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佛的枪击案,过去了几天,对于我这样天天新闻中耳濡目染死亡的人来说,实在有些麻木。准切的说,这个世界上天天都在死人,比这更严重的人道危机在中东,在非洲数不胜数。即使北京上周的那场世纪大暴雨,导致数十人溺水身亡的大事,也能在4年一次伦敦奥运的冲击金牌的大背景下,被我们快速忘却。

其实,很悲凉,很残酷的事实是,大多时候,我们都不在乎这个世界发生的悲剧,从心里来说,它们离我们很远,而之所以关注这些悲剧,也只是因为我们的心理需求而已,我们需要要去消费悲剧,换句话说,悲剧是我们这个社会提供的快速消费品,就如同快餐一样,帮助大多数人宣泄不满和绝望,让那些对生活抱怨人知道,其实他们并不是在这个社会的最底层,他们的苦难只是沧海一粟。

Nothing captures human interest more than human tragedy. 

                                                                                               Dan Brown

真讽刺,悲剧居然成了很多人生活的希望,消极的希望,自私的希望。

不过今天,又看到丹佛枪击案的最新消息是,有3个人为了保护自己的女友而挡在枪口前,将女友压在身下不让她们受到伤害,最后3个人牺牲,但是他们的女友却生还。突然发现,这是另一种希望,不是自私,而是为了一种信念作出的决定。这样的选择让所有人动容,报以深深的敬意而不只是淡淡的同情。在想,假如它有一天发生在我身上,也希望能够去站起来,保护自己身边最重要的人。

在黑暗骑士的首映式上,枪手把自己比喻成小丑。电影中,小丑说过,混乱是绝对的公平,而他的目标就是打破规则,制造混乱。他蔑视人类,他不相信人们有爱和良知,蝙蝠侠最后也说:“你想证明什么?是要证明所有人都和你一样丑陋吗?”。 片子中的双船博弈,两个船上的人分别有杀死对方的权力,杀死对方的一船能活,如果都不炸两船都死。更为巧妙的是,两船人有着不同的道德背景,一艘上面是良民,另一艘上面是重刑犯。根据博弈论的解释,理性的人这一刻都会抢先按下对方的引爆装置,这是新古典经济学的解释,但事实上不是这样。良民的船上,每个人都遇到了电车难题,没有人想当这个杀人犯,而罪犯船上的黑帮不因为自己是犯罪分子就妄自菲薄,行为没有底线,当引爆器被扔出窗口的一刻,犯人船也进入了等死状态。因为良民船上面的人发现自己没被炸死,那种道德优越感告诉自己,坏人都没做坏事,我们自己就更不能了。两边僵持住了。所以最后起作用的还是道德,换言之,是规则。

我们一直在试图问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每个人都是绝对自私的,社会何以存在?

社会存在,是因为只有合作,人类才能活到今天。这种伟大的利他主义行为,已经封存在了每一个人的基因里面了,成为整个物种的伟大品质。

其实,那些消费悲剧的人是可悲的,悲剧只不过是他们给自己不满生活找的众多借口之一。而真正去引导我们生活的不是悲剧,而是常常被隐藏,被忽略的信念,那才是支持我们人类社会发展的力量。就像蝙蝠侠最后说,“sometimes people deserve to have their faith rewarded.”。

Jon Blunk , Matt McQuinn and Alex Teves.

Remember these names. they are the heros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