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真的很累,11点半还被叫到21楼的联办去干活,联办的人也是行事匆匆,大部分是使团的人,也看到一些总理身边的工作人员,安排总理接下来的行程和起草新闻稿,能亲眼见到大半夜大家在一起工作的样子,还是很激动的。一位不知姓名的总理随行工作人员给我们安排了工作,就是整理出总理随行人员每个人所须参加的会议,里面除了几十位工作人员,还有中央警卫,医生和媒体的人员。那个名单里还看到和肉肉一样的名字,不过是个女的罢了。就在整理快完毕,准备把各个证件送到随行人员的门口时,吴主席和使团的人把我们叫出来。后来才知道使团不太高兴,一是发改委没有经过使馆就调配了我们,二是怪他们给了我们太多工作,虽然建立了联合办公室,但是部门之间的协调却不是那么好,常听到来自两个部门不同的命令,即使相同部门不同的办公室,也会有不统一的地方,让下面做事的人很为难。当然,不仅是我们,连联办的人同样感同身受,他们是为各个中央部委,省市领导服务的,庞大的官僚系统,每个部门都可以说是一方霸主,同等级别,谁也不会服谁,协调各个部门,从领导到随行,都要表现的卑躬屈膝,谁也不敢得罪,即使是一个小小的央视女记者,也有不小的脾气。

在那里做事,能感觉到的就是处处为领导着想,做任何事情方便领导,领导的名字和头衔要核对几遍,给领导发的通知要整齐,边有一点点毛边就要重新打印,送门牌到领导门前还不能打扰领导,反正做的每项事情就是为了让领导少操心。怎么说呢,在这种层级的地方做事,要百分百的细心和细致,不能允许一点的差错,任何事情都必须考虑周全来。

之前我还一直以为整个晚上都睡不了觉了,不过最后还是小斌哥安排的车把我们送回家,到家已经12点了,累的直接就趴到床上,睡到快5点又起来,很早赶到酒店,毕竟今天早上是最重要的活动,把所有的预会代表送到指定的车子上。今天两个会议,中欧高层的城镇化论坛和能源会议,只可惜因为证件的原因,我们最后还是不能参加,好可惜。最后只听说城镇化论坛很成功,但是成都却弄巧成拙,把会议当成推销自己的平台,一直给成都打广告,其实也不太意外。

下午遇到一个社科院城镇化的专家,他在荷兰也待过不少年,聊天的时候就在说中国没有自由,中国人都没有信仰,社会的腐化和堕落,中国软实力的缺失。其实每个出国的人都差不多能体会到国内越来越紧张的局势,无论是政治,经济还是外交,都陷入了很大的危机,两天吃饭的时候就常能听到对陈光诚的议论。不过听到这些专家对我们讲中国的不好,还是有点意外,不过也不意外,如果为中国思考,想决策的人都变的官僚化,只会复合上层的声音而不会批评,那中国才是真的完蛋了。可是,像这样的学术型的专家,他们声音的分量又能有多大呢?

到晚上基本上也没有我们什么事情,很多城市的市长下午就自己离开了,自助餐厅里的人比较起来人要少多了,主要就是使团和发改委的人,各自坐在不同的桌子上庆祝,使团那边的人发疯似的在敬酒,碰杯,来了不知道多少轮,而我隔壁桌坐了两个专家(其中之一就是聊过天的专家),很孤单的吃着饭,没有沾酒,和那边官僚的人鲜明的对比起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