空的科学家,fab lab amsterdam的负责人,一个是pacube的主管从伦敦飞过来,一个是london hackerspace的元老级人物,还有些公司,研究机构的人,在workshop开始的时候,我们就顺着桌子开始介绍自己,以及自己的技能。每个人不是做硬件的,就是做web的,mobile,基本上硬件,软件,web的各种人都在了。

这个workshop的主题是 Air Pollution,不仅是谈如何用传感器测量出空气中的污染物,如何利用cloud,web app,mobile,open source hardware来建立应用,更多是如何站在用户的角度来思考问题,去提高意识,促使用户去采取行动。

而这正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首先从意识上来说,有多少人能够清楚的意识到空气,水对我们生命多么重要,有多少人知道这些生命的必需品正在被污染,未来会成为稀缺的资源,有多少人能够意识到在世界的某些地方,这些空气质量,水质量的问题比他们想象的要严重的多,有多少的人能够意识到因为呼吸着受到污染的空气,他的生命在缩短,他的家人健康受到损害。假如发一个答卷,问对你生活最重要的东西,我们压根不会去想到水,空气,因为它太普通,我们都习以为常,我能想到的答案会是钱,汽车,房子,那些标识出社会身份,划分社会等级的东西,不过我们都明白在生命面前,它们都不值一提。讽刺的是这倒是体现了人人平等的原则,无论是你穷人还是富人,骑着自行车还是开着宝马,都呼吸着同样糟糕的空气。也许富人能有钱请医生,有钱去移民,而穷人只能慢慢等死。

第一个,想象不到的strike,就来自第一个presentation,KNMI的研究气象的科学家Mijling。一开始介绍了一下空气比例,空气污染的主要成分NO2,particles,SO2,O3等,空气污染的主要原因,虽然自然界同样也会发生污染,但是将近50%的污染是人为造成的,特别是焚烧。在他的研究中,能够利用太空卫星成像来探测世界各地的空气污染指数,而他利用这些长期的数据mashup with google earth,做成了一个很直观的visualization.

image

通过卫星成像出的空气污染图,最右侧的是中国华北,污染的面积和程度比欧洲和美洲加起来还要多

在欧洲一荷兰为中心是主要的空气污染区,也就是说荷兰的空气质量是欧洲最差的。而亚洲,在以北京为中心的长江以北的很大一片的面积都是红色区域,就是质量最危险的等级,而荷兰也是一样红色的,在美国,没有到达一个很危险的等级,但洛杉矶的空气质量可以一样的红色。红色其实并不能表明荷兰的空气质量和北京是差不多的,北京的空气污染的程度在欧洲科学家眼里都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对比一下map,中国红色区域的地方比欧洲和美国加起来还要大的多,那些区域都是中国人口最集中的地方,而西北基本上是一片绿色,与华北产生了一个巨大的反差。就像很多荷兰人对为什么荷兰是污染最严重的地方表示出惊讶时,我也同时对为什么华北的污染比沿海制造业集中的地区要严重的多,Mijling解释说 wind,空气污染是随着大气流动的,污染严重的地区不一定是污染源,荷兰旁边的波兰就集中了很多重工业,德国也是,但是大气让污染飘到了荷兰,北京也是同理。休息时和Mijling有很多的接触,他给我看了一些公开的数据和visualization,北京一旦有空气污染,很难消散的重要原因是因为周围的群山,在城市中,高楼对于空气流动造成了阻碍,也让城市空气污染难以消散。而当一场雨之后,空气的污染物会通过减少,被雨水吸收,进入到ecosystem的另一个环节,人这时候不是呼吸污染物,而是吃到,或者喝到污染物。

image

http://www.amfic.eu/是Mijling的一个网站-居然是Air Quality Monitoring and Forecasting in China,它有英文版和中文版,你能看到中国一些城市的污染程度,当然这些都不是基于真实的数据,而是Mijing通过wind,政府少量公开的数据,等等合并起来的,虽然不是特别准确,但是有一定的参考价值。没想到一个外国科学家会对远在天边的国家的空气质量感兴趣,是究竟老外太爱多管闲事,还是我们自己的科学家太沉默了。

Raise awareness的第一个个问题是,在红色区域生活的几亿人知道天天在那样的空气中生活有多么致命么,没有。讽刺的是,现在有多少人拼死拼活要留在北京么,很多。天哪,人们都在慢性死亡,却一无所知。或许我们可以质疑这些太空数据的真实性,但是我会愿意相信这个科学家的话,他去过中国很多次,无论会议还是研究,因为KNMI和中国科学界有很多的交流和交换项目,他对中国空气污染非常清楚,在网上你能找到 “Reductions of NO2 detected from space during the 2008 Beijing Olympic Games”论文,就是他在2008奥运会时做的突然,就想到最近的北京空气质量之争端,美国大使馆发布的空气数据和北京环保局的数据大相径庭,官方解释为保准之争,到过北京的人知道那里的空气是如何,而把欧洲空气最差,同为红色区域的荷兰和北京相比,荷兰的空气恐怕是让人羡慕的。你看美国又利用空气质量制造文章,想一想理所当然,作为竞争对手我就要去攻击你的软肋,打蛇打七寸嘛,中国哑巴吃黄连。但是问题是,政府天天在说智能城市,别说连最基本的空气质量也不能保证,就是连空气质量糟糕也不敢承认,‘良好’说出来是煽自己的耳光,我们不应该相信谣言,最好的方式是有可信力的官方来辟谣,而当官方越来越不被信任,这个社会就乱套了。要真正公布气象站收集的信息,很难,毕竟这关联到很多的经济活动,最简单来说,如果这个城区的空气质量不好,会有多少人愿意在这里买房呢。现有的中国,经济考量远大于sustainability,而sustainability就是以amsterdam为代表智能城市计划的核心,一切都围绕着如何让我们的生活更加节能,更加有效率,更加低碳,更加绿色,利用免费的能源,不能以破坏环境,生态的代价来改变城市,并通过小应用深入人心。(中国的很多应用就披着一张皮,却没有做到用户,没有深入人心,不能不让我们反思差距在哪,技术不是关键)

如果把这个当作一个usercase,当政府的数据不被信任,那么大众所做的,就是像美国使馆一样,建立自己的空气测量的设备,了解你周围的空气质量,用crowdsourcing的方式,当有很多这样的设备自发分享数据的时候,即使有不真实的数据,也会被边缘化。于是,另一个相似的事件就是当日本fukushima核电站发生核物质泄漏的时候,日本政府的数据被民众广泛质疑,于是网上就出现了很多如何DIY的Radiation检测器的帖子,民间很多人用廉价的价格自己来做检测器,虽然检测器没有那么精密,只能探测出一定范围内辐射,但这些点点滴滴的数据通过网络的分享,就能map出一个很直观的核辐射分布图。

总结来说,之所以我们的认知出现缺陷,一方面是官方不能找到有效的渠道发布数据,另一方面官方常常也不愿意去open data,有各种利益纠缠,lack of transparency。而民众长期没有话语权,是因为手中没有任何的‘武器’来捍卫自己的权利,当家旁的工厂排出有害物质,官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散漫的执行力,民众却没有手段去检测时,我们说开源硬件,IOT ,还是smart city,无论是什么样的buzz,其中一个目的就是让民众有了新的‘武器’,新的话语权。

Raise awareness的第二个问题是,在3人的分组讨论中以及总结性讨论时,很多人表达的观点就是,从知识的获取到理解再到行动是一个很曲折的过程,因为很多人根本不关心发生什么,Greenpeace一直都在提倡环保,在中国也经常有提倡抵制一次性筷子,餐盒的行动,而climate change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听到了,可多少人在实际行动去拥护现在的行为,人天生就带着懒的基因。很多时候,我们希望自己变成甲乙丙丁,而指望其他人去多做些。要改变天生的东西很难,讨论在后面的重点是如何在设计更smart city app让用户乐意去接受,容易的方式去理解。第一个想到了,在UI课上提到了建立mental model,用户遇到一个新的概念时,最好的方式是通过日常可理解的事物,将这个概念转化,所以我们不能只是单纯提供数据,而是需要转化:

image

这是去巴黎时的一个垃圾回收的vending machine,回收一定数量瓶子就等于某一个我们日常用品的价值。

而后Sara在她的演讲中,引用了

Digital networked object design is not so much about object, but moreover about social relationships around it.

在做smart city app的时候,一般都会从sensor,mobile收集的data着手,而很少去从另一个端点,即用户的角度思考,引导到data,说air quality,很多人可能不在乎,因为谈到集体,改变世界这些东西时,我们总是自然而然的想这个责任分担给他人(一个和尚有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但是当air pollution切身关系到你个人的时候,你就不会那么轻松了。最简单来说,如果你有孩子,而孩子上学的地区空气污染超标,你会答应和妥协吗?当你到户外运动的时候,你会愿意在一个空气污染严重的地方跑步吗,那比不运动还更糟。于是,设计smart city app,需要考虑到各种stakeholder的关系和利益点,其实也就是先从问题着手而非从数据着手。在融合各种environmental context,用户的context也需要合并才能达到最大的效果。

sara利用她公司的methology描绘了一个与air quality相关的图,而图中用户和raise awareness有一个断层,用户一般都是通过web site或者是mobile了解信息,而这个渠道实际上非常狭窄,很多用户根本不知道这样的途径,就像我以前根本不知道Air Quality Monitoring and Forecasting in China这个网站一样。smart city 中,用户需要更多的visibility和tangible的体验,这就是一个学建筑的学生,osawaldo做的演示

这个工程的目的是创造出一个能够呼吸的建筑外表,利用了CO2,光,温度传感器,ardurino,pachube的服务。后面还有firefly几个3D模型的软件,我们看的是一段3D模拟出来的效果。最直观的是,当光强度很高的时候,呼吸的建筑外表会张开气孔,而当光强低的时候,气孔会封闭气孔。

这个例子中,那些不会说话的传感器数据好像有了生命一样展现在我们面前,data 变得tangible,很容易的inform user。这个建筑的外表就像一个ecosystem,give building a breathe。未来,我们的生活越来越依靠数据,而数据本身很抽象,需要建立mental model来用户来联系,甚至是把数据重新带到物理世界中,通过tangible的方式来展示。

除了raise awareness的issue,Mijling的演讲中中就提到探测air quality,分析空气中各种污染成分是一个非常非常复杂的工程,有很多的过滤方式。

image

重点就是,要有一个air quality的传感器很难,但他最后展示了一个applied sensor的一个28欧元的NO2传感器。在下午最后的一个小时里,我们开始布置下次session的计划,一个重点是需要各种传感器,CO2,O3,NO2,PARTICAL,SO2的传感器,找了很久,最终找到好几家的传感器生产商,虽然不知道到底效果如何,都值得去试一试。(这下才想起原来看到的中国IOT发展几个薄弱产业之一的传感器产业,传感器产业的核心技术始终是掌握在国外企业的手中,中国只是做代理,分销的份,这确实很令人难过,做光传感,温度传感早不是什么秘密,问题是那些新型的传感器,而传感器的发展和物理,化学一些学科紧密联系,而这些学科一般在中国不受到关注,所以造成了如今很大的差距。)

既然探测air quality很难,但是来自荷兰的另一个研究太空的科学家,他的演讲中是利用太阳能的光谱,来分析大气中颗粒成分,而所需要的只是我们智能手机上的摄像头,LED灯,和一个成本不到1欧元的基于感光试纸的小东西。后面我们在场每个人都尝试用手中的智能手机和那张纸重叠看到一起,看到了五颜六色的光谱,而他的计划中,会设计手机app收集这些光谱,把数据传到cloud分析,最后分析的数据传到用户手中显示出周围的污染物是哪些。它们的prototype已经弄出来了,这样降低成本的方式又利用手机,cloud,crowdsourcing确实很吸引。

IMAG2045

在下午,我们分成了3桌人,每桌人自由讨论如何improve air quality,十分钟的讨论后,每个人会得到一张白纸,在5分钟内写下你自己的方案,如何实施,然后在小组中分享,讨论,修改,在user,meaning,relevance上打分。有的人提出了室内的app,有人提出了clean air zone,而我的是利用tram,bus 等public transport上安装nano探测实时的城市空气质量,并且能直观的给public transport上的人来展示,当然还有利用mobile,太阳能等。小组讨论之后,每个小组会有一个代表把每组的方案在白板上展示给所有人,接受提问。这样的小组讨论,brainstorming,分享想法,白板演示,接受提问的方式确实非常好,真没想到最后一群不同背景,相互之间不认识的人能够达到某种默契。

IMAG2046

而12月初,第二次的会议会继续进行,由于这次的背景,方案都分析的比较具体,下次的主题是如何实现,从有硬件,web background的人走到一起,确实很期待。workshop结束已经天黑,从10点到6点,基本上没有太多的休息,即使是中午吃饭的时候,还是在不断的说,结束一出门头都大了,今天接受了很多东西,很多碰撞。在附近酒馆待了一个小时后,和christof告别了阿姆斯特丹,他正好开车把我送回家,3个小时的路程,说话间也一下就过去。我返程12欧的bus票是作废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