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成想到能遇到正式的活动,当初真应该听爸妈的话,带一套西装。一天都在到处询问借衣服的事,不过最后幸运的是在朱冰姐老公那里借到全套衣服还有鞋子。在他们家的时候,朱冰姐还煞有兴致的让我来分析他们两口子的星座,我只好赶鸭子上架,最后姐说不会把这事告诉别人,不然我的名声就不保啊。

他儿子3岁,老有趣了,一会儿说中文,一会儿又说点荷兰语,有时候吧两口子一脸茫然,不知道他们儿子说的啥意思,我还剥瓜子给小家伙吃,他还很乐意。家里有个小孩,乱些但却多了很多滋味,在国外很小的时候能一下掌握很多的语言,还真是让人羡慕。让我吃惊的是,冰姐又有了一胎,9.29号要生了。前几天在超市前见到宁宁姐,大肚子,再过半个月就要生了,男孩,真的替她们高兴。

倒回来,江南那天说快结婚了,我倒是不太惊讶,惊讶的是他儿子也快有了,也是个天蝎,哈哈,他呀,是不是和天蝎有缘分啊。天啊,回想那个和我在俄罗斯混仗半年,似乎就像昨日一样,就要当爸爸了,真是差距好大呀,看来我能当god father了。

最后到小兰那里,帮我剪了一下后面的头发,这可是她第一次上手,有些战战兢兢,不过还成。想起来当初余虹姐第一次理发,就是在俄罗斯给我和明洋剪的。

image

九点的晚霞 比照片要美的多的多 真想身边多个人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