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脑子运算的速度慢了下来,一看窗外已经是清晨了,又是个难得的好天气。一整夜没有怎么睡,喝着茶加蜂蜜才熬过去最想睡的那个阶段。虽然很伤,不过也是好久没有这样加班了,也很原来不通,felix晚上也过来做他的视频剪辑的工作,虽然我们俩的工作不相干,有个人晚上作伴也是很欣慰,不然我真觉得很难支持这个晚上,当然中间也小睡了一小会儿,睡的时间短却很有效率。

快1点的时候,我端着热茶,他抽烟,到一楼的酒吧坐了一阵子,酒吧早关门空荡荡的,唯有洗碗机还不时发出些声响,一个人的时候真不会下来,不过这时那种空荡感却带来探险的欲望,在酒吧吧台东瞧瞧西看看,还有两块免费的甜点在吧台的托盘,正好配合着红茶,就是甜的腻死了。英国人好喝下午茶,我们却偏偏在喝半夜的茶。

上帝保佑,这两天顺利写出报告,还是怪我平日里作风太懒散,要是平日里随便写点,学校的报告也是分分钟的事,现在真是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

这两天一直在想用少数几个magnetometer来infer密集型的outdoor parking,AMR相比GMR有方向性,如果是3轴的AMR,那Y轴的数据会有用么,AMR的探测距离会多少,3-5米会比较合适,但因为AMR探测的磁场强度随着距离增加而指数级衰减,实际测量的信号强度如何还不明了。

还有一个想法,就是通过magnetometer和RF来做localization,也许是个题目,那就需要涉及到data fusion。

现在还是很挣扎啊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