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本来还想着晚上去再看一些UWB的论文,但想到公司让我帮忙擦屁股,就有点懊恼的不爽,结果埋汰了一夜没做成,蜷缩在沙发上不安稳的睡了半夜,快到清晨的时候找到一个好一点的状态,慢慢去耐心完成剩下的程序和测试。

早上调试程序又点起色,又一直弄到下午去去实验室,翻看uni的email才发现昨天老黄发通知早上实验室group meeting,我还没有看到错过了,老黄会怎么想我。

公司现在没办法,事情确实很多,而学校那里也变得很紧迫,我自己也想有点个人时间去把学校前一阵子的没完成的任务给补了。一边是学校,一边是公司,按照原来的状态去平衡实在很难,也生怕会头重脚轻,现在最糟糕的是,有一很多的时间都是心里在不情愿 ,不想花时间去帮忙擦屁股上面。

现在真的是一团糟,要不是老黄,老沈耐心和通融,要我自己当老师的话,肯定把我打下十八层地狱了。今天又来ajit的call,需要这周末就制定项目一些specification的proposal,加上没完成的程序,和方向的proposal。三件很紧急的事情一股脑,缠绕在一起。

现在能做的,大概就是放下对抗的心态,无论如何心里不爽,这些任务都是要完成的,而且都会很重要,忍耐,每一件要完成的任务,完成任务所需要的时间都心里要有数,并且很好的执行。之前对学校方面的事关心不够,学校的很多邮件都去像gmail一样每天去查,错过了很多东西,现在肯定学校那边会放更多的重心,特别是和导师的交流需要更多的加强,听取意见,完成研究的目标和计划。

这个时期多少有些挣扎,对他人的抱怨也会有。换位思考,想到我安排一些任务给手下的人完成,他们也会有像我这样的抱怨,为什么要求那么严格,加班等等。这时候少点抱怨,多点反省,多关注解决的办法,才会更可取。从另一个角度,从痛苦中学习比在安逸中学习更有效。

if,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so,现在也只是小阵痛。

P.S 暗淡的色彩,新的风格

Advertisements