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epreneurship 和 national culture

Geert Hofstede,荷兰的社会和人类学家,他的一个特别的研究就是去发掘不同地域,国家的文化差异如何影响这些地区国家社会和组织的行为。这个研究找出了五个独立的考量点。

1.PDI Power Distance Index (PDI)

Degree of equality or inequality between people in the country’s society. 这个指数越高表明权利和财富的不平等在社会上是被默认的,而这样的社会通常实施一种种姓制度,并不提倡人口的迁移。而指数越低则强调了权利与财富是要被分开的,在这样的社会中,每个人的机会都是对等的,公平的。

于是,很显然,中国是PDI指数高的国家,权利和财富通常是息息相关的,不公平,不平等是很常见的事情,而我们的户口制度限制了人口的流动。对于欧洲的社会来说,其实也是相对非常保守,正因为如此它的申根制度才会出现,就是为了加速人才资源在各个国家的流动,欧洲强一些的地方是,对于权利和财富的监督是在公平的司法程序下。美国PDI是最低的国家,除了有欧洲的社会公平的保障,增加更多的是人口的流动度,即更多活动自由。

2. Individualism (IDV)

the degree of society reinforces individual or collective achievement and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s.讲的就是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指数高则表明对 个人权利,个性的尊重,而在这样的社会中,人的关系一般都是大量且松散的。于是,很明显,在西方社会,人与人之间的交谈是自由,轻松,没有阶级差异,你能找到各种阶层的人交谈,无论是下到街边的小贩,还是上到市长,欧盟议员,CEO。而这样的轻松自由的氛围,是在西方感觉最深的。正是因为对个人的尊重,造就了不同阶级交流的氛围,而这样的交流则是创业最基本的土壤。于是在hackerspace,各种meetups,你能见到不同阶级,年龄,职业的人,分享意见,理念和想法。

而在中国,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通常是基于血缘,家族,集体非常禁锢,交流的时候很难去跨越阶层,或者组织关系。和陌生人的关系通常比较保守,不愿意去分享想法,只愿意和基于某种纽带的人去发展关系。于是,中国人情观念要根深蒂固,做任何事情考虑第一的是关系,如果没有了关系,事情很难办,要不就是要使用钱。

而另一个方面来说,中国的社会主义社会强调的就是集体主义,牺牲个人利益,而从根本来说,中国或者亚洲的社会组织形态,是基于家族,集体为单位,每个人要有家族的荣誉感和责任感,于是西方社会孩子长大了要远离家庭独立生活,而中国的家庭观念根深蒂固,独立性不强。注重家庭观念好的是,对于孝道的推崇,但是会因为家庭因素而束缚自己(比如因为来自家庭,父母的反对,而不能自己做出决定),不利于个人,个性的发展。

3. Masculinity (MAS)

是不是男权社会,男女的差异化。中国,很显然传统就是一个以男性为主导的社会,从生小孩就能看出来。

4. Long term orientation (LTO)

the degree the society embraces long term devotion to traditional, forward thinking values.指数高,prescribes to the values of long term commitments and respect for tradition,在工作上意味着工作中的长期回报,比如稳定的国企工作,公务员制度都是如此。指数越高意味着改变的意愿小,要得到改变的阻力大。在中国亦如此,除非特殊的情况下,特区,但即使是中国这样的特例,多半情况下是由政府主导起,制度,政策上。

5. Uncertainty Avoidance Index (UAI)

tolerance for uncertainty and ambiguity within the society。指数高意味着,社会整体上会为了消除不可控的因素,而集权控制各个方面,计划主义经济便是这样,在这样的社会里,有各种各样的法规,条例,管理消除不好的事情,今天,计划经济的影响相对低了,但是另一个词就是叫做维稳,同样一个意思。在一个高管制的社会里,或者大单位,领导都不喜欢风险,改革即冒险,通常会用制度和经验来约束内部人的行为,这样就造就了很低的改变和创新。

而指数低的社会,对于风险的容忍度更大,有更多冒风险的人,更多寻求改变的人,那么硅谷就是最好的例子,有非常多冒险的人,也有非常多风投。

比利时,其实是个非常保守的国家,2003年UAI的指数是94,而欧洲平均来说是74,比利时的产业不是传统的(巧克力,钻石)就是长期型的(医药,生物,能源),想曾经比利时是英国之后第二个工业化的国家,但保守,中庸的环境让它很快衰落,荷兰和比利时相隔那么近,怎么差距那么大呢。美国在各个指标中都是最好的,所以在美国的创业公司很多是世界著名的,从几个人的规模到世界级的大公司数不胜数,欧洲来说,荷兰,阿姆斯特丹应该是各种指标最好的地方,那里的环境真让我眷顾。

深圳应该是中国来说,创业最好的地方,从2010它的IP占中国51%就可以看出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