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从CGE办公室回来,径直从physics department回我的department,  撞见一个教学楼前的墙壁上的vertical garden,在这里这么久都从来没注意还有个vertical garden,仔细的瞧了瞧植物都种在泥土里,而底部还时不时渗出一些水,大概在garden的内部有小水管供应水分。恰是到了夏天,所以墙壁上的植物成长旺盛,想想7,8月有时间了,把家里院子的也改造成vertical garden。

Image Image

本科生基本上都考试完毕,所以现在校区的道路上,偶尔才能看得到一个人,Mike推荐到文科图书馆的一个小房间去看书,查论文,特别好,他建筑系在旁边,所以常去那

Image Image

平日里学院大厅的沙发都是学生,一放假冷清了

Image

除了文科图书馆前的小公园草坪上,坐了很多晒太阳的人。不用说,这两天天气还真是好的很。

ImagebImage

老袁测试公司的一个无线设备,所以就来到lab的实验室,第一次看到测量RF的设备,除了frequency spectrum analyser, 接收RF的大喇叭和吸收RF的材料还是第一次见,有些词听的很陌生,必须拿基础的书再看一遍。很好奇,为什么屏蔽RF的空间满是凸出的三角形,看着很未来。

Image

本来是想着回家吃一顿晚饭再晚上回公司,但是时间赶不上。路过大教堂,就跑到旁边的小公园里,遇到一对从伦敦来的游客,寒暄一阵才知道是墨西哥人,在伦敦工作。女方一听中国,就大赞起她的中国针灸医生的技艺,说那个玩意太神了。针灸没玩过,倒是做过足疗,真高兴中国的很多文化已经传播开来,除了功夫,国外生根最多的就是美食和中医。告别时,她送了一个戴在手腕的东西,宣传墨西哥的。

晚上苦逼的时候到了,lee买了一些鸡腿,批萨,薯条,吃是吃饱了,可是昨天本来就没睡多久,一直发困,喝了两罐energy drinking也没用。一个晚上,所有人都没回去,可我完全没有效率,本来也不是我的活,竟干帮别人擦屁股的事了。一直到5点,才最后到沙发上趴了一会儿。已经第二天了,还得去实验室报道。

还有spider的meeting报告,annual report,老沈的weekly meeting,要看 ultra wideband的资料。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两天没回家了,要吃顿热饭,洗一个热水澡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